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七章 追来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月亮慢慢爬上了远处的山头,给大地撒下一片银白之光,山林中该有的野兽嘶吼,却一声也无,好像全被蛇谷里越来越浓郁的血腥味给吓住。

    陆灵蹊知道身后的两人会越来越近,一旦对方查觉她在前面,那可糟了。

    所以,她得快,快快,更快……

    陆灵蹊抓取药草的动作越来越快,好像要跟时间赛跑。

    好在有些东西熟能生巧,这边刚拔完,神识和灵力便锁定另一垄药田,筛选好要拔的几颗药草,便一齐发力,待到她奔到的时候,只一挥手,便连泥一起扔进储物袋。

    野草和长相不好的药草,动也未动。

    她好像在药田之间奔跑了起来。

    天色将亮的时候,陆灵蹊抓过最后几颗泛红的碧云果,不管远远传来的叱喝,灵力注于脚下,以最快的速度逃之夭夭。

    陆永芳已经在这边等着了,一把抓住面色有些苍白的孙女,就往更深的密林去。

    “这边!”老头一辈子与人为善,没想到,老了老了,居然陪孙女干了这么一件事,“累了吧?”

    孙女脚步虚浮,这一夜显然不轻松。

    跑了一段后,感觉后面没人,陆永芳蹲下身,道:“来,爷爷背。”

    “爷爷,我没事,能走!”

    “什么没事?”眼看孙女不乐意,他一把拽过孙女,甩到后背托着,就大步流星地跑,“爷爷也是修士呢。”

    他是火土二灵根修士,虽然根值没孙女的好,只跑路还是没问题的。

    陆灵蹊很快便发现,以前老是一幅老胳膊老腿的爷爷,脚下灵力涌动,哪怕不平之地,在踏上时,似乎也有泥土自动填平那一脚之地。

    咦?

    她之前怎么没看爷爷这样走?

    “好好趴着睡一会,养精神,回头到前面的山崖,抄近路时还得你来。”

    孙女进阶炼气四层,藤蔓术能经得动他们俩,陆永芳想到一个非常省力的路,“下到崖底,再走一截,就是乌江,我们顺江而下,省时又省力。”

    “那您也不早说。”陆灵蹊咕噜一句,打了个哈欠,伏到他背上,“爷爷,我弄了好多药草啊,都是一两百年的。”

    “没给人家留一点汤?”

    “留了一点。”本来她是不准备再留的,可是那一男一女,跟前面的两个是一家人,“除了中间没留,前面和后面,我都留了一部分。”

    陆家医药传家,讲究与人为善,哪怕明知道修仙界为善的结果可能并不好,一时之间,也改不过来。

    “爷爷,到了山崖喊我。”

    陆灵蹊迷糊睡过去时,还在惦记抄近路。

    ……

    他们并不知道,踩着细长葫芦的道人,很快穿过了蛇谷,找到了要找的人。

    “倩妹,东西拿到了吗?”

    朱倩满脸灰败地迎向他,“那个死鬼和朱二一起同归于尽了,他们的储物袋,全被人捷足先登了。”兄弟靠不住,男人更靠不住。原本想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等他们闹了一场后,让他们看到她和政儿的实力,也能多分些羹,却没想,那两人居然自己玩死了。偏偏又在她和政儿到之前死,好处全便宜了别人。

    什么?

    道人心下一咯噔。

    原本在谷中看到两具尸体时的喜意,全全消去,他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去,“那这里的药草……”

    “也被那人拔走了大半。”

    朱倩面容扭曲,“不过余哥放心,我已知道后来的人是谁了?”

    “谁?”

    “我那老父还有一个比我儿都小的孽种,从现场留下的脚印看,差不多就是那个丫头。”

    “噢?她也有灵根?”

    “有!不仅有,还是比我和朱二都好的水木双灵根,”朱倩脸上有些狰狞,“老不死的对她极为爱重,朱家最重要的储物戒指,就在她手。”

    道人眼中异色一闪而过,“那这些年,你们就没想过抢回来?”

    “哼!五年前,老不死的在临死时,提前一步派人送走了她,我们一直没找到她。不过,朱家的蛇谷,她肯定知道。”

    “……”道人好生失望,半天才道:“本来说好,我以丹药助你们进阶炼气二层,到时大家一起分享药谷,我还给你们炼丹,然后一起走二十万里寒漠,现在……”

    “有有!”

    少年在母亲的示意下,连忙奉上满是泥的包袱,“不能让余叔您吃亏,这是我们新采的,差不多都有一百六十年的年份。”

    “……”

    道人也不知道说他们是天真呢,还是天真呢。

    这么一点,与他刚开始想的,差了太多太多。

    虽然一路行来,看到蛇谷里的药田出产不好,可实不该只有这一点,

    但是,神识扫过,二人身上又确实没有储物用具。

    “罢了。”

    他翻手收了那个包袱,“倩妹,你最好早点找到令妹,要不然,你们朱家的遗宝,可能就要尽落她手了。”

    灵气复苏,若对方的灵根资质真好,也许要不了多久,就会超过他。到时,他可能就打不过人家了。

    道人又摸出一个丹瓶,“这里面还有两颗聚气丹,只要你们能在一年之内找到人,先前的约定就还有效。”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我会暂居凉山的山神庙,有什么事,你们就到那里找我。”

    “余哥,我那妹妹朱培兰可能并未走远。”

    “噢?”准备回头找陈强和余二尸首查看的道人心中一动,“那你们说,她大概从什么地方跑了?”

    朱倩指向秘林,“她一路采药,泥土翻开的样子,这边还新鲜着呢。没意外的话,应该就在那里面。”

    她抓不到她,可是拥有飞天灵器的余海就不一样了。

    “……”余海不动声色地打量他们,只怕他二人藏了陈强和余二的储物用具,“那就一起上来吧!”

    细长葫芦在二人面前,稍为长大了些,“三个人的眼睛,肯定比我一个人的眼睛好使些。”

    在不能完全确定他们说谎前,再加上朱家那传家的储物戒指,余海心念一转,还是一幅好说话的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