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三章 自个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崇山峻岭间,站在木鹤上翩翩远行的少年,看着这个灵气渐复的世界,脸上表情带种特别的笑意。

    这一世,他才是上天的宠儿,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提前一步,进到这个灵气湮灭之地,把上世传名的二十四件宝贝,抢到十七个,将来,还会有更多好东西落于他手,他倒要看看,曾经那些无视他的人,再看他时,会是何等的嘴脸!

    “哈哈!哈哈哈……”

    带着灵力的大笑之声,惊起一路的鸟雀,“我的,这天下都是我的。”

    少年的双手大张,“我——叶湛秋,真正的天道之子,从今天起,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逆我者亡……”

    声音在山栾之间回响,“这是我的时代,我叶湛秋的时代!”

    木鹤加速,迎着夕阳落山的方向一路行去。

    ……

    百万里外,十八艘飞楼,浩浩荡荡从西狄草原的边境起飞,因为不清楚古封印的情况,此次出动的修士,从炼气到筑基到结丹俱有。

    护持而来的元婴真人,其实也做好了能进去的准备。

    这么多年,寒漠荒园的灵气,全被五行天地所截,那里蕴养了多少宝物?

    只要想一想,就由不得心跳得更快更响!

    陆传远眺数只天马在草原上奔袭跳跃,观它们时而展翅,时而俯冲的快乐。

    这种单纯的快乐,他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了。

    “父亲!”

    有些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可是陆传不想回头,“飘渺阁清漓真人有请!”

    清漓?

    陆传的眉心的结紧了紧,“何事?”

    “她没说,”陆丛雷微微皱眉,“不过,那位真人的面色,好像不太善。”

    能善,才是怪了。

    陆传转过身,“丛雷,你知道吗?百多年前,是我,让清漓来见我,现在……,却是我去见她。”

    曾经看不上的人,现在却成了元婴真人,而他,还蹉跎在结丹中期。

    “这世界是以实力为尊的,不要学你爹!”

    他与亲子擦肩而过时,没看到亲子眼中那一闪而过的不屑!

    这世上,没人会学失败的人。

    在一些小宗门小世家,结丹中期的真人,是顶梁柱,是靠山。

    可是在太霄宫第一世家,百多年不能寸进的结丹真人,却是废人。

    若不是两位老祖还都厉害,不仅父亲会被人看不起,他们这些做儿孙的,也一样会被人看不起。

    陆丛雷无视外面的热闹,慢慢转到隔壁,一溜十八个蒲团,小族妹陆丛夏正在自己的位子上认真打坐,似乎不肯放过任何一点修炼的时间。

    他看了她一眼后,默默坐到自己的蒲团上。

    曾经的陆家异常辉煌,古修遗下的流放牌都有好几面,可惜……

    寒漠荒园的锁龙印破开,流放牌却全被别人‘借’走了。

    要不然……

    陆丛雷按下心里的浮躁,强行逼自己进入修炼当中。

    ……

    “陆传拜见清漓真人。”

    五楼全是元婴真人的居所,不同于其他甲板的热闹,这里只有清漓一个人在迎风远眺。

    “我们有百多年没见了吧?”清漓并未转身,“陆传,现在这样见面,你难受吗?”

    “……”陆传垂眸,知道共乘一船的时候,他就知道,面对的可能是什么。

    “我最后一次问你,当年,陆信和那孩子……,有活的希望吗?”

    “我母亲说有。”

    什么?

    清漓真人迅速转身,“那你呢?”

    “我希望没有。”陆传面无表情,“可是从小到大,哪怕有父母和族人的偏帮,我也从来都没在陆信那里讨到过便宜。”

    “……”清漓看着陆信,脸上慢慢绽开一丝笑意。

    “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陆传知道她笑什么,“寒漠荒园没灵气,陆信就算有后人,现在也是凡人一个。就算有灵根,可万一是废灵根呢。”

    “……哈!”清漓似笑非笑地打量他,“陆传,你真不适合当一个男人。当然了,修仙界的女人,你也不配做。你的心——太小,小到只能容下凡人女子那一亩三分地的后院。”

    陆传有些帅气的脸庞,板得更紧了些,“看样子,清漓真人管过那一亩三分地。”

    该回答的话,他已经回答完了,他转身便走。

    清漓真人自失一笑,倒也没管他,转而把目光放在更远处,那慢慢腾起的十艘玄色骨船上,那是西狄人的船。

    似乎人比他们少。

    但这是她能看到的,看不到的呢?

    清漓相信,西狄早借地利之便,比他们更早一步地派人去了寒漠荒园。

    好在,当年古修遗下的流放牌,还剩百来枚,师兄他们也先一步去了封印地。

    ……

    在石窟中修炼,偶尔才回家看母亲,顺便拿补给的陆灵蹊,不知外面发生的一切,榆寨热热闹闹的新年与她无关,山神庙前新开辟广场的热闹也与她无关。

    冬去春来,衣衫渐成单衣,她却恨不得把睡觉的时间,都往后一挪再挪。

    灵草、妖兽、各式材料,还有玉简中介绍的阵法……,那个她不了解的世界,原来有那么多奇妙的东西,拿起玉简,她就舍不得放下。

    也许,陆家人生来就是属于修仙界的。

    与青蛇一战,陆灵蹊发现,她可能爱上了抓妖杀妖时,全神贯注又浑身热血的过程。

    更何况,战力品还全都是灵石呢。

    修仙界有坊市,祖宗说,坊市上什么东西都有卖的。

    陆灵蹊野心勃勃,想买四颗筑基丹,一家人,一人一颗。

    爷爷年纪大了,爹娘虽然还算年轻,可是如果没有筑基丹,想要得筑基的两百寿,恐怕也难得紧。

    所以,得挣灵石,挣好多好多的灵石。

    再一次把灵草大全里的灵草全被背一遍,检查无出错后,陆灵蹊才站起来,对着长着蛇鳞的灵草纠结。

    这东西现在叫蛇节草,只在钟乳和蛇出没的地方才有可能自生。以它的汁液涂在手脚和口鼻,哪怕走在蛇窝里,蛇也会以为你是同类,来去自如。

    娘说,爹和爷爷的下一站是去蛇谷。

    可是,这蛇节草的鳞片已经渐渐泛金,要不了多长时间,便会变成龙鳞草,不仅能解世上所有蛇毒,还是好些贵重丹药的材料之一呢。

    现在采,感觉好可惜啊!

    围着蛇节草转了好几圈,她终于肉痛地采下一株,“还是我自个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