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章 古宝剑林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遇到黑吃黑的了。

    陆灵蹊虽然听爷爷和父亲说过很多人心险恶的话,可是从小到大,她只见到过喜欢占点小便宜的人。

    现在亲眼看到黑吃黑,还杀了两个强盗,她一边害怕,一边血液沸腾,迅速爬到一株视野开阔的大树,远远看着他们。

    祖宗手扎上说,修仙界更是个人吃人的地方,哪怕父子家人,同门朋友,为了利益为了宝物,都有可能在背后捅刀。

    这话她不信。

    但以前不信可以,因为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到所谓的修仙界。

    现在……

    却有望在过年前,进阶到炼气二层,炼气三层肯定也不会用多长时间。

    有长生路在前,他们一家,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老祖宗的遗愿,恐怕都要横跨沙漠,横跨草原,到那个满是灵气的修仙界。

    所以,她要看清楚,这黑吃黑的,最后还会不会杀人。

    狼盗不是好人,在其他地方,杀人抢人,那些被他们祸害了的女子,听父亲说,哪怕活下来的,最后也是青灯古佛相伴,一生痛苦。

    榆寨这里虽然不曾杀人,可抢了大家的粮食,跟杀人,又有多大区别?

    甚至比钝刀子割肉更狠!

    爷爷老说,让她透过现象看本质,以前不明白,但现在身处榆寨天天被照顾着还混水饱,终于清楚没粮的榆寨,若是没有别人相帮,最后能有什么结局。

    哪怕没有地动,老弱妇孺,能熬过去的一定也很少。

    更何况还有地动。

    陆灵蹊抱着树干,站在枝桠上半隐着身体,看到那两人,往这边越来越近时,吓得连呼吸都轻了。

    老祖宗让所有修炼有成的子孙,第一个学敛息决,她没听话呀!

    太太爷爷好像也没听话,他都没事,怎么轮到她……

    好在,他们终于停在了四十多米外的一颗歪脖子树下,少年正背对着她。

    “就……就在这里。”

    “挖!”

    周康老老实实用扛来的铁锹挖起来,他的财宝啊!

    当强盗,是因为他早就知道,不管在哪混,没钱都不行。

    凡人界要钱,修炼更要大钱。

    可怜,辛辛苦苦这么多年,最后却要便宜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

    他一边挖土,一边瞟少年腰上挂的灰蓝色小袋子。

    听说,修仙界有种芥子空间叫储物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小子一点也看不上榆寨沾染了灵气的粮食,也看不这里的灵气,那他一定有更好的修炼地,真正的仙家灵米和灵面。

    低头着,努力挖土的他眼中闪过一丝贪婪。

    咚!

    挖到了埋下的箱子,周康连忙扒起土来。

    少年拎着剑,随意四望一眼后没发现异常,再瞅箱子的目光,亦带了一丝热切。

    “都在这!”

    “抱出来。”

    两人说话的声音都挺低的,站在树上的陆灵蹊听不见,但居高临下,透过层层枝叶,却看得清楚,大木箱中,珠光宝气,还装着好几个小箱子。

    周康抱起其中一个,递给少年,“所有我感觉好的玉器都在这里面,青玉葫芦也在。”

    少年低头,双手才接下,周康突然大喝一场,铁锹一下子朝他铲去。

    那气势汹汹的样,似乎要把他一铲两半。

    当!

    火花四溅。

    少年身前无端浮起一面金色小盾,那小盾灵动异常,好像根本不用少年指挥,便知道护主一般,不论周康的铁锹从什么方位去,它总能挡住。

    当当当当……

    周康从希望到绝望,过程一言难尽,明白这才是仙家宝贝。

    但他明明都找到路子了,只要再给他几年时间,他就是高高在上的仙人,可为什么老天要给他弄来这样的煞星?

    “我错了。”

    打不破,铲不断,周康连忙把铁锹扔了,当场就在坑中,朝少年‘嘭嘭嘭’地磕头,“您饶了我吧,我错了,我错了……”

    “错了?”少年的声音不带感情。

    “是!大爷,我错了,您饶了我,以后我给您当牛做马。”

    “当牛做马就不必了。”少年手上灵力一动,木盒被生生地震开,露出好些个玉饰,不过他只把巴掌大的青玉葫芦拿在手上,其他的全像垃圾一样,扔一边儿。

    “把那串木珠交出来。”

    “真没,真没啊……”

    但是能决定他生死的人,明显并不相信他。

    因为修为弱小,他其实并不知道,青玉葫芦和铁树到底是什么宝物,甚至都不知道怎么让它们认主。

    周康心中悲哀,当土匪多年,向来只有他决定别人的生死,没想到……

    少年给他的压力越来越大,绝望中,他一拳捣向一旁的木盒,也不管拳头血肉横飞,抓住人家想要的铁树,声嘶力竭,“饶了我,要不然我死,我也会把它毁了的。”

    “毁了它?”

    少年冷笑一声,“你可以试试。”

    “啊啊啊……”周康眼睛赤红,拿着铁树,拼命地朝他的小盾砸过来,当当当……

    到了此时,他知道自己根本不会再有幸理,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既然如此,他的东西,砸了毁了,也不给这人。

    可是,他的手都砸得深可见骨了,铁树和小盾居然还是那个样子,血水溅上去,自动流开,好像都在嫌弃他般。

    “知道它是什么吗?”

    少年居高临下,“古宝剑林!不要说你了,就是元婴真人在此,想要毁,一时三刻也不可能。”

    周康呆在那里。

    “我再问你一遍,那串木珠在哪?”

    他的神识已经扫过此处,金银珠宝不少,甚至还有两件微带灵气的小东西,就是没有心心念念的宝贝,“你是不是还有其他的藏宝地?”

    其他的藏宝地?

    周康愣愣地抬起抓古宝剑林的手,短短时间,他的手已经变形,多处深可见骨。

    这真是元婴真人一时也不毁不掉的宝贝吗?

    这是他的东西啊!

    “……青玉葫芦是什么?”

    周康没有回答少年的话,反而盯着他已经挂在腰间的宝贝。

    “木珠在哪?”

    二人的目光相撞一处,周康惨然一笑,猛然拿起古宝剑林,以最大的力气插向自己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