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十二章 杀人(二更酬书友xuandong的和氏璧)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欺负人,太他娘的欺负人了。

    在余海看来,三代祖师游历四方所得的宝物,就是属于长生观的,而长生观的东西,都应该是他的。

    他狠狠吐了一口气,把神识往井中一探再探。

    在陆家转了几圈,他早探过那里的灵气跟山神庙一样,并没有什么起伏,如果榆寨的不同,是从水来,最有可能是地下暗河的某一处,藏着灵脉什么的。

    就算没有灵脉,也定有宝物。

    可惜,陆家四口人,到现在都没消息。这寨里人因为他们的小恩小惠,都对他的示好,多有推辞,要不然……

    “谁?”

    听到脚步声,他一下子抬起头来。

    “嘘!”

    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儿笑着朝他轻嘘一声,声音清脆道:“道长让我藏一会,我哥哥一会儿就要找来了。”说话间,她已经跑过来,借着他和井沿藏住了身体,“说好的,只要他找不到我,明天的碗都是他刷。”

    “……”

    余海无语,这是要藏猫猫吗?

    “这里是山神庙,不是能藏猫猫的地方,马上离开。”他多日不顺,心情不好,更何况还要研究水向,找一找地下暗河的流向,怎么能让这小丫头耽误时间?

    “道长……”

    佯装求情的陆灵蹊拉了他的衣袖,在他大力拂来时,手上银光一闪,‘卟’的一声,一把剑直没他的心脏。

    “你……”

    余海痛得灵力乱窜,他怎么也没想到,终日打雁,却被一个看上去这般无害的小丫头给阴了,“是陆灵蹊?”

    这时候,来杀他的,只能是陆家的陆灵蹊,难不成,陆家的人到了?

    “是你先动手的,怪不得我。”

    退开时,陆灵蹊把他腰上的储物袋也拽到了手上。

    她终于杀人了。

    原来杀坏人的感觉,跟杀蛇没什么不同。

    不恶心,不害怕,也不难过。

    “嗬嗬……”低头看了眼心脏处的剑,余海的脸扭曲在一起,“你们……果然从山神庙弄到宝了?”

    他原还准备,明天去一趟县里,找一找那个被陆家资助的孩子,没想到,他居然再也没有明天了。

    “就因为那不知道什么样的宝,你就要杀我一家?”陆灵蹊气坏了,“那你还是早点死吧!”

    伸出的右手灵力一动,银剑倾斜着瞬息飚回,大量的血,从余海拉大的伤口处喷出来。

    他再也站不住,瞪大着眼睛,倒下去时,身体还抽动了好几下才彻底不动。

    呼!

    陆灵蹊狠狠吐了一口气,正待闪离,一声叹息在身后响起,她连忙回头。

    “别怕,是老夫。”山神虚影比上次更凝实了好多,不过,此时他的目光非常复杂,“庙里的两个人,已经睡死过去了,不会知道这里的事。”

    “他是坏蛋!”陆灵蹊竖着眉毛,“他在我家布了好些要命的毒箭。”

    接二连三,目睹修仙者杀人,在心理上,才十岁的小丫头不知不觉间,便已接受修仙者是可以随意杀人的本质。

    原本她以为自己不会这么残忍,可是,对方居然在他们还不认识的时候,就因为一个猜想,要她全家人的性命,怎么能忍?

    她不后悔,更不害怕!

    “……杀人者人恒杀之,没错!”山神虚影先给小丫头肯定,“不过,你的敛息术太低级了,幸好他的修为比你稍低,要不然,今天死的可能就是你。”

    那样的敛息术,居然跑到人家跟前扮猪吃虎,不服不行啊!

    相比于得了他中极珠的小子,他其实更喜欢这个小丫头。

    山神庙能运转的这么好,也多亏了她和她身后的陆家。

    今日因,他日果,他不想下辈子还她的因。

    “顶多再过一个月,老夫就可圆满转世了。”

    一场时疫,让数十万的人知道了凉山山神,“能这么快,得多谢你,宗门功法不可传,不过老夫这里还有一样东西,于你有用。”

    一点灵光从他指尖泄出,“不要躲!修仙界,是个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世界,简单说,就是谁的拳头大,听谁的。在你的拳头没大之前,好的敛息术,至为重要。”

    “……是!多谢前辈!”

    脑中多了一篇加强功法,陆灵蹊在他面前深躬了腰。

    “这真是老夫最后一次出来了。”虚影摆摆手,“我们缘尽于此,你不欠我,我亦不欠你,明白吗?”

    “明白!”陆灵蹊点头,祖宗说,越是大能的修仙者,越是怕因果,“我助了前辈,可是前辈也助了我良多,我们谁也不欠谁的。”

    虚影满意了,笑着一闪而散。

    陆灵蹊被这一打岔,倒是不想跑了。

    既然没人看见她杀人,那又何必跑?

    她仔细打量圆瞪着双眼,好像死不瞑目的余海,记住面容身高后,才按下一个大的火球术。

    亮光乍起又乍息,不到两息,青石地板上,就仅剩一点灰烬。

    连着两个净尘术,把这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后,她才翻墙而走。

    “爷爷!”

    陆永芳看到亮光,又等了半天没看到孙女,心慌得厉害,也正要冲向墙头,“别怕,我把他杀了。”

    爷爷的脸色好差,陆灵蹊严重怀疑老人家是害怕。

    “做……做得好!”

    本来攒着劲,要冲进去拼命的老头,在看到孙女松下那口气后,不知怎的,手软脚软,“我们走吧!”那一会的时间,他真是吓死了啊。

    榆寨已经不能呆了,为了一家人安全,他不打算再回来了。

    “不用走,爷爷,趁着现在,我要以他的样子离开,这样就不会有人怀疑了。”

    现在的天,将暗未暗,正是做假的好时候。

    “您在这坐着。”

    陆灵蹊摸出余海的细长葫芦,都没时间看他储物袋里满满当当的东西,就以灵力强行把她自己幻成他的样子。

    虽然这样子,在近距离下,一眼就可看出破绽,但站上葫芦,一飞冲天之迹,陆永芳就有些分不清了。

    “仙人,是仙人。”

    远远的,不知是谁跪倒磕头。

    陆灵蹊在山神庙的上空转了两圈,才异常高冷地从天上往县城方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