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十六章 吃饼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你要干什么?”

    秋宇真人看到师妹枯坐暗室,对着名单和那个水晶瓶发呆,心下忍不住狂跳,“这是无想师妹的血?你还要找陆信和她的后人?”

    “难道师兄认为我们不该找吗?”

    “你你……”秋宇气得想打人,“现在找,你是怕人家成不了靶子吗?不说太霄宫想取陆家而代之的世家,就是大陆的其他世家,你以为有几个,能容忍畅灵之脉?”

    畅灵之脉几乎百分百有灵根。

    若是不加遏止,数千上万年后,还有其他世家立足的地方吗?

    “有灵根无灵根,看似天生的不公平,却是造物予世间生灵的最大公平。可是畅灵之脉却打破了这种公平。”

    秋宇生怕师妹做傻事,真的害了人,“清漓,你也年纪一大把了,能不能把问题往深处想一想,不要跟陆传似的,傻不拉几只盯着自己,只盯着表面?”

    幸好他今天回来了,要不然,后果真是不敢想。

    “陆岱山为什么不来?你在观察那群新晋弟子的时候,知道还有多少人在暗里观察吗?就是西狄人也一样,你相不相信,不论哪一家,只要一下子冒出十个有灵根者,五行秘地里,针对那家的暗杀指令,就会出现数十道。”

    什么?

    清漓面色苍白,额上却在冒汗。

    她真的没想过那些。

    拿着无想师妹的血,之所以迟迟下不了决心,是因为她不能阻止人家进五行秘地,那里太危险,万一出不来,她的心会出破绽,将来无想师妹若是清醒了,会更痛苦百倍。

    “这东西我收走了。”

    秋宇拿过那个水晶瓶,“清漓,从今以后,把陆信和那孩子,以及他们的后人,都忘了吧!三百多年了,若真有后人,他们也需要过自己的日子,能不能挣出一条路,看天,看机缘!

    陆信和无想的事,也只是他们的事。

    我们能做的,是不打搅人家,是照顾好师妹无想,让她无忧修炼!”

    ……

    “给!”

    采薇真人把该争取的,都争取到了,“四枚护身的金钟符、四个五百斤容量的乾坤葫芦、四百颗中品灵石、四颗上品灵石,以及解毒丹、安泽丹、正骨丹各四颗,黑玉膏四瓶。”

    考虑小丫头还有个爷爷,也考虑多给小丫头一个保障,所有东西,她都是四个四个的给。

    “你爷爷的东西,暂时放你那吧!”

    相比于林懔和蒋思惠,林蹊的可塑性当然更好些,她难免更关心。

    “嗯!谢师叔。”

    “是我要谢你。”采薇笑咪咪,“有了那些灵药,我千道宗将来说不得就能多出来几个人。”

    林家有钟乳灵水,所以补灵散她没再给。

    但是其他小弟子,多一份补灵散,多一份救命丹药,可能就多出一条命来。

    “明天分发灵器,楚师兄那里,我已经知会过了,你们可以多领一个上品的飞行灵器。”

    采薇好想叹气啊,“按你们现在的修为,其实中品的飞行灵器,才更合适,可惜这破地方,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材料。”

    要把筑基修士能用的法器材料,炼成炼器修士用的灵器,表面上很简单,闭闭眼,出点差错就行,可事实上,有几个炼器师能如此暴敛天物?

    “上品灵器非常消耗灵力,林蹊,告诉你爹娘,性命关头,钟乳液和补灵散补灵都来不及时,就用上品灵石。”

    采薇交待小丫头,“但财不露白,你明白吧?凡事留个心眼,别让别人把你们的底全摸清了。”没有实力,好东西就是催命的符。

    “师叔说的,我一定一字不露地转告爹娘!”

    在这样的师叔面前,陆灵蹊特别乖巧,“也请师叔放心,我们一家不是笨蛋。”

    “……”

    采薇莞尔,原本有些沉闷的心情,被笨蛋两个字打下去了,“我也就是白嘱咐,有几个小丫头,有这份眼光,敢这般跟我做生意啊?”

    她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脸,“这世上的机缘,很多都是稍纵即逝的,但你能抓住,并且在最关键的时候变现,也是一种运道。”

    修仙的人,若是缺了运道,没人能走远。

    她啰嗦一番,终于对林家三人又增加了一部分信心,“金钟符可护全身,但也需要灵力支持,遇到修为高,又对你们有敌意的,还是以逃为准,明白吗?”

    “明白!”

    陆灵蹊送走采薇真人,第一时间敲开父亲的门。

    “……看看,东西都在这里了。”

    把采薇真人的话,还有送来的东西,在爹娘面前兜底后,她其实是得意的,“现在连采薇师叔都夸我了。”

    啪!

    陆懔一巴掌拍在女儿的屁股上,“尾巴翘起来了。”

    哪有尾巴?

    陆灵蹊撇撇嘴,腻到母亲怀里,“娘,你看爹,就知道欺负我。我要是有尾巴,他的尾巴一定更大。”

    “呵呵……”

    蒋思惠搂着女儿笑不可抑,“你爹就是一个大尾巴狼,你是小尾巴狼。”

    “那您呢?”

    瞧女儿那亮晶晶的眼睛,蒋思惠拉长了声音,“我啊……,我是不小心落到狼窝的小白兔。”

    “噗!你?小白兔?”

    陆懔被自家夫人的无耻惊呆了,“老白兔还差不多。”

    “你说什么?”蒋思惠猛一横眉。

    “啊?”陆懔迅速转脸讨好,“小白兔小白兔,你是我家的小白兔……”

    还在母亲怀里的陆灵蹊,一下子就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了,“大尾巴狼,小白兔,你们好好玩狼捉兔子的游戏,我回去修炼了。”

    真是的,夸夸她有这么难吗?

    唉!

    爷爷不在,感觉老被爹娘欺负。

    陆灵蹊不管身后父母的喷笑声,跑到门口的办事处,拿身份牌领了五十个灵米饼,十斤据说是西狄草原的五阶灰狼肉。

    虽然她不缺吃食,可是修仙界的吃食怎么能放过?

    那个好像先知的少年,看不上狼盗在榆寨抢去的粮食,那修仙界的灵米饼到底什么味呢?

    随庆的神识恰好扫来,小丫头咬一口千道宗大多人不太喜欢的灵米饼后,那惊讶至狂喜的表情,实实愉悦到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