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一章 青蛇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天空渐蓝,视野渐清,站在凉山山顶可以看见远处的薄云在一点点地披上红光,那背后的光明,给整个天地都带来一种别样的生机!

    只是,猪头形的巨石在哪呢?

    时隔数百年,这山顶,经过好几次地动,可能也变样了。

    甚至当年的储物戒指,被什么鸟儿衔走也未定。

    祖孙三人报着万一的希望,想先寻到猪头石,半晌之后,只在靠近悬崖地方,才发现一块裂了好些缝的巨石。

    “也许猪耳朵已经裂掉了。”

    陆灵蹊努力把它往猪头上想,“爷爷,仔细看看有点像吧!”

    “……”陆永芳无语,“找找吧!”

    三人连边上的碎石杂草都清理一遍,只怕储物戒指藏在哪一处。

    “灵蹊,你用神识看过了吗?”

    好半天,陆懔终于先忍不住问女儿。

    “看过了,没看到。”

    如果说不失望,那肯定是假的,“或许这石头不对。”陆灵蹊踢着脚下的小石子,“爷爷,爹,你们在这找,我到其他地方再看看!”

    凉山经过地动,万一哪里塌了一块呢?

    陆灵蹊万般不希望那般倒霉!

    在山顶转一圈,没什么发现后,她终于慢慢往山下绕去。

    “灵蹊,这边!”

    不知何时山顶突然传来父亲的叫声,“快,有血灵芝。”

    父亲和爷爷都半趴在另一边的悬崖,对着数十米下的东西惊艳无比。

    “要是不是太阳升起来,把一夜的霜雪化尽了,我们还错过了呢。”陆永芳笑得见牙不见眼,“拴上这登山绳,我和你爹吊着你下去。”

    陆灵蹊伸头看到那颗在阳光下,好像散发着特别霞光的血灵芝,同样惊喜,“不用登山绳,您看我的。”

    指尖灵光一闪,一条粗粗的藤蔓缠住相邻比较近的两颗树,她轻轻抓着,就那么让藤蔓把她送下去。

    陆懔羡慕坏了,他还才只会一个净尘术,没想到,女儿已经这么厉害了。

    “灵蹊,带爹一块下去行吗?”

    那么好的血灵芝,要是能亲手采,那该多高兴啊!

    可惜绳子不够长,老爹力气又不够,只能便宜女儿。

    “不行!”陆灵蹊忙下滑得快点,“我灵气不够!”

    虽然祖宗留下的丹瓶里,有整整三瓶的回气丹,可是现在又不是危急时候,怎么能随便浪费?

    啪!

    “有点当父亲的样吗?”

    陆永芳一边打儿子,一边庆幸他矜持了一下下,要不然,孙女拒绝的就是他了。

    “哎呀!爹!我当父亲的威严,都被您打没了。”

    “活该!”

    陆懔忙往旁边让让,“等我学会了这什么藤蔓术,一定把那些个难采药的山崖都跑遍。”

    陆家世代行医,四处走商卖药,还真知道不少产药的好地方。只是,那些地方,各有各的危险,轻易没人敢去。

    “嗯!这是个好办法!”

    陆永芳点头,他也很想像孙女这样潇洒自在地到悬崖下采药。

    “灵蹊!看到……”

    陆懔正要说的话,被女儿一个轻嘘手式吓住。

    陆灵蹊不仅看到了这颗漂亮的血灵芝,还听到了这块凸起的石崖下,传来的细细碎碎的响动。

    再加上那特有腥气,常跟爷爷进山采药的她很清楚,这是蛇。

    可是什么样的蛇,在大冬天的,不去冬眠?

    昨夜一路走来,她听到了好几声狼嚎,甚至更远的地方,还有虎啸。

    凉山有那些东西很正常,大冬天的,有蛇,蛇还就藏在有血灵芝的地方,就很不正常了。

    除非,这蛇已经往妖方面发展了。

    陆灵蹊看着脚下一米处,那颗大如菜碟的血灵芝,严重怀疑这东西,也在往仙草方面发展。

    祖宗手扎上说,仙草大都有妖兽守护。

    现在就是不知道守护的蛇妖,是不是很厉害了。

    她正在迟疑,一颗碗大的青蛇,从石下探出了脑袋,那冰冷的目光,像是看死人一样,正在看她。

    陆灵蹊手上一动,又一条藤蔓以最快的速度捆向那条蛇。

    嘶嘶……

    她动的时候,那青蛇也以极快的速度动了起来。

    那粗壮又灵活的身体,把山顶的陆永芳和陆懔都吓了一跳。

    他们想到了有危险,可是没想到,这种时候,居然还有蛇出没。

    深山采药人,在某些特殊的地方采药时,一向选择冬日去,为的就是避开这些东西。

    但现在……

    陆懔以最快的速度拉住早就拴好的登山绳,正要下滑,陆永芳一下子拉住了他,“别给灵蹊捣乱!”

    那青蛇一窜一窜的,想要袭击孙女儿,可是他家的小女孩,一声都没吭,拉着藤蔓,腾、挪、跳、跑,有两次都踩到蛇身上了。

    “这蛇只怕是修炼成妖了。”

    由此可知,那血灵芝更非凡品。

    “这山崖,你下去只能是捣乱。”若是在平地上,他这个老头子,绝不会让孙女儿一个人独面青蛇。

    但是现在,他们父子明显出不上力。

    “灵蹊,击七寸。”

    陆灵蹊何偿不知击七寸?

    只是,这蛇既然修成妖了,那它的血,就不仅能入药了,或许还可以弄成符墨呢。

    修炼以来,她非常想按祖宗留下的几份手扎画出符来。

    可惜,普通的朱砂,根本承受不住灵力。

    当然了,她的纸可能也不对,但现在,难得遇到个能对付的妖,她实在想活捕了。

    咻!咻咻咻……

    青蛇甩尾与藤蔓几次卷到一起,陆灵蹊的力气没它大,非常识实务地放手。

    上面的陆永芳和陆懔看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两人只见那青蛇越战越勇,甩出的尾巴,把山壁上的石头都打下去好些。

    “灵蹊,我们不要了血灵芝了。”

    “对,不要了,你快回来。”

    父子二人非常想把藤蔓拽上来,可是下面的陆灵蹊拉着藤蔓忽高忽低,又从这边荡到那边,从那边荡到这边,忽高忽低,忽左忽右的,他们根本不敢乱插手,只怕一不小心,让紧追她的青蛇钻了空子。

    啪!

    又一根藤蔓与蛇尾紧紧卷在一起,这一次,青蛇同样用力一拽,小丫头松手,为了示威,它再甩的尾巴,打下了大片石壁。

    “最后一根!”

    陆灵蹊看它越来越粗的尾巴,再次甩出一根藤蔓,捆住青蛇尾的时候,她狠狠荡出,在空中用尽灵力,死命一甩……

    咔!咔咔咔!

    微不可闻的骨响才起,刚要伸头噬来的青蛇,在骨节反转的时候,再也控制不住身体,直竖竖地倒立在那,只有一根舌信子,还想斜着朝她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