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四章 蛇谷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你要去蛇谷?”

    陆懔的手痒痒,“陆灵蹊,你知道你今年几岁吗?”

    几岁?

    陆灵蹊眨了眨眼,“再过年,我就十一岁了。而且,我有杀蛇妖的经验,我还是我们家修为最高的人呢。”

    她个子本来就高,再加上这大半年,每天吃的东西都带灵气,又窜了一截子。

    “……”

    做为家里修为最弱的,陆懔瞬间黑脸,“现在还没过年,你还是十岁,而且你生日小,过了今年的腊八,才到九周岁。”他真想女儿永远也长不大,可是女儿呢,老把她自己想像成大人。

    “去蛇谷采药,是我和你爷爷的事,与你无干。”说到这里,他磨着牙,“想抢大人的活,再长个几年吧!”

    “爹……”

    陆灵蹊拉长了音调,一下子就溺到了父亲的身上挂着,“爹,您让我去嘛,杀了那只青蛇后,我好几次,做梦都在蛇窝里大杀四方。”

    “那是梦!”

    “不是梦,我现在有办法,让蛇把我当成它们的同类了。”

    她连忙把蛇节草的事说出来,又道:“我手小脚小,这颗蛇节草的汁液正好够我用。不是说,那蛇谷以前是药谷吗?我进去,可以把里面的药全都采了,您和爷爷进去,危险不说,打架的时候,里面的好药材肯定会被破坏大半的。”

    不同于其他地方,坐落在崇山峻岭中的蛇谷据说四季如春,虽然路途崎岖难走,可是因为长了很多好药材,总会有人冒险去。

    可惜不知什么时候,那里的蛇越来越多,死了好些采药人后,再也没人敢进去,连名字都从药谷变成了蛇谷。

    “你怎么知道这草……”

    “我有灵药大全啊!”

    一句话,说的陆懔闭了嘴,可怜,他离炼气三层还早,那么多玉简,只能摸,看不着。

    “这事,我得和你爷爷商量!”

    陆懔垂死挣扎,这半年,他在百忙中还修成了火球术,正想去大杀四方呢。

    “行!”陆灵蹊大方,“爷爷肯定也舍不得那些年份长,可能已经成长为灵草的药草被糟蹋啦。”

    糟蹋?

    面对还挂在身上,嬉皮笑脸的女儿,陆懔不知该给什么表情。

    打,舍不得,不打,手这么痒。

    “你力气这么小,遇到像青蛇那样的大家伙,弄得动吗?”

    “这半年我天天吃带灵气的东西,可长力气了。”陆灵蹊可不觉得自己力气小,“而且,我还修了老祖留下的飘渺无行决,还学会了锐剑术,想要偷袭那些蛇,易如反掌呢。”

    这炫耀的……

    陆懔的手越来越痒了。

    这半年,他动不动就和老爹在外面,寻那些因为灵气成长为妖兽的家伙。

    老爹年纪大了,他才是杀妖兽的主力,所以,修炼的时间,不可避免地又浪费了些。

    可怜,本来就起步晚了。

    “老子现在不想看到你,给我下来。”

    什么?

    搂着父亲脖子的陆灵蹊眨眨眼,然后吧唧一声,亲到他的脸上,“爹!”她用又甜又濡的语调,“蛇谷里的东西,我都孝敬给您!”

    陆懔本来要打人的手,伸出后托在女儿的屁股上,免得她掉下去,“哼!一会儿见到你爷爷,肯定又要说,爷爷,蛇谷里的东西,我都孝敬给您!”

    父亲学她的话,还挺像!

    陆灵蹊没忍,‘噗’的一声笑出来,“哎呀,爹,您还吃爷爷的醋啊!”

    “我不能吃啊?”

    陆懔虎着脸。

    “能吃能吃!”陆灵蹊连忙投降,又笑嘻嘻地扒到他肩头,小声道:“爹,到时候我藏点私房,不告诉爷爷,都给您……和娘!”

    蒋思惠正好在门外露了个头,她连忙加上。

    “你们父女两个,又在做什么怪呢?”

    “没有没有!”

    父女两个心有灵犀,一致摇头。

    “我不管你们做什么怪,总之呢,我要闭关冲击炼气三层了。”

    “啊?夫人,你都不等等我吗?”

    陆懔差点捧心。

    “等你?”蒋思惠笑意盈盈,“行啊,我们一起到钟乳窟闭关。”免得他老说她欺负他,“那洞虽然有些难进,不过练好缩骨功,进去没问题。”

    “还要练缩骨功?”

    陆懔把想溜的女儿,紧紧抱住了,“那啥……”在夫人似笑非笑的目光下,讨好地道:“世上的任何东西,都是有用的,灵蹊啊,以前学武要天天打熬筋骨,是挺难的,但是现在,灵气滋养过的肉身,不论学什么武,都事半功倍,你可不能再偷懒了啊,老实随我和你娘一起,把蒋家武学都捡起来。”

    “对!”

    蒋思惠笑咪咪地朝女儿道:“灵蹊,你也别觉得学武没用,这世上的东西,存在即道理,钟乳窟外面的通道又小又窄,你现在可以进,但是再长大一些呢?可是你看,上一次娘去看你,就用缩骨功进去了。”

    修仙界那么恐怖,多学点东西,或许会有用的。

    爷爷年纪大了,她不勉强,但是女儿和丈夫,蒋思惠真的很想让他们学。

    “噢!”

    陆灵蹊被爹紧紧抱着,又被娘殷切的目光看着,实在逃不掉,只能认命。

    ……

    “快看,天上是什么?”

    正在县学认真听课的李开甲,突然被某个大嗓门吓了一跳,先生还没来得及喝骂,那坐在后窗的同窗就跳着脚跑出去了,“是仙人,是仙人!”

    那激动兴奋的样子,似乎不是假的,好些人伸头之后,也跑了出去,“仙人,真的是仙人。”

    李开甲随先生最后走出,远处天空,那个踩在细长葫芦的道人,根本没理会下面或磕头,或狂热的凡人,冲进密密的棉花云里,半天都没出来。

    这?

    是修仙者吧?

    李开甲的眉头拢了又拢。

    这段时间,常听跑商的人说哪哪有妖出世害人,可是,他跑去行侠仗义的时候,那些妖大都被什么人早一步除了。

    难不成就是天上能飞的仙人?

    “不行,我要去寻仙!”

    最先跑出去的同窗,朝先生一躬身,就咋咋呼呼地跑远了。

    “唉!今日先放半天假吧!”

    看到大家一个个神思不属的样,老先生最终意兴阑珊地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