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一章 池鱼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木珠在哪?”

    少年的眼睛平淡无波,周康感觉在他眼里,他的命,都不如路边的蚂蚁。

    青玉葫芦是他的,古宝剑林也是他的,现在还要朝他要什么木珠,不管找到找不到,他的这条命,恐怕都不能留下。

    想到两个同伴临死时的痛苦,周康当机立断,想要以最快的方式,结束自己的性命。

    既然打不过,既然逃不了,那就死得痛快点吧!

    早点死,让他永远也找不到那什么木珠。

    周康怀着巨大的恶意诅咒少年。

    卟!

    让树上的陆灵蹊没想到的是,少年在周康就要血溅当场的时候,瞬息出剑,生生斩了他的胳膊。

    “啊啊啊……”

    大量的血,从周康的断臂涌出,他忍不住痛呼出声。

    “想死?我同意你死了吗?”

    少年冷啍一声,吸过断臂,当着他的面,掰开那血肉模糊还死死抓着铁树的手,“知道古宝剑林是如何用的吗?”

    东西到手,他似乎好心地为他解惑,“正常的古宝,滴血便可认主,可是这剑林……,却需要神识,需要眉心之血。”

    说话间,少年指尖在自己眉心轻轻一划,逼出一滴血来,以神识控制它滴到树尖,鲜血在上面一闪而没。

    叮叮叮……

    铁树上细长的叶子,突然动了起来,它们在相互碰撞中越来越亮,越来越尖利!

    “去!”

    少年的声音刚落,铁树上的剑叶一齐飞起,它们在空中变大,朝一边的巨石轰然斩下。

    让陆灵蹊没想到的是,那块巨石好像豆腐,在眨眼之间,就被片成片,轰隆一声各倒两边。

    “这……这是我的,我的。”

    周康目露疯狂,他好像忘了手臂的痛,心里眼里,只有这个当初一抢到,便异常心动的宝贝。

    “回!”

    叮叮叮……

    诸剑听令,不过三息,又把那颗光秃秃的铁树装点回去。

    “它现在是我的。”少年眼含笑意,“至于你……,给你,你能用吗?”

    放不出神识,就算用眉心血,也是无用。

    周康脸上的肌肉控制不住地抖了抖,“如果没有你,它就是我的。”只要再给他几年时间,一定可以修出神识。

    一想到这么好的宝贝,现在是别人的了,他的心都在滴血。

    “呵呵!”

    少年笑得异常低沉,“这世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如果。周康,在我们修仙界,死,可不是最终的解脱,修士有无数种方法,可以拘住人的神魂,可以让你尝尽十八层地狱的痛苦,甚至……永不超生。”

    他看着他,“现在,我再问你一遍,你还有的藏宝地在哪?木珠在哪?老老实实说出来,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

    看着散发森森寒意的铁树,周康眼中的狂热慢慢被悲痛和绝望所替,“为什么,你不相信我没有木珠?”修士的手段着实让他恐惧。

    少年的眉头拢了拢,“因为……你就是有。”

    这是什么话?

    如果有,他自己能不知道吗?

    周康百思不得其解,“我没有,我不喜欢木头的东西。”

    强盗有几个喜欢木头?

    又不值多少钱。

    “你先说,它长什么样,我想想,它是不是在我哪个兄弟的收藏里面。”

    “……”

    少年死死地盯他一瞬,“黑红色,指甲大小的十八子。”

    “我……我从哪里抢的?”周康想不想来。

    少年突然不安起来,“你从没见过让你心动的特别木珠手串吗?”

    “没有。”周康连忙摇头。

    “……”

    少年沉吟起来。

    半晌,他才轻叹一口气,“那我问你,你们到贺兰城,是想抢谁家?”

    这?

    “我们不是到贺兰城去抢谁的。”周康解释,“就是一个兄弟,他……他下面不太好,准备到那里找陆家药馆的陆永芳,他医术超绝。”

    陆永芳?

    她爷爷?

    陆灵蹊吓了一大跳。

    “……陆家药馆?”

    少年的眉头拢了又拢,“他们家有什么特别?”

    “他家医术传家。”周康不太明白他的话,“名声非常好,唯一特别的就是数代单传。”

    每一代的子弟,据说寻妻都特别困难,家世和身份,陆家好像也从不在意。

    “你想到了什么?”

    少年看到他眼中突如其来的疑惑和恍然,连忙道,“说出来。”

    “陆家子弟寻妻,不在意身份地位,他们……他们或许找的都是身有灵根的妻子。”

    什么?

    少年的脸上,慢慢露出笑意,“我给你个痛快!”

    话音才落,他指尖一点火球,一下子踢了过去。

    陆灵蹊紧紧抱着树,看周康连惨叫都没发出,便被那个瞬息放大的火球兜住全身。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少年好像又凌空抓住了一团什么东西,在那团东西几翻扭曲挣扎,直至越来越淡后,才大笑着离开。

    这是……搜魂?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陆灵蹊控制不住地有些抖。

    少年心心念念要找那什么十八子的木珠,在狼盗这里找不到,或许就会……就会到她家去找。

    陆灵蹊没见过她家有什么十八子的木珠,除非祖宗留下的储物袋里有。

    但爷爷一定不会把祖宗的东西给别人的。

    陆灵蹊咬着牙,看他拎着剑越走越远,直到再也看不见,忙滑下树去。

    她没时间了,一定要抢在他之前回家。

    陆灵蹊跑到人家不要的一箱财宝前,连抓十来锭金子和银子塞进纳宝囊中,就往山下跑。

    在榆寨这么长时间,她知道,隔壁李家庄李柱子家就有一匹拉货的马。

    到了现在,她管不了它是不是拉货的,反正比她跑得快。

    至于榆寨……

    “四蛋哥!”

    远远看到四蛋,陆灵蹊连忙喊他,“四蛋哥,看到那颗大树了吗?那树靠右五十米外有箱财宝,是狼盗的,你快回去喊人来搬。”

    说话间,她还塞了一个银元宝给他。

    四蛋一看东西,哪能迟疑?撒腿就跑。

    陆灵蹊转道李家庄,“买马。”

    隔壁村住着,李柱子当然知道她是谁,看她砸下的一锭金子,忙道:“拉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