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八章 暴躁的仪芬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太霄宫莲花峰。

    “母亲,当年陆信和那孩子真的没生路了吗?”

    被叫出关的仪芬真人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没想到又是这个,不由冷哼一声,“你喊我什么?母亲?陆传,你照过镜子了吗?”

    说话间,她打出一面水镜,水镜中显出她和他,“我还是二八芳龄,你呢?已是糟老头子一个了。”

    花白着头发,因为常年蹙眉,以至眉心有结的陆传,不知脸上该有何表情,“娘,我跟您说正经的,您别顾左右而言他行吗?寒漠荒园的锁龙印已经被破了,灵气要不了多久就会回复,陆信是畅灵之脉,他要是有后人,一定也有灵根,现在,外面又在传您是毒妇!”

    “呵呵!我是毒妇?”仪芬真人一笑,“那就是毒妇吧,我都不在意,你又在意什么?”

    “娘……”

    “这么大人了,撒娇也不好看了。”仪芬真人打断他,“你爹怎么说?”

    “他能怎么说?在家长吁短叹!”

    陆传神情复杂,“几位族叔,虽然嘴上没说,可是他们的眼神和动作,好像无时无刻不在谴责父亲!”

    “所以,你可怜他了?”

    “母亲……”

    陆传的老眼微红,很是怅然道:“我不可怜他,我只是可怜您!”

    “我?”仪芬真人这次笑得花枝乱颤,“要可怜,你还是可怜你爹吧!陆信毕竟是他的儿子,他失子失孙,他是可怜人,行了……,”她打断他的欲言又止,“不说这个了,你好好跟我说说,宗门是不是要派人到寒漠荒园去了?”

    “是!”陆传叹口气,“飘渺阁秋宇阁主倡议,我们各宗连合,加上散修联盟以及世家子弟,一齐过西狄草原,不让西狄人占我们的便宜。本来应该是我去的,但是族内长老不同意,一直在问父亲,寒漠荒园那里还能不能找回陆信的后人。”

    “呵呵!”仪芬好像听到什么天大笑话一般,“找他的后人,这话是你六叔祖说的吧?”

    “是!”么房出长辈,虽然那位所谓的六叔祖还没他大,但他的修为不弱,已是结丹后期了,相比于他这个困在结丹中期的人,在族中更有话语权。

    “寒漠荒园封灵那么久,应该有不少好东西。”仪芬真人看向自己的儿子,“你卡在结丹中期这么些年,再不进阶就要寿尽了。”

    陆传眉心的结打得更大了。

    除了想知道当年陆信的生死,他主要还是因为这个,想得到母亲的支持。

    “收拾进寒漠荒园的东西,如果陆老六再联合其他人拦你,你就问问他们,当年陆信和郑相宜得到的那件宝贝在什么地方。”

    什么?

    陆传心头一颤,“母亲……”

    “呵呵!”

    仪芬真人望向远方的一缕白云,声音凉凉,“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你们陆家人骨子里都是一个样!所有的责任都是别人的,就你们无辜,就你们是一时糊涂!”

    “我……我不……”

    “你也是!”

    仪芬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眼中泛着莫名的怒火,“你软弱无能,自傲又自卑,说坏又没坏透,说自私,又没有自私到底的心性。

    明知道某些事是错的,却又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一再地妥协,事后,你又一次次地回想,一次次地后悔!

    这也是为什么,你在结丹中期,始终不能更进一步的原因。”

    陆传满面通红。

    仪芬看着他的样,不知是叹气好还是叹气好,如果是别人,不管就不管,甚至一巴掌扫到一边,眼不见为净都行。

    但是这个万般看不上的人,是她的亲儿,“别人都说陆信进了寒漠荒园活不过三年,但我说,他骨子里更像他娘。”

    她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不管活着有多艰难,为了他的孩儿,他也会撑着那口气。”

    “可是,大娘她不是……”

    “嗬!生产的第二天就死了嘛?”

    仪芬笑了,不过她的笑里,满是讽刺,“当年的陆家那么看重那什么畅灵血脉,想要生出一窝来,可是人家就是有本事难产而死。”

    她看向张口结舌的亲子,“她的眼睛比我亮。陆传,你也一大把年纪了,人云亦云的事,能不能少干?能不能用用你的脑子?”

    “……”陆传脸上渐渐发白,他这些年始终不进阶,背地里,都不知被多少人讽刺过,但现在……

    啪!

    一个巴掌狠狠扫到陆传的脸上。

    “老娘最看不起你这个自怜自哀的样子。”仪花真人瞪起眼睛,“我们现在重点说的是陆信和他孩儿的生死,你什么话都往自己身上想,你以为,你是什么?是天道嘛?所有人都要围着你转?”

    如果时间能够回流,她真想也如当初对陆信般,当个后娘,至少心性不会被养的这般弱。

    “我明明确确地告诉你,陆信不会死得那么早,他和他娘一样,都是能狠下心的人,他自己身上是没有丹药,但是,那个小儿的身上……”

    陆传突然叫了出来,“我……我偷偷查了,他身上也没有。”

    啪!

    又是一巴掌!

    “那你查过那孩子屁股上才愈合的伤口吗?”

    陆传一呆!

    “你以为陆信和你一样蠢?”

    仪芬真人真是一万个看不上他,“滚!回去告诉你爹,恶名我背了,谁让当年我眼睛瞎了,但是现在谁再敢拿你们家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污我耳朵,别怪本真人翻脸无情!”

    轰!

    峰前的一块巨石,在她随意的一挥中当场炸开。

    陆传捂着脸一言不发地滚蛋!

    仪芬真人那个气啊!

    虽然是她让滚的,可是他真的这么滚了……

    她连吸了数口气,才按下心头的怒火,重进洞府,石门轰然关上。

    莲花峰好生安静,好半晌后,因为陆传来,躲起来的修士们才重新出来。

    这两百年来,每一次陆家来人,峰主都要大怒一场,为了不被迁怒,他们都躲出经验来了。

    果然,峰头当景观的巨石又倒霉了。

    “零……师姐,这一次的石头,该你去弄了。”

    凌雾的眼睛瞄在想捂嘴的师弟手上,“就凭你刚说话的那一哆嗦,那石头就得你去弄。”

    她仙气逼人的名字,被这些混蛋喊成了编号零五,真是气煞她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