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三章 灵气复苏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带灵气的石乳,不知道便罢,知道了哪里能放弃?

    一家三口以最快的速度进城,买下好些接石乳的瓷罐,由陆灵蹊一个又一个地摆满了大半洞窟。

    等她忙完这些回家,好远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咦!四蛋哥。”

    一段时间没见,黑黑又瘦瘦的四蛋,经过淬体,经过灵气滋养,再加上吃饱穿暖,已经变成很有点看头的少年。

    “灵蹊,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少年无奈,“我现在叫陈开甲,还是陆爷爷帮忙起的呢。”

    真是的,每次小丫头喊四蛋哥的时候,那眼里的促狭笑意掩都掩不住。

    “以后不能再叫四蛋哥了,要叫就叫我四哥,或者开甲哥!”

    为了这名字,他真是伤透了脑筋。

    “那我就喜欢喊四蛋哥怎么办?”陆灵蹊歪着脑袋呵呵笑,“而且,这名字多好啊,我还想有人喊我四蹊呢。”

    如果她前面有三个姐姐,哎呀,那日子,一定舒服死了。

    “……”李开甲的嘴角抽了抽,“在我们这,哪有什么四蹊?只有四丫,或者四妮子。”

    “四丫也不错!”四妮子就算了,念白了会成死妮子的。

    “那我以后,喊你四丫。”

    “呃……”灵蹊笑着眼睛一转,“那你让我爹娘先给我生三个姐姐。”

    她可羡慕兄弟姐妹多的人家了,至少干了坏事,可以把锅往姐姐们身上推。可怜她,就是砸个碗,哪怕把碗片藏起来,爹娘也能准确地知道是她干的。

    李开甲彻底败给她了,“这可是你说的啊,”他看着她,突然也起了一丝促狭,佯装要站起,“我去问问懔叔和惠姨要不要认三个干女儿,然后让你变成四妮子。”

    “停停停!”陆灵蹊连忙蹦起来拦住,“嘿嘿,开甲哥,开个玩笑嘛,你说,我娘做什么好吃的呢?”闻着不像蛇羹。

    “再喊一声。”李开甲故意板着脸。

    “嘻嘻,开甲哥!”陆灵蹊笑着喊完,就转移话题,“不是说你到县上读书了吗,怎么今天有时间回来?”

    “今天休沐,回来的时候,从山上转了一圈,打了两只兔子。”

    说到这个,李开甲的眉角都飞扬起来,自修炼之后,他不仅记忆好了很多,就是身手,也远在一般的猎户之上。

    “两只兔子,都是我用石子打晕的,正好,你家一只,我家一只。”

    “怪不得这么香呢。”

    山上的野味,她家也意地收集,做了好些肉干存在储物袋里,“你的灵气转化完了吗?”

    “嗯!”李开甲点头,“中极珠附带的功法,很好转换灵气的。”其实要他说,哪怕不换功法也行。

    只是陆爷爷说,本命法宝附带的功法更好,非要他改。

    “那你现在都会了什么法术啊?”

    “藤蔓和追风!”

    “噢!可惜追风我修不了。”

    爷爷说,幸好她木灵根的根值也不错,要不然,那天可能就被灵气暴动给撑死了。

    说起来,也怪不得中极珠会认李开甲为主,他正是风木双灵根。

    “我现在也修不了火球术呢。”

    李开甲笑了,然后瞄瞄门外,“灵蹊,我跟你说件事,”他小声道:“我同窗说,隔壁的昌县有猛虎下山了,就藏在大青山一带,吃了好几家的猪羊,吓坏了好些人。你说,我们两个去把它杀了为民除害怎样?”

    “你想为民除害,那就去呗!”陆灵蹊笑了,“开甲哥,以你现在的身手,带把好刀或者好弓,应该没问题吧?”

    “自然!”

    少年把胸口拍得‘梆梆’响,“那回头,我把老虎带回来,虎皮给陆爷爷做件大披风,虎骨制药。”

    “行啊!”

    陆灵蹊不跟他客气,“我还没尝过老虎肉呢。”

    此时的她,完全没在意爷爷和父亲到现在都没过来。

    父子二人从县城回来,其实不仅听到猛虎下山的消息,还听到贺兰湖有龙御浪的消息。

    在县里耽搁一段时间,他们已经确定,外界的灵气也在复苏,虽然还不如榆寨这边的,却与地动前完全不一样了。

    “爹,您说锁龙印里锁的真是真龙吗?”陆懔很不理解,“既然那些修仙者能锁住它,为什么不想办法杀了它?这样每隔一段时间更换封印,如果都闹那么大的地动,要害死多少人?祖宗说修仙者重因果,难道这边凡人的生死因果,他们就不怕吗?”

    “……”

    陆懔摸着胡子,深叹了一口气。

    他当了大半辈子凡人,感情自然也往凡人这里倾斜。

    但是这里……

    “这里叫寒漠荒园,从上古以来,就是修士的流放之地,想来,那些修仙者,真的不怕这里的因果吧!”

    老头的眉头拧着,“我们能修炼,那些野兽说不得,也能如青蛇一样修炼,回头,你我父子,多出去转转。”

    再厉害的猎户,对上修炼有成的妖,都是九死一生之局。

    他们生于斯,又长于斯,当然不能干看着。

    陆懔点头,“不过,万一那个杀狼盗的少年从我们的动静中,找过来……”

    “做好事非要留名吗?”陆永芳冷笑一声,“对外,就说我们去采药,正好让灵蹊搬到石窟修炼。”

    一边采药,一边杀妖兽,存妖兽肉,只要躲过三年,他们一家就会离开这里。

    无相界大的很,那少年认识他们是谁啊?

    “倒是开甲那孩子,虽然识字重要,可是修炼更重要。”一旦封印稳了,这里再没了灵气,认主中极珠那个厉害的法宝又如何?还是要蹉跎一生,“回头我们走的时候,给他提个醒吧!”

    陆家一代又一代,蹉跎了太多人。

    陆永芳面对质朴少年,忍不住的物伤其类。

    “这是应该的。”

    陆懔同样叹气,“可惜他有家累,要不然,与我们一起走,应该不成问题。”

    父子二人对视时,都有些可惜!

    自家的小丫头,肯定不会如前面的两个女祖宗一样了,否则那孩子真是女婿的好人选。

    陆灵蹊自然不知道,爷爷和父亲还曾打过歪主意,吃过饭,她就被塞了好些吃食,轰到了山上。

    也幸好,她自来胆子大,要不然,一个人在山上,非得吓死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