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九章 快,给爹弄个净尘术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陆懔带着榆寨李田等十来人,驾着两辆马车在大雪纷飞的夜晚赶回来,这一路上,虽然听说榆寨因为山神庙早已今非昔比,可真正见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地震惊!

    不说没见到一处倒塌的房屋,就是那一家一家的房子,好像都比他们离开时好些。

    这怎么可能啊?

    那一场大地动,他们在外面赶路都有两个倒霉的被砸伤了。

    “哎呀!阿懔,李田,你们可回来了。”

    张老虎远远看到他们迟疑打量的时候,大嗓门一亮,“哈哈,不认识了吧?快回家吧,你家在南头,那挂着两个红灯笼的青砖大院就是。”

    “我家……搬来了?”

    陆懔眼中的惊喜再也掩不住。

    “可不是,搬来差不多一个月了,快回去吧!”

    “哎!”陆懔乐坏了,“老叔,山神庙那里……”

    “你们累了一路,明天再去磕头没事。”张老虎望了一眼还在热闹的方向,“今日有府城的大户人家来。”

    “噢!行,张二、李田,你们把东西给大家分分。”陆懔驾着马车先跑,“老叔,明天我请你喝酒!”

    “这小子……”

    风雪中,榆寨因为回来的人,又热闹起来。

    不过,陆懔已经顾不得别人了,心里眼里,只有他的新家。

    发现石榴带有灵气,他只是报着一点希望,却没想到迟回两个月,家都安好了。

    “爹!”

    陆灵蹊听到外面的动静,打开院门的时候,看到是父亲,高兴的跑着迎上,“爹,您可回来了。”要不是中间捎了信,她都要出去寻了。

    “回来了。”

    陆懔把马车赶进院中的马房,一把把高兴跟过来的闺女抱起来。

    “哈哈哈……”

    女孩还带着童稚的笑声,很快撒满院子。

    “多大了,还这样抱?”蒋思惠急忙收功迎出来的时候,看到他们父女亲热在一起,忍不住满脸的笑,“快给我下来。”

    “哈哈!爹,娘吃醋了。”

    “你这孩子。”陆懔在女儿屁股上轻敲了一下,放她下来,“爹呢?爹!”

    “嗯!在这。”陆永芳笑咪咪地打开他的房门,“阿懔,知道有福之人不用忙,无福之人跑断肠是什么意思吗?”

    “……”

    本来满腔热情的陆懔,感觉老爹这话不对,大手一挥,“灵蹊,把我的包袱拿过来。”他拉着自家夫人,往室内走去,“今天我就让你们看看,此行我得了什么。”

    包袱?

    陆灵蹊在三个大人都往家跑的时候,苦命地回马房,爬上马车,把大包袱扛进家。

    暖和的屋里,陆懔已经从纳宝囊里摸出好些个装药的木盒,“老天都在帮我们家,这次在林城,居然让我把辟谷丹的最后一样药草给凑齐了。”

    陆家人都有灵根,可是一代又一代,因为这里的特殊情况,就没人突破到炼气三层,所以,老祖宗遗下的储物袋,始终没办法打开。

    不能用储物袋,二十万里寒漠的吃喝问题便是最大的问题,所以,他们行医四方,一直致力于寻找祖宗手扎上说的辟谷丹药草。

    虽然辟谷丹在修仙界是最低等的灵丹,甚至大部分的药草所需的年份都不大,但是,在这里,找起来真是太不容易了。

    “本来事情办完,我是应该马上回来,可是没想到,居然碰到了被人当做柴草的刺艾根。”陆懔喝口蒋思惠端来的热茶,眉飞又色舞,“见到这东西,我哪能放过,当场求人家带我去采。嘿嘿,没想到,林城的青山上,居然有那么多,所有年份短的一律没要,这些都是我亲自挖的百年以上年份,选的还是药性最好的下根。”

    看看高兴献宝的父亲,再看看一脸淡笑的爷爷,陆灵蹊觉得,父子互击的戏码又要开始了,而这一次,她要变成爷爷手中的一把刀,插在父亲的胸口上。

    果然……

    “储物袋打开了,灵蹊早已是炼气三层的修士。”陆永芳在儿子震惊转头看孙女的时候,接着道:“你爹看样子不太信,露一手给他瞧瞧。”

    “……”

    陆灵蹊眨着眼睛看她娘。说真的,她真同情父亲,忙了那么久,结果忙回来的东西,已经没多大用了。

    “嘿嘿,爹啊,您吹牛打过草稿了吗?”

    陆懔的震惊只是一瞬,就接着高兴他的,“知道您羡慕我的运气,林城您也转过好多次,愣是与刺艾根擦肩而过,我……”

    “噗!”陆永芳突然把蜡烛吹灭,“灵蹊,点上。”

    室内有些黑,然后陆懔便看到一点点小小的火苗,亮在女儿的手上。

    这?

    陆灵蹊朝父亲咧了咧嘴,那快乐又得意的小样子,简直把他吓呆了。

    “看到没?这便是火球术!”陆永芳朝他显摆孙女,“你不在的这三个月里,我们灵蹊已经在榆寨修炼到炼气三层了。”

    “……真……真的?”

    陆灵蹊小心地控制灵力,以免把蜡烛烧成灰,“爹,您努力一点,也很快的。”

    这样说,真是真的喽?

    陆懔在妻子蒋思惠也点头的时候,把女儿点着蜡烛又灭了火的手指头拿起来,在眼前看了又看,“给爹再来一个。”

    “……”

    陆灵蹊的嘴角抽了一下,“火球术很恐怖的,一不小心,我们家的房子就得烧了,您离远一些。”

    那少年一点点火星就把狼盗烧成那样。

    偏偏爷爷和母亲一时没办法修这个,动不动就让她点个灯啊,烧个火啊……

    烧通两口锅,三个桌子后,她现在可小心了。

    “这么厉害?”陆懔有些不信,毕竟他刚刚还看女儿点了蜡烛。

    “这是杀人的法术。”

    蒋思惠怕夫君乱来,忙拿了一根她学御物的木柴来,“灵蹊,给你爹看看。”

    木柴很粗,一点火星刚刚触上,便像被油泼了,只是大火感觉才起没到三息,青石板的地面上,便只剩一点灰烬。

    烧的好快啊!

    陆懔微张了嘴巴。

    陆灵蹊随手打了个净尘术,眼睛弯成了月牙,“爹,我正努力往炼气四层进呢。”

    “……”

    陆懔在一家人的笑脸中,慢慢闭上嘴巴,绕着干净的青石地面好几圈,才又站到女儿面前,双目发亮,“快,给爹弄个净尘术。我好几天没洗澡了,正难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