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十五章 一滴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喝蜜水?

    这么幼稚的饮品……

    采薇无语的同时,又有些心动,她好多年没喝过蜜水了。

    算了,既然已经照顾了人家,人家又邀请了,当然要连络点感情。

    她避开一个又一个土堆和破旗,直接坐到干净一些的木塌上,瞅小丫头拿乾坤扁瓶小心地倒出一杯乳白色的蜜水,恍然而悟,“这是那个钟乳洞收集的钟乳吧?”

    “是!还带灵气呢。”

    小丫头清脆的声音很悦耳,采薇浅尝一口,咂咂嘴回味道:“不错,连炼化都不必了,那处的小灵脉看样子比我想的还好些。”

    这家人有此造化,她倒不用担心补灵散不够的问题了。

    “补灵的问题,可以说完全解决了,安泽丹,宗门配发的是一人三颗,勉强够用。”

    在那样危险的地方,受一次伤,可能就用不上第二颗安泽丹了,“炼丹的严师兄,正在找药草给你们配解毒丹,所以,这方面你也不用操心,但是,你们的出身,注定了没法跟别人比。所以,到了五行秘地,看到西狄人,要尽可能远远避开。

    就是见到其他宗门的修士,只要修为比你们高的,或者别人打架,摸出符箓的,都要尽量离远些。”

    她手上倒有不少符,可惜最差的都不是炼气小修能用的。

    偏这里又买不到符纸,宗门想帮这些新晋弟子弄一些都做不到。

    采薇其实也不知道,她把这些孩子带来,到是害了他们,还是给了他们一个机缘。

    不同于修仙界,很多人为了一个机缘,能豁出命豁出一切。

    但在凡人界长大的孩子,大都求的却是平安和长命百岁。

    “从修仙界而来的炼气修士,人家的修为正常都比你们高,”

    她在这里只能提点再提点,“再加上他们所带充足,如阵盘、符箓、补灵散、灵酒、丹药,只要人家能想到的,人家都带着。

    遇到他们,只要不是同宗,也要尽可能地避开。

    就是同宗……,遇到危险的时候,也要长点心眼。”

    虽然后一句话,采薇非常不想说,但是危险来临,比的是谁跑得快,同宗又如何?有几个人能为了别人的命,豁出自己的命?

    “我说的这些,你记着了吗?”

    “记着了。”

    陆灵蹊点头,她再小,好赖还是知道的,“师叔放心,到了里面,我不跟别人抢东西,看不到不对,第一时间跑。”

    第一时间跑?

    采薇牙疼,这小丫头可千万别被她教坏了。

    若是平安归来,以后不论遇到什么事,都第一时间跑,那坑的,可能就会有她了。

    “咳!我的意思就是让你注意安全,但我们修士修仙,与天争命,有时候,能争取的还是要奋力一搏的。”

    “就是看情况嘛!”

    陆灵蹊知道她的意思,“师叔放心,我爷爷说,我从小就有眼力劲。”

    “……”

    这般自夸的话,能让采薇说什么?

    她想了想,倒是笑了,“你这丫头,确实比一般的人机灵。”

    机灵好啊!

    只要能平平安安出来,一个内门弟子,那是肯定的了。

    “行了,你好好修炼,有事随时可以去找我。”

    “师叔!”在人家站起来前,陆灵蹊又倒了一杯蜜水,“您等一下,我还真有事。”

    “噢?说来听听。”

    “咳!”陆灵蹊清清嗓子,“市面上的补灵散那么贵,是因为大家从修仙界而来,没带低阶灵草是吗?”

    “是!”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

    “咳!我……我这里有些百多年的药草。”陆灵蹊朝采薇真人请教,“师叔,您说,我把它们卖了怎么样?”

    不仅能大挣一笔,还能节约空间。

    毕竟那些百多年份的灵草,在修仙界实不算什么。

    “噢?”采薇笑了,“你有几颗百年灵草啊?拿出来,我瞅瞅。”小丫头大概没布阵的灵石,她多给点就是。

    “可不是几颗噢……”

    陆灵蹊笑咪咪地摸出一堆的木盒来,“是两百一十八颗。”

    什么?

    采薇一下子坐直了身体,一个又一个木盒打开,凤尾草、碧蕴草、化血芝……,每一颗药草,差不多都有百多年份。

    这可真是太好了。

    有了这些灵草,千道宗这些新晋弟子,就多了一份保障。

    “你爹娘那里,是不是也有差不多的灵草?”

    “是!”陆灵蹊点头,“师叔,如果太多不好卖……”

    “好卖!”

    这么一点点,六七十人分,算什么?

    采薇朝小丫头露了个大大的笑容,“宗门正需要,不管有多少,千道宗全买了。林蹊,你现在就去找你爹娘,把他们身上的灵草都带过来,记着不要惊动旁人。”

    “啊?”

    陆灵蹊眨了一下眼睛,“那师叔您等一会,我去拿。”

    连上品聚气丹都能送给她的结丹师叔,想来,也不会因为这么点东西骗人。

    陆懔和蒋思惠没想到女儿居然把他们手上的灵草全卖了。

    “……这些东西,都是你自个挣的,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女儿去冒险的时候,他们做父母的却在家闭关,有什么可拦的?

    “那……爹娘,你们说,我们要灵石还是要丹药啊?”

    这?

    陆懔和蒋思惠互望一眼,一时都有些迟疑。

    “丹药吧!”蒋思惠想了想,“或者,有像身份牌这样的护身灵器也行。”

    “你娘说的对,”陆懔眼睛一亮,“要不然,我去跟采薇真人说。”

    “别!”陆灵蹊拦住父亲,“她让我们不要惊动旁人呢。”

    财不露白,要是让别人发现一点蛛丝马迹,最后倒霉的,肯定是他们自己。

    “那你好好说。”

    “知道了。”

    ……

    飘渺阁营地,清漓真人拿着徒弟送上来的名单,一个一个地看。

    师兄说,陆信和那孩子不可能活着,可她总想为师妹报一份希望。

    陆信能在陆岱山和仪芬都捧着陆传时,还在太霄宫扬出名号,怎么也不是无脑之辈。

    清漓的手指,在名单上慢慢移动,陆岱山不在,所以陆家没办法用溯血之法找到陆信的后人,但无想师妹也许可以。

    虽然她也不在这里,但……

    半晌,她摸出一个水晶瓶,里面流转着一滴殷红的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