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五章 山神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山神倒在塌了的神坛上,神像早已不全,不要说面容了,连头在哪,陆灵蹊瞄了一圈,都没看到。

    这样子何止是凄凉啊?

    想到自家祖宗,可怜巴巴地留下无数手扎,向后人解说修仙的好处,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晚辈陆灵蹊拜见前辈,多谢前辈为我们留下这份机缘!”

    她在差不多要放蒲团的地方跪下磕头,四蛋也连忙跟上。

    一连三个头,陆灵蹊才站起来,“四蛋哥,你知道这里是什么时候建的吗?”

    “爷爷讲古的时候说过,这里的香火曾延续了好几百年,直到他小时候,最后一个道人去世,才慢慢破落下来。”

    那就是好久好久了。

    陆灵蹊突然对寻宝没了希望,“狼盗的财宝分一部分,把这里重建吧!”

    张爷爷说,榆寨承受不住狼盗的财宝,那东西太多了,绝对是祸不是福。既然如此,那她就用来谢谢这位前辈吧!

    “啊?你不跟陆爷爷和懔叔商量吗?”

    “不用!”

    陆灵蹊笑笑,“我爷和我爹肯定会同意的。”

    正好,家人要在榆寨修炼,顺势多建一个院子,住着也舒服,“回头我跟张爷爷说,陆家把这处买下来,寨里又能得些银子,过了这一冬。”

    “……行吧!随便你。”

    四蛋这些天被张老虎单独教导,倒也明白寨里人惹不起强盗,买粮的银子若是没出处,总会惹人怀疑,这件事,只能让陆家牵头。

    “走吧!”在破落的院子转一圈,陆灵蹊不知是失望好,还是笑自己异想天开的好,爷爷当年在这里养伤,肯定也到过这里,可机缘在眼前,却也生生地错过了。

    所以,不是她的,大概就不是她的。

    “我们现在就去找张爷爷。”

    早点把房子弄好,爷爷和爹娘来时,也能住得自在些。

    “这么快就走,没点耐心!”

    古雅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陆灵蹊和四蛋慌忙回头。

    山神像上不知何时腾起一道青朦朦的光,化成一个古朴道人的形象,“小子,拿了老夫的十八中极珠,磕头的时候,都不知道敬诚一些吗?”

    “我……差点死在那珠子手上。”

    大白天的见鬼(神),四蛋非常想往后退,可是,他一退,比他还小的灵蹊就露了出来,所以,只能硬撑着说话。

    “那怪我咯?”虚影眼含怒意,“谁让你走路不小心的?”他当时比他还郁闷呢,原本便被天罚,魂魄不全,临了临了,遗下的法宝,居然又帮他多拉了一条人命。

    “好在,你们虽非天运之人,却也误打误着,算是老夫的有缘人了。”

    虽然看不上这两个小家伙,但修仙界,也只有小孩子,还能拥有赤子之心。

    更何况,落到如今地步,他也不能再挑肥捡瘦,“老夫是你们的有缘人,你们自然也是老夫的有缘人。”

    “是!前辈有什么事,只要我们能做到的,只管吩咐!”陆灵蹊到底机灵些,连忙捧着。

    “唔!你二人现在也算修仙之人了,弄点神迹,让老夫多揽些信徒,能做到吧?”

    信徒?什么意思啊?

    陆灵蹊和四蛋都不解。

    两人清澈又懵懂的眼睛望过来时,虚影微有狼狈,“咳!老夫的神魂,出了一些问题,无**回,需要很多人的感念,所以,当初才弄了这间山神庙。”

    可怜当年费尽心力,才找到一个有灵根的徒弟帮忙让凡人感念于他,谁料,数代之后,后辈子弟无有灵根,当骗子都不合格,害他又吃了多年老本。

    再无人感念,无人记得他,这最后一丝灵智也要被天道抹杀了。

    “上香不上香的,老夫无所谓,但老夫需要很多人的感激,你二人现在是修仙者,助老夫展示神迹,应该很容易了。”

    他望着聪明点的陆灵蹊,“现在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您是想让这周围的人,像拜观音菩萨一样的拜您!”

    孺子可教!

    虚影点头,“差不多就那意思。”他就是学着佛家,才保下这缕魂魄的。

    “现在外面有时疫,有好多人为时疫所苦,如果……”

    “唔!就说本山神托梦于你们,我庙中的井水可解时疫!”

    这么厉害?

    “真的吗?”四蛋连忙问出。

    “……”

    对于啥都不懂的凡人,虚影不想理,只望着陆灵蹊,“他得了我的中极珠,你……。”

    想要人家帮他做事,总要给点好处,可惜,中极珠不能夺回来了,“老夫多年收藏已然用尽,只有这身前的丹炉,以及丹炉下埋的一张幻梦仙符,此二样,老夫便赐给你了。”

    “晚辈陆灵蹊,谢过前辈!”

    陆灵蹊深施一礼。

    四蛋在旁边目瞪口呆,他虽然不知道丹炉应该什么样,可那豁了半边口子的泥炉,连烧香都不行了,拿着又能有什么用?

    虚影睃了他一眼,真是一万个看不上,“灵蹊啊,你看好了。”

    话音才落,那泥炉当场碎开,厚厚的底部,一个如小儿巴掌大的碧玉炉出现在他们面前。

    碧玉炉轻轻飞起,下面的泥砖再次碎开,一枚差不多同样大小的淡紫玉符也浮了起来,它们一齐往陆灵蹊这边飘来。

    “虽然只可再用一次,但只要不是仙人,此仙符能探任何人的记忆,事后,一梦了无痕,不会有一点麻烦。”

    虚影真怕她不懂,瞎糟蹋了宝贝,“对仙符,你当善用,慎用,明白吗?”

    “明白了。”

    陆灵蹊接过这两样东西,郑重点头。

    嗤!

    一道灵光打入旁边的墙上,他的面容好像当场画上,“就在这原地以原土塑像,到时,你们让工匠按这个来。”

    墙上的道人身姿挺拔,长眉长须面容古雅,双手背后,一派高人形象。

    陆灵蹊嘴角抽了抽,总觉得这位前辈,跟她爷爷似的,自恋得紧,“是!不知前辈名号……”

    “名号就不必了,老夫守在凉山,就是这方山神!”

    他似乎不喜欢别人问出身,虚影渐消,声音渺渺,“此方天地已变,你二人当记住,君子善谋,小人善意,物竞天择,适者才能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