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十章 截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两只巨大的楼船飞在天上,不知震撼了多少人。

    李开甲没有飞行灵器,也是第一次站在这么高的天空,心胸开阔舒畅之际,嘴角难得地溢出一丝笑意。

    大地在脚下很远的地方,仙凡之别,他已经认清了。

    甲板上站满了各宗新收的弟子,欢声笑语,传出很远。

    只有陆家三人的心里有些沉重。

    站在船仓前,他们无法溶入。爷爷说,会在寒漠的边缘等着他们,等他们一起回修仙界。

    如果等不到……

    他们不敢让老人家等不到,因为那后果,是谁也承受不住的。

    三人没呆一会,就一齐回仓打坐。

    此时的陆灵蹊已经是炼气五层中阶的修士了,上品聚气丹的灵力,着实喜人的紧,如果不是时间太紧,平常真舍不得吃。

    采薇真人的神识瞄到这一家三口,一脸心疼地服下丹药时,不由会心一笑。

    各宗平均分配到的弟子是六十四人,千道宗因为她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倒是多收了七人。

    尤其那一家三口,灵根的根值都在八十五朝上,若是生在修仙界,那做父母的,怎么也不至于现在还是炼气小修士。

    “哇,快看,鹰,鹰飞得好慢!”

    一群小孩子,因为前方山林中被惊动飞起来的凡鹰而大呼小叫起来。

    这天上飞的自由之兽,平时是他们仰望的存在,但是现在,大家发现,他们能把它远远地甩在身后,成为它的仰望,由不得不兴奋。

    采薇手上灵力一动,迅速给自家这边修炼的一些人,打出几个结界。

    唳……

    让人没想到的是,那只凡鹰在楼船接近时,突然一个变身,翅展数米,尖长的爪子猛然朝楼船袭来。

    众人的惊呼刚刚响起,楼船上透明的护罩便是一闪。

    轰!

    正在采薇等注意那只鹰的时候,楼船突然一震,船底不知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好些人控制不住身体,被高高抛起。

    “护人!”

    东拓抱剑飞出,不管三七二十一,数道剑光先朝船底袭去。

    叮!叮叮叮……

    剑气与飞来的大印相撞,火星四溅。

    “哈哈!那就再来。”

    不远的云层中,三个西狄人同时跃起击出一掌,巨大的掌印凌空袭来。

    轰!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楼船的护罩连闪,居然挡住了他们的掌印。

    船仓中,被结界隔住,正在修炼的一些人,终于感觉到一点波动,没服丹药的,可以立马停止行功,可是服了丹药的,却只能尽快炼化药力。

    “无耻!”

    采薇等人以道法把甲板上还没踏入修行的弟子们固住后,又忙给船仓中修炼的人加持结界。

    西狄人有二十万里寒漠相隔,无法回去补人,看到修士这方居然在短短的二十天里,就补了近千人数,哪里肯认这个亏?

    “到底是我们无耻,还是你们无耻?”

    山林中,一连十五个结丹期的西狄人各持法宝围上来,“说好的五行天地共享,可是你们……”

    叮!

    东拓真人根本不跟他们废话,直接一剑,朝多年前的仇家劈去。

    当!

    那人以盾挡住时,与同伴互视一眼,就要一拥而上把东拓乱剑分尸,一股让人恐怖的威压,从二楼某个仓房泄出,朝西狄人压去,“想动手?让紫衫来说话。”

    好像没睡醒的声音淡淡传出,“锁龙印乃我修士所布,与你西狄人何干?别他娘的占便宜没够。”

    轰……

    十八个西狄人控制不住身体,生生地被他的威压,直直按到山林中,“滚!”

    “随庆道友好大的威风。”

    山林中,一股狂风袭来,那风将要靠近楼船时,不知怎的,突然着了火,滚滚热浪,像要把楼船和楼船里的人,活活烤了。

    咔!

    正在窗前修炼的陆灵蹊因为外面的不安定,好不容易分出部分心神,只是刚刚睁眼,就看到本来正要舔来的大火,突然被冰封住。

    那冰中的火好像还在流转,却又不知被什么东西轻轻一触,哗啦啦地掉下去了。

    这?

    是有人要攻这只楼船吗?

    陆灵蹊额间瞬间冒汗,爹娘和她都服了丹药呢。

    体内的灵力在这一顿之间,一下子鼓起,又让她不能尽观外面,不能只顾担心爹娘和她的处境,只能努力加速灵力运转,希冀早点炼化上品聚气丹的药力。

    早知道,就不在不安稳的地方修炼了。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迟了,上品聚气丹的灵力爆发度,哪怕她如今的修为,至少也要一天左右才能完全炼化。

    更何况爹娘还只是炼气四层,万一需要几天……

    “收敛心神,好生修炼,外面的事,与你们无关。”

    采薇真人的声音,不知怎的,温和而坚定地响在耳边,“放心,不会有危险。”

    真的不会有危险吗?

    陆灵蹊不知道爹娘怎么样,反正她当初帮李开甲应对中极珠时,就是一心二用,一边帮他,一帮也没让那灵力风暴祸害了她。

    她一边运转灵力,一边瞅空瞄向窗外。

    只是外面的蓝天白云,这一次不知被什么东西蒙住了再也看不清。就连这间仓房,原先的木纹也被隐了,似乎有很厚实的东西保护住了这里。

    咦?

    修炼之余,陆灵蹊的脚指头和屁股努力动了动,发现那东西,好像真的很厚实,还微有弹性。

    呼!

    她轻轻嘘了一口气,总算放了一些心。

    对于原先不敢认同的千道宗,到底改观了些。

    “我道是谁?原来是紫褛,怎么,你是想挑起两族大战吗?”

    随庆一身灰袍,就那么随意地浮在两只楼船的中间,“五行秘地开启在即,老夫奉劝一声,守好你们的本份。”

    楼船上是道魔两家辛苦收录的弟子,若是在这里被西狄人截杀,为了里子为了面子,两族大战,再无可避。

    “哈哈哈!本份?”

    紫褛大笑,“随庆,那你又有你的本份吗?楼船上有几个修到炼气一层的?你们让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小家伙,进五行秘地,良心呢?”

    “你跟我提良心?”随庆真人好像很诧异,“你们二脚部哪怕在西狄都是臭名卓著,吃人肉喝人血,紫褛,老夫实在怀疑,你知道良心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