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十八章 提点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你进阶了?”

    李开甲坐在崖顶,浑身落满了露水,虽然很狼狈,可是看到陆灵蹊进阶,着实有些吃惊。

    “是啊!四蛋哥,这些天你都没修炼吗?”陆灵蹊很诧异他现在的样子,采薇真人都送她上品丹了,东拓那个当人师父的,她记得,当时也给了他两瓶丹药呢。

    “我想多陪我爹娘一会。”

    “……”

    陆灵蹊无语,既然要陪人,怎么到这里来了?

    “可是我爹娘……赶着我出来修炼。”少年脸上的表情很受伤,“他们好像一点也不在意,我离开家,可能好多年好多年不回去。”

    这个嘛……

    陆灵蹊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劝。

    要她说,这样可能更能让他斩断凡缘,彼此也更安全些。

    她想了好一会才道,“四蛋哥,我杀人了。”

    什么?

    少年借着月光,朝她望过去。

    “那人也是个修仙者,”陆灵蹊给他和要坐的地方打了个净尘术,“半年前到的榆寨,可能怀疑山神庙的异常,然后把目光放到了我家,以为我家从山神庙那里得了什么好处,就趁我们一家人都不在的时候,布下了好多毒弩。”

    李开甲一下子坐直了身体。

    “那人就是用这种透明的丝线布置机关的,”坐下时,陆灵蹊拿出一根韧性十足,好像是传说中的天蚕丝来,“当时我爷爷和爹娘还没修到炼气三层,如果不小心回家绊到,后果不堪设想。”

    “当时……你怎么不找我?”

    山神的宝物,是他得了。

    陆灵蹊没接他的话茬,接着道:“知道他在哪后,我装成普通小孩,借着藏猫猫玩闹的样子靠近,然后趁他不注意,一剑就刺进了他的心脏。”

    “……”

    李开甲心间巨跳。

    这是真杀人,不是杀狼也不是杀虎,是人啊!

    陆灵蹊望向他,“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狠,很坏啊?”

    很狠很坏?

    女孩还带点婴儿肥的脸上,带了一份说不出的正经。

    李开甲连忙摇头,“如果有人动我的家人,我……我也一定不会放过的。”

    当初为了不饿死,也为了给躺下的爹娘,还有胆子小的哥哥们能有一口饱饭吃,他都跟着大人一起去当强盗了。

    “学堂的先生说,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家人是我们的逆鳞!”

    只是他的家人,似乎更喜欢银子,喜欢仙丹,不在乎他。

    李开甲掩住心里的那份黯然,“灵蹊,你做得对。”

    陆灵蹊笑了,“如果你就此认定我是坏人,我也不会认为我做错了。”她躺下来看着天上的星星,“四蛋哥,其实在我杀人之前,已经看到两起修仙者杀人的事了。”

    这样憨的四蛋,逃过了被中极珠暴体之运,进到处处凶险的修仙界,若是没有一点防备之心的话,只怕真的就回不来了。

    陆灵蹊在心里小小地叹了一口气,“我祖宗说,修仙界的天才,真正成长为元婴修士的,可以说百不存一。

    那些人,大都不是正常死的,被人暗杀在外,据说有一半朝上。”

    “……”

    李开甲垂了垂眸,没有吭声。

    “你已经修仙了,跟以前不一样。”

    陆灵蹊组织措词,“伯父伯母那里,有前面的三位哥哥照顾,你离开,对你,对他们,或许都好。不过,到了修仙界,与人为善的那一套,就要看人给了。

    虽说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一定要有。”

    这是修仙界与凡人界最大的不同。

    凡人界的恩怨,大都不会马上死人,但修仙界,在那一剑刺出去的时候,只是一息,一息之后,人死了,什么都没了。

    陆灵蹊揉揉眼睛,她不记得修炼了多长时间,现在眼皮有些重,“除了有防人之心,你也要好好修炼,要不然,人家拳头大,让你干什么,你还得干什么,就好像东拓前辈,一个威压,你就得咚咚咚磕头一样。”

    “……”

    李开甲脸上变色,他本来要跟灵蹊一起去千道宗的,“我……”

    他转过头正要说什么的时候,身旁的小丫头,闭着眼睛,呼吸却慢慢悠长起来。

    这……是睡着了?

    想到这些天,她可能一直没休息,就在修炼,李开甲莫名地有些汗颜。

    或许,他真要为修仙之路好好想一想了。

    ……

    大山深处,古画经过这段时间不停地释放符文,血红之色已经渐淡。

    远方跋涉而来的修士,在此盖起了连片的屋宇。

    不过,看到连那么多元婴真人,都盯着古画参悟什么,有点脑子的哪肯歇着?

    只是一圈又一圈,元婴真人居中,结丹真人外围一些,筑基修士,就只能更外围了。

    轮到炼气小修,离得太远,神识和眼睛,都看不清古画,又能参悟什么?

    “走,回去修炼。”

    凌雾瞅了几天,没瞅出什么名堂,拍拍身边的陆从夏,小声道:“这里什么都看不着,呆着也没用。”

    陆从夏看了一眼明明听到,却一动也不动的族兄族姐们,默默跟她起身离开,“大家都在那里呆着呢,万一运气好,有机缘参悟符文呢。”

    “万一?”凌雾笑了,“呵呵,那你平时被无意飞过的鸟屎砸过吗?”

    这是什么话?

    陆从夏轻轻吐了一口气,“凌师姐,我现在知道,为什么别人都喜欢喊你外号了。”

    哪有一点仙子形象?

    “我觉得吧,你可能生错性别了。”

    咔咔咔……

    凌雾双手轻握,骨节咔咔作响,“几天没修理你,小丫头的皮是不是松了?”

    “你看,说不过人家,就来这一招。”陆从夏笑着跳开,“换个花样不行吗?”

    “站住,别跑。”

    远处,陆传抬眼看到两个女孩在追逐中往营房去,不由叹了一口气。

    五行天地的机缘,与他无关,而古画的颜色越来越淡,很可能筑基修士也进不去了。

    所以,儿子丛雷只怕也是白来一趟。

    可惜,陆家来了这么多人,炼气修士却只有八个。

    还都是比较鲁钝的,不如最小的丛夏聪明,最起码,人家知道搭着凌雾。

    陆传觉得,他应该跟几个小家伙谈谈了,五行天地里,一定不会太平,多个盟友,多条生路啊!

    “快看,又来了。”

    陆传闻音连忙抬头,只是因为血色越来越少,古画上的符文,比那天到时,更快地凝聚,几乎在一闪之间成形,压下的时候,他连它大半的形状都没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