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八章 失败的飞行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细长葫芦上站了三个人,速度马上降了下来。

    长生观虽有微弱灵气的秘地,可余海在灵气复苏前,也只刚刚进阶到炼气三层而已。

    好在,进阶之后,就可以打开祖师遗下的储物袋,里面的丹药尚有不少,一瓶聚气丹下来,进阶到炼气四层。

    不过,为了抢在其他修仙者后裔反应过来前捞好处,他暂时只学了火球术和御物术。

    平时一个人,御使下品飞行灵器葫芦在天上飞行,很有仙人风范,但现在一下子带了两个人,他就很有些吃力了。

    朱倩母子可不知道,他们是头一次上天,战战噤噤的同时,又有无数豪情!

    只是,两人还没有学着余海,负手而立,衣袂飘飘的摆出仙人造型,葫芦突然一歪,然后又颤了颤,“啊啊啊……”陈鼎吓得大叫出声。

    朱倩自己趴下的时候,眼疾手快,也把他按趴下,不过,太惊慌太害怕,在他抱紧葫芦时已然吓尿了,衣摆间迅速湿了一块,淋漓的东西,成线成滴地落下。

    “你们……”

    余海气得咬牙,本来就不稳的葫芦,更是歪歪扭扭,“你们还是下去吧,未到修为,无法掠云,真要摔下去……”

    话音未落,就见本来也甚惊慌的朱倩指尖一点青芒,细细长长的藤蔓,把她和陈鼎就那么捆在了葫芦上了。

    这?

    “余哥,现在找我那妹妹要紧!”

    朱倩生怕他丢下她,“而且,她能跑得那么快,能不让蛇谷里的蛇找她一点麻烦,或许也早至炼气三层,有我和鼎儿在,好歹能壮壮声威。”

    幸好她少时,曾随炼气二层的父亲,借着轻功短暂掠云,要不然,刚刚真的要掉下去了。

    “那……你们捆稳了。”

    余海非常想大骂,奈何被她说的真有些忌惮,再加上朱家传家的储物戒指,只能努力控制好葫芦。

    不过,有那么几声叫就够了。

    被惊醒的陆灵蹊和陆永芳,都感觉声音传来的方位有问题,透过枝叶望过去,一齐吓了一跳。

    “敛息术,快!”

    陆永芳提醒孙女后,忙四望周围哪有隐蔽之所。

    “爷爷,那边。”

    陆灵蹊从爷爷身上跳下来,拉着他就往不远处一个坑洞跑,“炼气修士的神识所查,差不多五米,我们先藏藏,藏不过去,就用那艘灵舟。”

    祖宗留下的小舟是上品灵器,她不是不会飞,但是那东西太耗灵力了。

    陆灵蹊顾不得丹药的珍贵,往自己口中按下一粒补灵丹。

    祖孙二人跳进坑洞,又连忙拿草叶覆身。

    “灵蹊啊,实在不行,你自个跑。”

    陆永芳哪肯拖累孙女,“你听爷爷说,那人能飞在天上,修为一定在你之上……”

    天上的葫芦恰在此时颠了颠,踩葫芦的道人,好像还有些慌。

    “应该……跟我差不多。”

    陆灵蹊稍松一口气,“爷爷,您看到了吗?那两个人绑在上面呢。”

    那葫芦看样子,明显没她家的小舟好。

    “回头,我要御舟,您若是怕,我也给您绑上。”

    “……”

    陆永芳抚了抚胸口。

    他突然庆幸,他家的是舟,不是滑不溜丢的葫芦,要不然,这把老骨头被那样颠颠,再歪歪,可能心脏都要跳出来。

    “爷爷,您说御剑的修士,胆子得多大?”陆灵蹊看着天上歪歪扭扭飞行的三个人,小声问爷爷:“那能站得稳吗?”

    能站得稳吗?

    陆永芳也忍不住有些怀疑,“修仙界的人,大概胆子都大,要不然,也不会杀人不眨眼了,你以后……”

    “我没飞到天上过。”

    陆灵蹊眨眨眼,“就在钟乳洞里玩了一下,或许,我会喜欢天上呢?”

    她其实想飞到天上玩一玩的,只是怕被别人发现,万一吓着人,或者暴露钟乳洞就不好了。

    “……”

    陆永芳瞥了一眼孙女儿,默默闭上嘴巴。

    他家的丫头,从小胆子就大,应该会喜欢天上。

    唉!

    要是再年轻个二十岁,陆永芳想,他或许也会喜欢天上的。

    此时,余海吃下一颗补灵丹,终于又稳住了葫芦,“朱培兰,我看到你了,赶快出来吧!”

    “小妹,朱家的东西,不是你一个人的,你姐夫和你二哥已经死了,爹若还活着,一定会伤心的。”

    朱倩也连忙接声,“现在,朱家就剩我们姐妹了。爹给你的东西,是你的,但药谷里的药草,还有你姐夫和你哥的储物袋,你得还给我。”

    余海发现这女人真蠢,“闭嘴,先跟她讲亲情!”

    人家费了那么大的劲,把东西抢走,能因为你这区区的几句话,就还回来吗?

    他真要被她气死,“朱二的东西,可以由你们姐妹平分。”

    “小妹……”

    朱倩的眼睛马上就红了,“爹的愿望,是让我们一家重回修仙界,他自来就疼你,你忍心让我和鼎儿一辈子就困在这边吗?

    没有储物袋,我们怎么过那二十万里的寒漠?

    呜呜!

    爹啊,你把最好的都给了小妹,你说我大些,我就不争,可是现在……”

    “呜呜!”陈鼎被母亲踢了一下,连忙也哭,“小姨,外公当年,最疼你和我了,看在他老人家的面上,二舅的东西,我们不要了,你把我爹的东西还我吧!”

    “小妹呀!你出来吧!余哥是长生观的人,当年与爹也是忘年之交,你出来,我们好好说话行不行?”

    行不行?

    她不是那什么朱培兰,怎么出去?

    虽然感觉他们哭得有些可怜,可是这时候,真不敢出去。

    这朱家,连他们自己人都杀,她这个外人……

    “他们在干嚎,骗人的。”

    陆永芳按着孙女,生怕她被骗跳了出去,“正常谁死了丈夫和弟弟,能像他们这样?”

    “我不傻!”陆灵蹊学着爷爷,也小声道:“爷爷,长生观是不是皇家供奉的长生观啊?”

    “应该是!”陆永芳偷望道人的目光很复杂,“当年,我爷爷好不容易收了一株四百多年的参,结果,被长生观以权压了过去。”

    原来也是修仙者,那就怪不得了,“把面巾围好,要是被发现了,千万不要让他们看到脸了。”

    要是被发现,榆寨,陆家只怕都呆不下去。

    陆灵蹊很听话,迅速把面巾扎好,“他们应该找不到我们。”

    话音刚落,一阵风来,葫芦突然失控,余海几番没控制住,在又一阵大风袭来时,一下子往这边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