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章 玉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法术于生活太有用了。

    人家做大扫除的时候,陆家几个净尘术下去,所有一切全都干干净净。

    多少年来,陆家人因为修为问题,都特别青睐这个灵气所用不多的法术,只是……

    “爹爹爹……”

    一早,陆灵蹊看到父亲又在院中玩他新学的净尘术,忙叫的时候,已经迟了,冻在外面的饺子,被他当灰一样处理了。

    “我们的早饭……”

    看到那团成一团,和灰混在一起,扔地上的饺子,陆灵蹊痛心疾首,那里面也有她包的呢,“娘,您快来看啊!”老爹不干活,只会吃,学了法术还捣乱,昨天才把她和爷爷用来研究辟谷丹的药泥给净尘了,现在又这样,“爷爷,您还管不管您儿子?”

    “噗!”陆懔法术甩出的太快,发现的时候早迟了,本来有些小愧疚,可是被女儿这样一说,当场气乐了,“你个小没良心的,还想管你爹啊?”

    “她不能管,我能管吧!”

    陆永芳怒目而出,“一个法术老玩老玩,有意思吗?有那时间不知道再学点其他的,整个一个玩物丧智!”

    玩一个净尘术,都跟玩物丧智排一块了?

    陆懔严重怀疑,是他把家里弄得太干净,以致老爹没得玩,才把火发到他身上。

    “好好好,我现在就回去修炼!”

    “站住!”老头板着脸,叫住缩着脑袋想跑的儿子,“我们的早饭呢?今天你包饺子……”

    “我包的饺子最后肯定成糊糊。”

    “那就去熬粥!”

    老爷子的那一声咆哮,把陆懔吓得抱着头就往厨房跑。

    “我爹熬的粥,肯定也难吃。”陆灵蹊不想尝老爹的手艺,“娘,你夫君闯的祸,你去解决吧!”

    “那不是你爹?”

    蒋思惠一边往厨房去,一边笑瞪了女儿一眼,“爹,我再去做几个饼。”

    “唔!”

    陆永芳点点头,叫住也要跟着去厨房的孙女儿,“灵蹊,那位前辈既然给了你丹炉,你看晚上能不能趁没人的时候问问他,熬辟谷药时,怎么样能把药效保持最好?”

    ……

    “熬辟谷药?”

    数盏长明海灯下,山神的灵体明显好多了,不过,他被小丫头这个问题弄得嘴角直抽抽,“你们现在不能炼丹,所以就想用凡法‘熬’出药?”

    “是!”陆灵蹊点头,“我爷爷喜欢研究药草,不过,他修为现在还不行,再加上又没地火,只能‘熬’了。”

    “……”

    真是个奇葩的问题。

    山神虚影看了小丫头一会,“熬药老夫不会,不过,老夫应该还有很多丹方。”他小小地叹了一口气,“当年逃至这边,还剩下一个储物戒指。只是你也别太高兴,那储物戒指也在大战中受损,空间崩了大半。”

    要不然,他也不会只剩那么点东西。

    “当年我只捡了紧要的,还剩的玉简全没拿。”储物戒指受损,他怕全崩了,“你去找找,或许里面的东西还在。”

    “那……您的储物戒指在哪呢?”

    “凉山山顶一块好像猪头的大石头旁。”山神虚影想了又想,道:“如果找到,神识探进去就马上把东西全倒出来。如果找不到……,那老夫也没办法了,这里的天地已变,老夫要积蓄力量尽早轮回,以后也不会再出来了。”

    “噢!那灵蹊恭祝前辈早日得偿所愿。”

    陆灵蹊有些遗憾地给他磕了三个头,再抬头时,山神虚影早已不在了。

    从山神庙翻墙回家,跟爷爷一说,除了母亲蒋思惠看家,祖孙三代连夜收拾东西,提着马灯,借着月光往山上去。

    修仙者留下的玉简,对他们来说,绝对是宝贝,不管怎样,都值得他们找一找了。

    “我就说,山神有其他宝贝,怎么就没有储物用具呢。”

    陆懔探路走在最前,“修仙界可能比老祖宗告诫的还要乱,以后我们家……”

    “我们家谁都不靠,回到修仙界找个灵气跟榆寨差不多的地方,隐居着就挺好。”

    陆永芳拉着小孙女在后,“我老了,折腾不起,你们夫妻……要是能筑基,就出去闯闯,不能筑基,老老实实陪着老头子。”

    “爷爷,那我呢?”

    陆灵蹊眨着清亮的大眼睛,连忙问。

    “你……看机缘吧!”

    孙女的运道,显然比他们都好。

    当年受伤,他在榆寨呆了大半年,山神庙那边也转过,可惜什么都没碰到。

    “有机缘,我们就抓着,没机缘,我们就安安生生隐居着。”陆永芳想得很开,“这就像报仇一样,有能力,我们就报,没能力……我们先记着,老祖宗留下那么多手扎,目的是让我们更好地活着,平平安安的。”

    “爹说的是。”陆懔接口,“不过,那山神说的这方天地已变,是不是说锁龙印的封印正在更换?”

    先是榆寨有了灵气,接着大地动。

    陆懔严重怀疑,这就是祖宗手扎上要他们抓住的机会。

    “嗯!有可能!”陆永芳的眉头拧了拧,“我们家,现在就你修为最低了。阿懔,你可要抓紧时间啊!”

    他和儿媳蒋思惠都要摸到炼气二层的门了,只有儿子,在外面浪费了那么长时间,才成为修士,才学会净尘术。

    “……”

    又被父亲扎心了。

    差点摔了一跤的陆懔,回头瞄了一眼看笑话的女儿,“我们家的大修士,别在后面看热闹了。”拿父亲没办法,拿女儿也没办法吗,“老实到前面来,用神识探路。”

    “嘻嘻!那爹,您扶着爷爷!”

    在后面,陆灵蹊也不放心父亲,用神识帮忙探着路呢,现在走前面更好。

    “嘁!我要他扶?”陆永芳臭儿子,“别把我扶摔了。”

    “那您扶我行吧?”陆懔无奈,“您修为比我高,扶我一定没事。”老小老小,不哄不行。

    陆永芳拽拽地伸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