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五章 等一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天上出现在仙人的事,虽然闹得沸沸扬扬,可是陆家四人却全然不知。

    陆懔学了缩骨功,与蒋思惠一齐进了钟乳窟闭关修炼,陆永芳带着陆灵蹊骑马,转过林县后,早奔蛇谷去了。

    越往大山深处,树荫越大,越是没人。

    “爷爷,您怎么认识蛇谷的?是走过吗?”

    经过地动,曾经猎人和采药人踩出来的小路,早已不见,现在,祖孙两个只能靠着大概的方向,往前走。

    “……小时候啊,我跟我爷爷到过蛇谷。”

    陆永芳没想到,有一天,他也要带着他的孙女,走当年差不多的路。

    “我和爷爷在蛇谷外,徘徊了好长时间,想找进谷的契机,可惜从冬守到春,又从春守到夏,都没找到。”

    四季如春的蛇谷,是蛇族的乐园,人家不需要冬眠。

    “那时候,你太太爷爷最遗憾的便是,他没进阶到炼气二层,灵气不够,只强行进了四里。”要不然,老人家肯定要杀到最里去。

    “不过现在好了,”陆永芳呵呵笑,“灵蹊啊,你自己说的,要把蛇谷里的东西都孝敬给爷爷。”

    “嗯!我肯定孝敬给您!”

    陆灵蹊点头时,绝对的真心。

    “好!”陆永芳摸摸她的脑袋,“也不能给你爹娘留私房。”

    啊?

    陆灵蹊一愣,糟了,她把这事忘了。

    “哈哈哈……”

    看到孙女的傻样子,陆永芳大笑,“我儿子和孙女什么样,我能不知道?”

    蛇谷呐!

    见到蛇,就走不动道只想吃的儿子,能乖乖跟儿媳修炼,孙女这里,肯定也出血了。

    “爷爷!”

    陆灵蹊真是败给老头了,“您和爹一样坏。”

    “坏?哈哈!哈哈哈……”

    陆永芳笑弯了腰,“谁让你们把我撇在背后分好处?”

    “您怎么知道的呀?那天不是说在修炼吗?”

    “我孙女回家,我想她了,不能提前结束吗?”

    哎呀!

    陆灵蹊败在爷爷慈爱的目光下,“爷爷,我错了。”

    再不认错,感觉就像做了亏心事。

    可怜,她做错了什么?

    谁家的大人,像她家的这样难搞啊?

    “错了?”

    “错了,”为防老爹的碎碎念,陆灵蹊连忙拉住了爷爷,“主要是我抢了爹爹蛇谷的活,不分点好处,他肯定不同意的,爷爷,好爷爷,到时候,您就漏点不要的,让他美美吧!”

    “噗!”

    陆永芳笑喷了,“这话要是让你爹听到,你的小腿肯定要咯嘣脆一下。”

    “哎呀,爷爷,这里就我们两个。”

    陆灵蹊可不想被敲断腿,“您舍得我被打吗?”

    “哈哈!”陆永芳被缠不过,笑着应下,“行,到时候,我就漏点看不上的,让他美美。”

    “爷爷最好了。”

    陆灵蹊的马屁拍得炉火纯青,跳起来时,还吧唧亲了一口。

    “哈哈!哈哈哈……”

    山林中的鸟雀都被这祖孙两个惊飞了。

    白天赶路,夜晚住帐篷,一连二十多天,他们才终于赶到满是血腥和蛇嘶的山谷。

    据说数百年都没人敢进的蛇谷,此时好像遇到了硬茬子,里面众蛇的嘶嘶叫声,远远听着,让人感觉心慌的很。

    “快走!”

    陆永芳拉着孙女,就往一边的山上去。

    陆灵蹊没反抗,这时候,敢进蛇谷的人一定如他们一样,是修仙者。

    两人以最快的速度,爬到半山腰一个隐密的地方,才望向下面的蛇谷。

    可惜离得有些远,再加上隔着树荫,只能闻到浓烈的血腥味。

    “看样子是来迟了。”

    陆永芳压着孙女儿不让站起来,小声道:“当年,你太太爷爷说,这蛇谷,可能就是修仙者所布,原还想过来捡个漏呢。”

    啊?

    陆灵蹊惊讶,“修仙者所布?”

    “不错!”陆永芳点头,“从修仙界流放过来的,可不是我们一家。”想要横跨二十万里寒漠回到修仙界的,肯定也不是他们一家。

    “这蛇谷横贯两座山脉,长约十三里,还有地热温泉,四季如春,恰是种药的好地方。你太太爷爷,曾仗着修为,杀进四里处,说是里面的药材一块一块分布有致,不像是全野生的。”

    陆家也想有个能种药的地方。

    修仙界的灵药,动辄几百年,他们家先天就输了别人一筹,原想弄块种药的好地方,让后人将来回去的时候,不致于从一穷二白开始。

    “可是,那里面的人,正在杀蛇呢!”

    陆灵蹊有些不明白,既然是前人所布,为什么现在又来杀,“既然养了,肯定有法子训,怎么……”

    “上代能训,下一代,却也未必。”

    陆永芳用鼻子嗅嗅空气,“里面的毒蛇不少,灵蹊啊,我们离远一些。”

    既然已经有人抢先一步了,那就不必再去冒险了。

    祖孙二人正要悄悄退开,下面的山谷,突然传来一声惊怒的声音,“朱老二,你想一个人独吞吗?”

    “怎么会,我不是带姐夫您来了吗?”

    “不对,解药?你给我的解药不对。”

    “不对?怎么可能?姐夫,我们可是一起服的啊!”朱老二的声音,带了种特别的得意,“一共两颗解毒丹,还是你先挑的呢。”

    “你……,好兄弟,看在我们两家多年的交情份上,看在你姐姐你外甥的面上……”

    “交情?嘿嘿!这是我朱家祖传的宝地。要真有交情,做姐夫的至于来抢吗?你不仁,别怪我不义。”

    “姐夫错了,我……我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

    “可是迟了。”朱老二冷哼一声,“我现在,不仅看上你的储物袋,还看上了你的命。”

    “你……你不能这么做,我要是回不去,你姐姐和我儿……”

    “回去的第一件事,我就宰了他们。”

    “那是你姐姐,你外甥!”

    “我让你们一家团聚呢?”

    朱老二大笑的声音才起,就被一声惨叫所替,“你……”

    “想我一家团聚,那你也死吧!”

    侧耳间,蛇嘶声还在继续,但是人声,却好像再也没了。

    陆永芳和孙女面面相觑,这是同归于尽了吗?

    “等一等!”

    陆永芳拉住要往下跑的孙女,“下面的不是好鸟,我们再等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