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十九章 交锋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叶湛岳,堂兄……”

    被族人和太霄宫诸人拉开,叶湛秋红着眼睛,使劲瞪着叶湛岳,“我爷爷,我爷爷还活着是不是?他……他是骗我的,是骗我的。”

    虽然极力想要说服自己,可事实上,心里的惶恐却一浪高过一浪。

    突然在少时重生,心里眼里,当然就只有上一世,大家还没注意到的机缘。

    宗家靠不住,宗门不敢靠,爷爷修为在家族实在不算什么,又怕被别人误会是夺舍者,哪敢露一点口风,却没想到,会害了世上唯一的至亲。

    陆灵蹊看到这个她只想远远避开的先知者,在大庭广众之下掉起金豆子,都不知有多惊讶!

    “七爷爷在你离开后,变卖一切能变卖的,想要横跨西狄草原和二十万里寒漠来这里找你。”

    叶湛岳叹口气,“最后一次到素暤山,是想打几头火狸,弄几件厚毛法服过寒漠的。”

    二十万里没有灵气的寒漠,他走过一遭,深切明白,不做好准备,真的会在夜里冻死人。

    “湛秋,逝者已矣,七爷爷在天有灵,一定不希望,你为他太过自苦。”

    若不是他现在真的流泪了,看上去伤心的无法自持,叶湛岳真无法安慰,毕竟这么长时间,这小子都没打听过家里。

    “……”

    重生以来,叶湛秋第一次感觉到天道的森森恶意,即心痛又害怕,使劲推开拽着他的人,转身跌跌撞撞地冲进热闹的人群。

    陆灵蹊直到看不见他,才收回目光,转向爹娘有意避开的太霄宗修士。

    这里面,一定有陆家的人。

    小丫头瞅了几眼后,在心里深叹一口气,连吃货的心都收了些,默默拎着她的篮子,再不复之前的期待和高兴,只机械地往前收去。

    三百多年了,两位老祖宗的时代早已过去,现在的人,就算祖上有关系,也不一样了。

    好半天后,她终于收到长桌的尽头。

    “哎,麻烦让让。”

    陆灵蹊低着头收她的,可前面的那个人,就靠在那里,害她还剩最后一块切好的青果无法收取。

    叶湛秋默默起开一点。

    陆灵蹊把那块切好的青果收到篮子里,大功算是彻底完成,这才稍为高兴了些。

    只是,才一抬头,就吓了一大跳。

    先知叶湛秋?

    围观打架时,她已经知道,他叫叶湛秋了。

    但现在的他,再不复之前的飞扬自信,那份独立于世的茫然寂寥好像要满溢出来。

    陆灵蹊按下狂跳的心,好像如常般从旁走过。

    “等等!”

    柿子都捡软的捏。

    叶湛秋本来不想说一句话,但他现在的心境不好,若是不能转移视线走出来,将来心魔劫只怕比上一世还要厉害。

    他叫住这个身量不足,脸上还带着婴儿肥的女孩儿,“你很喜欢这些吃食?”

    “啊?喜……喜欢。”

    陆灵蹊没想到,这么多人,这家伙就堵住了她。

    叶湛秋的神识早就扫过她的篮子,一点高阶修士看不上的东西,有什么可乐的?

    他的心境不好,凭什么这些无知的人,就能这般简单的欢喜?

    当下语气就很不客气,“你是女孩子,让别人这么看着你从头拿到尾,不觉得丢脸吗?”

    什么?

    陆灵蹊咽了一口吐沫,刚刚对他升起的那点同情,转瞬丢了个干净,“别人爱看不看,干我什么事?前辈们弄美食会,不就是给我们吃的嘛?”

    她丢什么脸?

    那些想吃,却为了面子,不好意思伸手的,在她眼里,才是笨蛋呢。

    “这位师兄,你要是还想打架,就去找能打的,找我算什么本事?”

    千道宗与太霄宫齐名,她现在穿着千道宗的法衣,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实在没必要怕他。

    因为陆家,陆灵蹊从不打算跟太霄宫的人交好,“麻烦让让,我要走了。”

    “牙尖嘴利……”

    叶湛秋何等人也?

    当然猜到她看到他打架的情形了,不由咬牙,“那你就好好享受吧,也是,最后一顿若是不享受好,岂不是白来世间一遭。”

    “……南师姐,尚师兄!”

    被人堵着咒,她打不过,难不成千道宗其他人也打不过?

    陆灵蹊忙朝那边才过来的师兄师姐求救,“师兄师姐,我没惹这位师兄,他堵住我,咒我死呢。”

    小师妹那要哭还强忍的样子,让南佳人和尚仙一惊,二人急步上前,“这位太霄宫的师兄,我家师妹怎么惹你了?”

    采薇师叔暗令他们多照顾的小师妹,若是在眼皮子底下被人欺负了,那也不用混了。

    “师兄师姐,他说我拎着篮子从头拿到尾,太丢脸,又说……”

    “开个玩笑而已。”

    叶湛秋没想到,小丫头会如此不见外地向千道宗的人求救,强自按下想打人的冲动,朝南佳人和尚仙强笑一声,“我就是看到这位小妹很可爱,跟她开个玩笑而已。”

    他随手摸出一颗比拳头还大的黄皮果子,放到她的蓝子里,“小师妹的防范心很重,我随口开个玩笑,马上牙尖嘴利地回刺。

    我也爱美食,不过这里的……,呵呵,这是玉琼果,三阶灵果,尝过它的味道,你再吃这些……,就不会多喜欢了。”

    他笑成如玉君子样,好像刚刚真的只是开个玩笑。

    南佳人和尚仙以及后面过来的人,看到人家随手就送出的玉琼果,不管信不信的,倒都付之一笑。

    玉琼,取琼浆玉液之意,若不是灵气不够,都要被天下所有吃过的人,推为仙果了。

    “……”

    陆灵蹊如何看不出大家想息事宁人的态度,眼睛微转,直接把那颗玉琼果又塞回到他手上,“师兄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玩,吃了你的玉琼果,我再吃这些,若真没味道了,多没意思。”

    快乐都被剥夺了,“师兄若真有意道歉,还是换一样吧!”

    “……”

    叶湛秋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选了这么个属刺猬,一碰就哭的小丫头破心境,苦笑一声,“呵呵!是我考虑不周。”他随手摸出一张下品火球符,“送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