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十九章 懦夫(二更酬书友原原宝贝的和氏璧)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唉!又错过去了。

    不知有多少人叹息!

    这一次,连一些结丹修士都认清了现实,默默站起,又默默退出。

    有他们起头,终于越来越多的修士起身,陆传顺势而起,拍拍陆从宇几个炼气修士,“你们随我来。”

    空荡荡的营房,终于住上了人。

    “五行天地大概已经能确定,是练气修士进去了。”

    陆传教导族人,“现在你们的任务,是修炼,是结交所有修为、性情与你们一般的道门修士。五行天地里,最起码在表面上,你们要与大家拧成一股绳,不让魔门和西狄人欺负了,明白吗?”

    “是!”

    陆从翰七人当然不是傻子,知道修仙界的秘地,虽然代表了无上机缘,却也代表了无尽杀戮,起身离开时,一齐躬了身。

    这样吩咐弟子的,不是一个两个。

    五行秘地的凶险,可能远超其他秘地,毕竟这一次,有西狄人加入,再加上魔门,由不得大家不郑重。

    “陆传!”

    同出太霄宫的叶铭,笑咪咪地进到陆家营房,“我叶家三年前流放到这边的侄儿湛秋找来了,你们家……嘿嘿,陆信的后人应该都有灵根吧?你说,他们会不会也来此?”

    陆传心中一跳!

    这混蛋,又来膈应人了。

    这些年,叶家接二连三暴出灵根资质都不错的子弟,又连着进阶了好些个结丹修士,在太霄宫处处打压陆家,想争南方第一世家之号,取而代之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

    “嗨!跟你说话呢。”

    叶铭不管陆家的低阶子弟,大喇喇地坐到陆传的对面,“我已经跟南泾长老提议,等各宗新收的小弟子到了,由你们陆家出面,以血脉追溯大法,把陆信的后人再认回来。”

    他笑得非常得意,“这样一来,我太霄宫的人手,肯定比其他宗门多。”

    为示公平,这一次,除了那些灵气来时已经自己修炼的,其他所有新收弟子,全按名额,公平分配。

    正好,他们在外面分配好了,陆家再把陆信的后人一认,太霄宫可就占大便宜了。

    他帮宗门出了这么好的点子,又趁势膈应了陆家,将来回去,老祖一定会高兴的。

    叶铭非常得意,“陆传,你不会不愿意吧?陆信死了差不多三百年了吧?人死如灯灭,你老这样记着,其实便宜的是他。”

    他根本没在意陆家几个小辈,那好像要吃人的目光。

    “现在我们要大局为重,宗门利益高于一切。”他反客为主,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滋溜着喝一口,“若陆信的后人,真从里面活着出来,你陆家不是也能分一部分好处?陆传啊,我告诉你,做人,真的不能太死板。”

    “说完了?”陆传没给他任何表情,“说完了,大门在那,请吧!”

    “哈哈!哈哈哈……”

    叶铭大笑,“陆兄又生气了,当初你有天才之名,随便拉一个脸,都不知有多少人,要小心翼翼地奉着,可是现在……,嘿嘿,陆兄啊,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现在拉脸,兄弟我可不怕喽!

    明确告诉你吧,南泾长老已经同意了我的提议。

    你啊,不同意也不行。”

    最后一句虽然放低了声音,可是那拉长的音调,充满了揶揄和恶意。

    陆传抬头看向他,声音平平,“可惜叶道友要失望了。除了我父亲,陆家没人能追溯陆信后人的血脉。”

    幸好不能追。

    要不然,从别宗抢人,陆家马上就会成众矢之的,这姓叶的,好生毒辣。

    “呵呵!还有这种说道?”叶铭根本不信,“血脉追溯大法,什么时候这么没用了?陆传,你想把我和南泾长老都当傻子吗?”

    “那道友以为畅灵之脉跟我们是一样吗?”

    什么?

    难道畅灵之脉另有禁忌?

    叶铭脸色瞬间难看,当场站起来,“陆传,你自己去跟南泾长老说吧!”

    “谁拉的屎,谁自己擦!”

    陆传才不惯他的脾气,“叶铭,不信你可以试试。”

    想装着不知道,在南泾长老那里阴他一把,也要看人。

    哪怕陆家再落魄,他母亲也是宗门的最有希望成元后大修士的人。

    叶铭当然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在大门前回头,“陆传,你也就配狗仗人势。”

    “同样的话,奉还给你。”

    “哼!”

    大怒的叶铭甩手而去。

    看到族伯兴冲冲而去,怒冲冲而回,低调回到叶家的叶湛秋,目光微闪。

    他居然把陆家的事给忘了。

    只是,陆信的后人嘛……

    陆岱山和仪芬一直到他死,都还好好活着,就算陆信真有后人,只怕也会缩着头。

    毕竟从始至终,都没人站出来承认过。

    不过,毕竟是畅灵之脉,想来仪芬看在陆岱山的面上,留下一线也很正常,至于人家不出现,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对方是隐姓埋名了。

    叶湛秋的眉头拢了拢,如果真这样,他也要注意着些,陆家现在虽然低落,但将来……

    想到将来挑起陆家的人,他的目光很是复杂。

    当年名动无相的那些人,有好些,是因为五行天地里得了好处,然后又得了这边蒙尘的宝物,才成就了天才之名。

    但现在,宝物大都在他手里,那些人臂膀已断,想再碾压他也不可能了吧?

    叶湛秋对当初的某些人,深有怨念,但是回到到处境界碾压他的人群,他非常自觉地收敛了锋芒。

    宝物再好,没有绝对的本事护,也是枉然。

    他闭上眼睛,不自觉地想起,当年被夺的元天灵髓,呼吸都忍不住重了些。

    连连吸气后,才按下那口恶气,以平静的目光,瞄了一眼不远处空着的蒲团。

    世家的龌蹉,不仅陆信用命偿了,他也是。

    不过,如果这一世,他比那人更优秀,如果元天灵髓被那人得了,叶家那些族老,还会反过来,说什么为了叶家的大局,再把东西从那人手中夺给他吗?

    叶湛秋很想看到那一幕,想知道那人,是不是真的敢反抗。

    抢了他东西,还狠狠骂他懦夫的声音,好像还响在耳边,后来进阶结丹,成了他的心魔劫,一直到死,闭眼睛前耳边回想的,也是那一声声的懦夫。

    叶湛秋的手握了握,他讨厌那声音,讨厌那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