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六章 抢先一步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大机缘似乎近在咫尺,可是陆永芳看着急切的小孙女,却有些迟疑了。

    蛇谷中两个相互残杀的人,分明是一家人,但他们为了这份机缘,彼此算计,甚至不惜大下杀手。

    祖宗手扎中说的尔疑我诈,毕竟在纸面上,可是今天,他却好像亲眼见证了修仙界的残酷。

    这样的世界,他们一家一头扎进去后,将来能如何?

    他老了,儿子儿媳也错过了最佳的修炼时期,只要不是太贪心,寻个地方,安稳一生没问题,但是孙女……

    “灵蹊啊,在凡人界,我们可以轻松地过一生,但是到了修仙界……”陆永芳看着已经成长为小少女的孙女,“恐怕就要拼上性命拓展一切可能的生存空间。”

    再加上仇人尚在,修仙界对孙女而言,可能不止是明面上的刀剑世界,还有人心的魑魅魍魉,“你……”

    “爷爷,我不怕!”

    陆灵蹊眨着一双澄澈又带笑的眼睛,“我先学了敛息决,又学了飘渺无行决,将来遇到坏人,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

    如果真要杀人,也决不废话。

    她旁观旁听了两场杀人的现场,感觉如果自己也是坏人,修为也足的话,定会在他们打架的时候,渔翁得利。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陆永芳叹了一口气,“下面那两个,还是一家呢。”

    “那是他们的家不好,他们的心性也不好,就算没有修仙界的东西,他们相处的也一定不好。”

    这……

    虽是童稚之言,却也点到了关键。

    孙女一本正经,却又隐为自家骄傲的样子,让陆永芳忍不住笑了,摸摸她的头,“好吧,就让我们看看,什么样的宝贝,值得他们彼此相残。”

    祖孙起身,正要下山,就见谷口处一男一女以极快的速度冲进去了。

    哎呀!

    又有捷足先登的?

    这一次换陆永芳急了,若不是他心生犹豫,好东西一定是孙女的。

    老头才要冲下,跟人抢一抢,就被孙女儿拉住。

    “爷爷,别激动,我们就从这下去。”陆灵蹊迅速放出两条藤蔓捆住几颗树,“您抓紧了,慢慢下,我先去看看。”

    说话间,她一跃而下,抓着的藤蔓迅速成长,几个呼吸间就没影了。

    真棒!

    陆永芳笑了,还是他孙女的脑子灵。在手上捆上几层布,他慢慢地下行。

    到手的机缘,陆灵蹊可舍不得被别人抢去。

    家里就一个储物袋,爷爷和爹娘一致给了她。

    以前没办法,但现在,无主之物就在眼前,那应该是她爷爷和爹娘的。

    陆灵蹊在身上激起一层薄薄的护罩防蛇后,在十来个呼吸间,就落到实地。

    原先争吵的地方,一壮一瘦的两个中年男人,一个满面青紫,一个心脏处插了一把刀,十几条蛇,正在他们身上游弋,看样子,是死得透透的了。

    这就好,不用杀人。

    陆灵蹊松一口气的同时,灵气注于腿上运飘渺无行决,几个起落,就到了死人面前。

    神识微探后,从颈间从怀里,把他们藏的储物袋,都摸了出来。

    东西到手,陆灵蹊担心后面的两个人,当然,也有些怕那两个人,仰头朝正望过来的爷爷摆手,示意回去。

    陆永芳一愣之后,忍不住笑了,果然听孙女的话,再次往山上爬。

    陆灵蹊拽住自己的藤蔓,又迅速回去。

    一上一下,连百息的时间都没到。

    “爷爷,这个给您!”

    两个储物袋都放到爷爷手上,“里面的蛇还有不少,您从这里往那边的谷口去,我下去采年份长的药材。”

    把早就捣好的蛇节草液抹到身上,“既然来了,都有机缘,不过我们先到的,总要沾点光。”

    陆灵蹊利索地把斗笠戴上,又摸了一块方巾扎住口鼻,以防跟人家碰面了,被他们记住样貌,“爷爷,您可不要下去,我们就在那边的谷口汇合。”

    “好!爷爷都听你的。”

    陆永芳看他家的女孩又利索地下谷,无声笑的时候,露了满嘴的牙。

    ……

    陆灵蹊顾不得爷爷所想,借着身形小巧灵便,借着蛇节草液,她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好像药田的地方。

    蛇谷一两百年都没人进,药田没人照顾,稀稀疏疏的大都被杂草占领,不过,能活下来的,都是生命力强健的,哪怕最普通的黄精,现在也可勉强称为灵药了。

    之前那两个人好像也拔过,可惜他们当时大概还要对付蛇,所以,仓促之间,好多都弄断了。

    虽然蛇嘶和偶尔的叱喝声离这边还很远,可是陆灵蹊心中焦急。

    蛇不攻击她的样子,一旦被后面的人发现,他们一定不会饶了她。

    她不想跟人动手,药铲取药太费事,但是只用手,又容易把药草弄断,她舍不得。

    陆灵蹊试了几次后,干脆以土灵力包裹药田,小范围以灵力松根,然后一拔而起。

    这需要神识和灵力配合得很好才成,虽然有时候配合不好,还是会弄断根茎,但绝对比单纯药铲的速度快。

    从这块药田跑到那块药田,又从那块药田跑到这块药田,她匀速前进着。

    众蛇还在往同伴嘶吼的方向支援,它们一致无视了陆灵蹊。

    辟谷丹、聚气丹、培元丹的药草,好像这里面都有,当年种药的朱家先祖,似乎规划得很好。

    不过,他要是知道后代儿孙,因为他留下的这片药田打生打死,一定会后悔吧?

    陆灵蹊没用准备好的木盒装药,拔了就扔储物袋,也顾不得是不是带泥。

    这些一两百年勉强能称灵草的东西,在修仙界,也许不值钱,但是,于他们家可能正合用。

    年份长的灵草,会让人觊觎,但这些,修仙界那边的修仙者应该看不上。

    身后打斗的声音越来越远,陆灵蹊终于不再给人留机缘了,见到的,全不放过。

    夕阳落山,天色渐黑,突然,身后传来一声痛呼,“爹……”

    陆灵蹊的手一抖,差点拽断品相非常好的芝兰花。

    哎呀呀,原来是一家人。

    看到同归于尽的两人,也不知那女的……

    “不对,这里还有其他人。”

    朱倩没找到夫君和弟弟身上的储物袋,大怒,“朱培兰,是你吧?你个孽女,把我家的储物袋还回来,否则,天涯海角,我也不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