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十四章 将变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连得三个储物袋,虽然适合炼气修士冲关的聚气丹加一起只有二十三颗,可是儿孙一致孝心,陆永芳得丹药之便,终于在这个年后,也冲进了炼气三层。

    一家四口,三个炼气三层修士,一个炼气四层修士,怎么样也能走二十万里寒漠了。

    “该准备的东西,我们都准备好了。”

    看到一直等着他的儿孙,出关的陆永芳满脸笑容,“现在,只把最后一样东西请上,我们就可以走了。”

    “还有什么东西啊?”

    陆灵蹊不解,她的储物袋早就满满当当,实在没法再装什么了。

    “故土!”陆永芳走到院子中间,亲手给儿孙各装一锦囊的泥土,“祖宗不是这里的人,可我们是。”

    他们生于斯,长于斯,就要离开了,老头实有万般的不舍。

    “阿懔,你们夫妻回一趟贺兰,把……两位老祖宗的骨灰带上,顺便把陆家的药馆送与你陈叔。”

    “是!”

    陆懔夫妻一齐点头。

    “灵蹊,你去县里跟李开甲把话说清楚,他若愿意跟,我们带着,不愿意……,把钟乳洞告诉他。”

    陆永芳看着这个住了一年多的院子,“这院子,我打算就送给榆寨做祠堂,把我们家的祖宗牌位也供上,以后榆寨祭祖的时候,也能帮我们尽一份心。”

    “……都听您的。”

    陆灵蹊跟爹娘哪里会反对?

    陆永芳摆手,大家分头行动。

    ……

    “这么说,你们要走了?”

    李开甲早已经从其他地方知道这里是修仙界的弃地,灵气过不了几年,也会重新消失,只是,他没想到,陆家这么快就要离开。

    “嗯!我们家祖辈姓林,是真正的修仙者。”

    陆灵蹊不知道,几年以后他会不会后悔,会不会一个人走二十万里寒漠,此时只想把‘陆’姓这人破绽消除了,“老祖宗最大的愿望,是后辈子孙能重归修仙界,那里不愁没有灵气,还可拜入宗门。”

    “……”

    李开甲沉默了。

    他的爹娘家人,全在榆寨,而且榆寨也越来越好了,“那里你会很容易筑基吗?”

    “不知道,不过,我会努力的。”

    “筑基了真有两百年寿是吗?”

    “是!我家祖宗手扎上是这么说的。”

    “结丹有五百寿,元婴有千年寿……”李开甲似叹息似惆怅,“灵蹊,如果人真活这么久,可家人都没了,活着还有意思吗?”

    这个问题?

    陆灵蹊拢了拢眉,“我要是能筑基,我爹娘肯定也能筑基。而且,修仙也不是你以为的那么一帆风顺。”

    她见了好多次的杀戮,可是他却只猎过熊,“四蛋哥,你要是舍不得……”

    “我就是舍不得。”

    李开甲想到自己的家人,“我爹娘他们都没灵根,我家在这里,灵蹊,我不能陪你们一起走了。”

    “……”

    意料之中的事。

    陆灵蹊也不遗憾,“如果将来哪一天,四蛋哥你要到修仙界,可以稍作打听。”她把将来的名字告诉他,“我会回复本姓,叫林蹊,双木林。我爷爷和我爹,他们就改个姓。”

    “我知道了。”

    李开甲都不在意,她又喊他四蛋哥了,“灵蹊,我……我……”他默默从怀里摸出一个玉戒,“这是我无意中得的,你应该也知道,叫储物戒指,送……送给你们。”

    他不打算去修仙界,这东西留着也未必有用。

    毕竟不能修炼,好东西都只能看,摸不到。

    “储物戒指?你……”

    陆灵蹊太吃惊了,她要不是机缘巧合,又运气好,根本不可能给家人凑齐三个储物袋,可是这家伙倒好,居然……

    “你抢这个的时候,杀人了吗?”

    “……”

    李四甲不赞同地看了她一眼,“说什么呢?这是我到朋友家当铺,无意中发现的。”

    啊?

    这运气……

    陆灵蹊非常不是滋味,中极珠那么好的宝贝,被他得了,结果,人家就逛个当铺,也能发现这么好的东西。

    “里面有什么啊?”

    “带灵气的石头,几块玉简,两件衣衫,两个乾坤瓶。”李开甲把储物戒指塞给她,“我在这边用不上,给你了,自己看吧!”

    “……”

    陆灵蹊很想要,可是又感觉很烫手啊!

    “你自己留着吧!”她异常不舍地又还给他,“我们家有储物袋,将来,你若去修仙界,没有储物用具,二十万里寒漠很不好过呢。”

    话虽然这样说,她的眼睛还是粘在那个储物戒指上,“不过,那什么乾坤瓶,你匀一个给我吧!”

    钟乳洞里有灵气的钟乳,全收在一个又一个大缸里,取用什么的,特别不方便。

    “你给我乾坤瓶,我告诉你一个,哪怕将来没有灵气,也能修炼的好地方。”

    李开甲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原来不打算告诉我吗?”

    “啊?原来也打算告诉你的。”陆灵蹊气馁,“那地方就在凉山,这样吧,我带你去看一下就知道了。”

    李开甲咧了咧嘴,“先说好,储物戒指你真不要?乾坤瓶可都在里面呢。”

    “不要!”陆灵蹊异常痛苦地闭上眼睛。

    真是的。

    好东西怎么就在好人身上呢?

    这要是坏人身上的,她怎么可能不要?

    一定已经抢了。

    “给!你的乾坤瓶。”李开甲把一个巴掌大的青色扁玉瓶放到她手上,“这个瓶,我试过了,差不多能装五百斤的水呢。”

    这么多?

    陆灵蹊高高兴兴地接下,“四蛋哥,想进那个洞,你还要跟我学一下缩骨功。”

    “武林中的功法?”

    “嗯!”

    “早听张爷爷说,蒋姨家以前是走镖的。”李开甲眸中带笑,“在这边,武功更合用,如果方便……”

    “方便!”

    陆灵蹊知道他什么意思,“我娘一直气,蒋家的武学没传人呢。”说到这里,她想到了什么,“四蛋哥,回头让我娘收你为徒,将来,年节的时候,你也给我姥爷上柱香。”

    “一言为定!”

    二人笑着盖上手,回凉山的路上,陆灵蹊边走边给他解说缩骨功。

    没人知道,万里之外,数个黑袍修士正以极快的速度往这边来,而他们的身后,还有一队修士,也在紧紧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