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十一章 杀意(一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天难谌,命靡常!

    谁能想到,曾经被天下人都瞩目天才的陆传,现在会被一个炼气期的小丫头管着重捡炼体之术?

    乐机门豫立真人远远看了几天,终于忍不住骑着灵驼到飘渺阁清漓身边,“清漓,你说仪芬那个人到底在想什么?”

    陆传已经活成了笑话,现在这样,是让他再被天下人笑一遍吗?

    “你问我?我哪知道?”清漓扯了扯嘴角,“你要实在好奇,就去问问凌五那个小丫头呗!”她一直憋着没问呢。

    “呵呵!我知道你找过陆传。”

    大家谁不知道谁啊?

    豫立真人露了个大有深意的笑,飘渺阁和太霄宫的那点事,小一辈的不知道,他们同一辈的难道也不知道?

    “仪芬这么不顾她儿子的脸面,是做给你们飘渺阁看的吧?”

    这样把曾经的天才压到尘埃里,除了陆家日薄西山,还有就是飘渺阁疯了的那一位,就要撵上她了。

    “多谢道友这么看好我们飘渺阁。”清漓先拱了拱手,“不过,道友怎么就不能觉得,是仪芬前辈在磨炼陆家人的心性呢?”

    做为太霄宫曾经的第一世家,自然是人才济济的。

    只是那些年太过膨胀,自视太高,才在外交内困之下,慢慢没落。

    “现在磨?”

    豫立真人诧异。

    陆传已经多大年纪了?

    “所谓朝闻道,夕死可也。”

    清漓从来不曾看低过任何一个人,“更何况,人家离太阳落山,还有好一段距离呢。”

    不提陆家其他人,最起码,陆传活着。

    活着就有希望,要不然,他干嘛要受罪到这边来?

    可是陆信呢?再不会有机会,他的骨头渣子可能都烂没了。

    时间的残酷,远在很多人的想象之上。

    清漓在心里低叹一口气,不管豫立,让灵驼往前奔快了些。

    ……

    陆传知道,这周围有不少人,把目光都放在他身上。

    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

    母亲不在这里,就算想哭求,也找不到人。

    凌五也不可能违背母亲的意旨,现在,他只能努力挺直腰背,不让看笑话的人,再看他颓废到尘埃里的样子。

    好在猛虎下山决,自带一股子灵驼非常害怕的气势,不至于让看笑话的人,近距离跑到他们面前胡说一气。

    他不知道,陆家人也正是因为这功法,才能装作不知道别人的异样眼光,也因为想要避开这种种眼光,而把猛虎下山决耍得气势十足。

    他们不必像灵驼还要走在沙丘之上,只按着罗盘,什么样的路近,走什么样的路,反而有张有驰,每日扎营休息的时间,都比大家充裕。

    有这么个好头,目光深远的修士,又怎么看不到?

    天剑宫冲云仙子第一个让门下弟子跳下灵驼,在这不能动用灵力的地方,把宗门的基础炼体决捡起来。

    很快,各宗有样学样,灵驼的队伍,一下子少了很多,仅有断后人员,冷眼瞄向远方那时出时没的西狄队伍。

    ……

    榆寨,日暮。

    陆永芳没想到,长生观也会注意到山神庙,远远看过张老虎让他们注意的新来道人,心头一阵翻涌!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余海就是那天,想追他和灵蹊的。

    “不要进寨了,”看到寻来的孙女,他忙道:“我们去找你爹娘。”

    陆家在此的动作,可以瞒过其他人,却瞒不过修仙者,榆寨的灵气明显比别处好,人家怎么可能不怀疑?

    “爷爷,他就一个人。”

    陆灵蹊早在爷爷跟张爷爷在寨口说话的时候,就回家看过了,“家里……早被他做了手脚。”

    他们好好的,没惹长生观,结果人家昨天到寨里乱打听一番后,居然马上到她家里下套,要不是她修为高,以神识发现那些非常隐秘的机关,后果实难预料。

    陆永芳面上一变,“既然如此,今天晚上,我们就去会会他。”

    “爷爷,这种事,出其不意最好。”

    与人为善,不代表她就真的是软柿子,陆灵蹊沉着小脸,“那天他根本没看到我们的脸,可是发现榆寨的不对后,马上就布杀手,一点余地也不留,显然是个心思狠戾的。”

    这样的人,杀就杀了。

    “家里面被他布了好些个暗线,能拉动十几个暗弩,那弩箭上都有毒。”

    如果没有神识,只以眼睛看真的很难发现,陆灵蹊庆幸先回家的是她,“我年纪小,他应该不怎么会在意。”

    陆永芳身形一晃,他没想到这么严重,“爷爷来,免得脏了……”

    “爷爷,”陆灵蹊一口打断爷爷的话,“修仙界大概谁都不可能不杀人。”

    看到那些毒弩,后怕就一直索在她的心头。

    要不是他们用灵舟赶了一段路,回来的早,万一爹娘从钟乳窟回家,简直不敢想象。

    “……”

    陆永芳看着孙女好像要杀人的眼神,半晌终于点了头,“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找他之前,先把你自己的神态恢复正常。”

    陆灵蹊连忙揉了揉脸,“现在行了吗?”

    陆永芳好不想点头啊,可是孙女的路,或许在她六岁便有气感时,就注定与他们不一样。

    “行了。记住,不动则已,动则必杀!”

    人家是老狐狸,就算修为差不多,可是力气绝对比小丫头大。

    “嗯!”

    陆灵蹊挥别祖父,整整衣袖,借着暮色,直往山神庙去。

    此时的余海,刚把其他人打发走,正在井边查看。

    长生观收到这边井水能治时疫的消息时,就怀疑与灵气有关,只是当时他正值闭关的紧要时期,无暇他顾。

    早知道,就早点派人来了。

    陆家那四口人,定然得了好处,要不然,不可能在此安家,更不可能,安家之后又时不时地不在。

    余海忍不住怀疑,他们得了重宝,藏到山里某一处灵气更好的地方修炼。

    这榆寨的灵气显然比其他地方更早出现,所以,才会被狼盗盯上,而狼盗又被那修为明显比他高的少年盯上。

    想到那少年,他的脸上就是一阵扭曲,长生观后山三代祖师墓前,那柄谁也拔不了的剑,就是被他得了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