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六章 家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榆寨山神有灵之事,在张老虎的刻意宣传之下,很快被附近的村民知晓。

    想想也确实奇怪,外面的时疫闹得沸沸扬扬,可是榆寨生活虽然困苦,地动后,却无人为时疫所累。

    一传十,十传百,没多久便有人来求水。

    以山神庙中的水煎药,果然,几个奄奄一息的病人服后,很有起色。

    如此一来,从村到镇,再从镇到县到府到郡,不过数天功夫,前来求水的人,便络绎不绝。当几个时疫病人好转的消息接二连三传来后,官府方面都派了专人来看守。

    被张老虎刻意保护了的四蛋和陆灵蹊并没有显名于外,不过,工匠按他们说的,早已到位,塑像盖房,忙得热火朝天。

    “爷爷,娘!”

    这天,听到家人到此的消息,陆灵蹊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寨口,“你们可来了。”

    “吓着了?”看到孙女微红的眼睛,陆永芳的心潮亦起伏得厉害,“既然到了鹰嘴镇,干嘛又跑?”

    “我和你爷爷都担心死了。”母亲蒋思惠搂住冲来的女儿,“那么远的路,你的胆子也太大了。”

    一个小女孩儿,又在时疫闹得正凶的时候,跋涉数百里,只要想想,她就日夜难安。

    “娘!”

    陆灵蹊闻着母亲身上淡淡的茉莉香,特别的安心,“我不一样了嘛!”说话间,她悄悄打了个净尘术,“爷爷,娘,你们低头看看鞋!”

    不远处还有其他人,她只能小心着。

    陆永芳和蒋思惠在低头的刹那,一齐呆了呆。

    轻轻柔柔的什么东西在脚上一扫而过,瞬间舒爽的感觉刚刚传来,满是尘土的鞋,就在眼前大变样,好像干净得一尘不染。

    这?

    二人一呆之后,一齐看向显摆完秘密,得意眨眼的女孩儿,“你……”

    陆灵蹊在他们的惊喜中点头,“榆寨是个好地方!”

    ……

    有灵气的地方,当然是好地方。

    听孙女说了狼盗和少年的故事后,陆老爷子陆永芳随张老虎,看孙女花银钱,将要盖好的院子,“老虎啊,多谢你!”

    虽然孙女说没跟张老虎提及少年的事,但老友的谨慎,他很感激。

    寒漠荒园从上古以来,便是无相界的流放之地,如他家般,不放弃,不自弃的修士后代,一定还有不少。

    所谓出头的椽子先烂,实力没到之前,一旦被人注意了,生吞活剥可能都是轻的。

    修仙者不仅能要人的性命,还能要人的神魂。

    “老哥教的好孙女,怎么能谢我呢?”张老虎笑得爽朗,“灵蹊是个好孩子,聪明又伶俐!”很多事情,他只要提个头,小丫头就知道原由了,不像四蛋他们,要把话说得透透的。

    “倒是我对不起老哥,本来说好,山神庙由陆家盖……”

    “哈哈!人家捧来的银子,我们干嘛不要啊?”陆永芳大笑,“山神庙扩大,对榆寨的将来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陆家从来都不是邀名之人,老祖宗一直说,低调才是王道。

    “再说,你帮我家划的这块地多好啊!”

    背靠凉山,与山神庙同处一线,却又相距甚远,闹中取静,哪怕将来山神庙香火鼎盛,也不会影响到他家。

    “我们兄弟,以后就不要说什么谢不谢的了。”

    陆永芳太满意这处院子,“回头,院子弄好,你还得帮我找个会做饭的。”

    “哈哈!一句话。”

    ……

    “你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蒋思惠太可惜丈夫耽误的时间了,“他也够笨的,都送你进榆寨了,耽误一晚,又能怎么样?”如果丈夫能在这里耽误一晚,夜里修炼确定了灵气,肯定不会再去林城。

    “我也觉得爹挺笨!”

    陆灵蹊呵呵笑,“娘,您赶快修炼,回头等他回来,眼气死他。”

    “有你这样当女儿的吗?”

    蒋思惠笑不可抑,一指点到女儿额上,“被你爹听到,他又要说,你是讨债的。”

    “嘿嘿,要是没我这个讨债的,你们得急死。”

    “噗!你呀!”

    在母亲巴掌拍来之前,陆灵蹊干脆腻到她怀里,“娘,我们家不回去了吧?”

    “嗯!不回去了。”蒋思惠改打为拍,“这里这么好,我们都不走了。”

    这里的灵气来得奇怪,万一走得也急,他们可是哭都找不到眼泪。

    “回头,你把那少年的样子画出来。”

    唯一让蒋思惠忧心的,就是那杀狼盗的少年了,要人家还没拿到手的宝物,听着实在太违和,“他可能早就找过你爷和我。”

    女儿都能找到他们,那人如果立心要找的话,或许早就找过了。

    只是陆家真的没有任何宝物,剩的那点东西,人家看不上眼也有可能。

    “好!”把所有她想不通的事,都跟爷爷和娘说出来,陆灵蹊全身轻松,“我现在就画给您看。”

    拿起爷爷带来的文房四宝,陆灵蹊很快就把少年画了出来。

    “没见过。”

    一张清风朗月般干净的面孔,若没听到女儿说他杀狼盗的过程,蒋思惠怎么也不敢相信,“灵蹊啊,你要好好修炼。”

    一家人现在修为最高的是女儿,她感觉好不放心。

    “嗯,我有好好修炼呢。”

    陆灵蹊点头,“这些天,我还熟悉了火球术和锐金术。娘,爷爷不是说,他可能是从修仙界而来吗?这么长时间都没找来,或许就不会来了。”

    “希望如此吧!”

    蒋思惠摸摸女儿的小脸,按下心中的忧思,“离吃晚饭还有一会,你陪我先修炼一个周天吧!”

    “噢!”

    陆灵蹊很听母亲的话,拴好门,与母亲一齐打坐在炕上。

    ……

    刺骨的寒风呼呼吹着,被她们母女惦记的少年,裹着一身厚毛斗篷,拎着剑,气喘吁吁终于爬到了一处好像在云中的绝顶之上。

    “镇山印!”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热切,低头望向绝壁处,“应该就在这一片了,可是在哪呢?”观察好一会,才放出一只纸鹤,“长!”

    朦朦白光微闪,纸鹤果然随风而长,很快便比他大了。

    少年摸出一个丹瓶,小心倒出一颗黄色丹丸,“多给我一瓶会死吗?”他恨恨地吞下那颗丹药,一脚跨出站到纸鹤背上,稳稳地向绝壁处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