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十章 虎步走起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天上飞,水中游,灵舟的好处,由此可见一般!

    不过,相比于水中游,陆灵蹊其实更渴望蓝天。

    但是飞上蓝天时,炼气四阶的灵力只能坚持一刻钟,在这山林之间,还不知道有没有其他修仙者,为了安全,再加上带着爷爷,她根本不敢肆意妄为。

    “天黑了,看不见!”

    瞄到孙女一会望天,一会儿望山,那又兴奋又期待的样子,陆永芳还能不知道为什么?

    “爷爷也想再到天上玩一会儿。”

    他也期待了一个下午呢。

    “那我们就上天喽!”

    陆灵蹊笑得那叫一个开心,脚尖一点,灵力微泄,灵舟在水中轻轻一晃,船头直接斜上,眨眼之间,他们就滑到了空中。

    夜风徐徐,祖孙两个第二次上天,不同于第一次时,心慌心急后面的追兵,担心控制不好灵舟跟人家一样摔下去,这一次,两人的眼睛,都可比黑夜最亮的星星。

    呼……

    轻轻撤了灵气护罩,天上的空气好像都比下面的甜,陆灵蹊长吸一口气后,忍不住笑弯了眼睛。

    不远处,一团稀稀疏疏的白云,好像就长在月亮之下,灵舟微微一转,就朝它飞了过去。

    捞起一团白云,看它们在手中又慢慢散开,那感觉真是说不出的新奇。

    眼看孙女就围着那团云转,陆永芳笑着仰头看更远的星空。

    满天的繁星好像一颗颗撒在神秘宇宙的碎金子,晶莹透亮又熠熠生辉,怎么也看不够。

    “好漂亮!”

    不知何时,陆灵蹊终于停止了对白云的追逐,跟爷爷一样仰头看这满天的星辰,“爷爷,我们到天上看看好不好?”

    “哈哈哈,好,你可以试试!”

    话音才落,灵舟加大灵力输出,护罩重新开启,直冲更高的地方。

    只是,两人的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残酷无比,白云之上的百米后,空气好像凝滞了,每进一分,陆灵蹊似乎都要承受莫大的压力。

    她不明白为什么,面前明明没有阻碍的。

    ‘啵!’

    好像什么东西一响,灵舟护罩没受住,瞬间垮了。

    灵舟歪歪扭扭一下子被下压数十米才堪堪稳住,陆灵蹊脸色一白。

    “下去!”陆永芳忙道:“快!”

    这时候,其实不用爷爷说,陆灵蹊也知道‘天’不是现在的她能上的,忙努力控制灵舟,让它重落乌江。

    “好厉害!”仰望亘古不变的星空,小丫头重重吐了一口气,“爷爷,那就是祖宗说的天道威压吗?”

    这?

    陆永芳还真不知道,“也许吧!”祖孙两个再看天时,心头升起的,就不止是它的美丽了。

    ……

    二十万里寒漠,因为特别的禁制,不论是元婴修士还是炼气修士,俱都一视同仁,无法动用灵力。

    楼船早已收起,现在,大家全都坐在灵驼身上,循着罗盘所指的方位,在沙丘之顶蜿蜒而行。

    “陆传师兄,各位陆家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

    凌雾不知何时,弃了灵驼跑到陆家的队伍前,“还请大家下来,峰主说了,二十万里寒漠,你们至少得随我用脚走十万里。”

    啥?

    陆家的人都呆了。

    那个离开陆家两百年,只闭关好像再不管他们的老祖宗,会如此虐待……虐待她的亲儿吗?

    连陆从雷都随大家一起望向亲父陆传。

    陆传的嘴角抽了抽,“咳!我就不用了吧?”

    虽然他是废了点,可是这么大年纪了,还与……,他瞄了瞄刚刚十一岁的小侄女陆从夏,感觉实在丢不起那个脸。

    “不行啊!”

    凌雾朝这位曾经名头极大的师兄,露了个大大的笑脸,“峰主说了,想赖在灵驼上自在的陆家人,都得在这里打过我。”

    “……”

    “……”

    看看某人细胳膊细腿,还卷起的衣袖,陆家大部分的人,都老老实实地下了灵驼。

    太霄宫内门多少年都没收过炼体弟子了,偏偏这个叫凌五的柔弱小仙子,没靠她的雷灵根资质,反而凭着一双拳头,从外门一路打进内门。

    据说仪芬老祖宗很看好她,有意收徒呢。

    偏偏莲花峰自她入主后,一直都没有正式弟子,害得陆家想在宗内找同盟都找不到,难得她老人家有意,更难得这位小师姐灵根资质都厉害,怎么样也要给点面子。

    “师兄……,你要跟我切磋吗?”

    凌雾不管其他人,只笑盯着陆传一个。

    “……”

    一大把年纪的陆传,被小丫头盯着,连耳朵都红了。

    他老胳膊老腿,万一被她不知轻重地敲断了,不仅找不到人说理,只怕还会成为天下笑柄。

    “咳!”

    陆传跳下来的时候,努力挺直了腰背,“想切磋啊?行,从雷,你跟小五玩玩。”

    小五?

    凌雾的眼睛都瞪大了些。

    她的雾什么时候变成了五?

    若不是怕一拳头过去,把这老师兄打哭了,真想一拳头挥上去。

    被亲爹坑了的陆从雷非常不愿意跟这个表面柔弱,其实异常暴力的家伙切磋,“修仙修仙,我们修的是仙,这里虽没有灵气,可是零五你也不能……”

    嘭!

    推辞话还没说完,对面的人好像没出什么力,一拳擂到他的肚子上。

    “唔唔……”陆从雷当场捂着肚子拱成了虾子,脸色瞬间紫红。

    “峰主说,陆家有家传炼体功法猛虎下山,怎么你们都不会吗?”

    她笑咪咪当着陆家人的面,把十指骨节都咔咔响一遍,“如果没学过,那建议,都从灵驼身上下来,从现在开始学!”

    “……”

    “……”

    陆从雷那痛苦样,明显被她用寸劲伤得厉害,他是仪芬老祖的亲孙儿,这人都敢说打就打,他们……

    本来还想据理力争的陆风等人,老老实实也下了灵驼。

    “哈!这才对嘛!”凌雾朝大家笑露了八颗牙,“从现在开始,虎步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