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章 提点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送她了?

    符箓啊!

    陆灵蹊很早以前,就眼馋这东西,不过……

    远处夕阳西下,晚霞红彤彤的,血一样的艳丽,她心里打了个突,“多谢!”

    该谢的时候,还是要谢的,陆灵蹊接过来后,若有若无地打量叶湛秋,发现他把更多的目光放在南佳人和尚仙两位师兄师姐身上,心头不由一动。

    “师兄师姐,还有各位师兄,你们慢谈,我先回去了。”

    “都拿完了?”

    南佳人摸摸吃货师妹嫩生生的小脸,忍不住失笑,“回去干嘛?留下来跟我们一道玩玩多好。”

    五行秘地的传送据说是随机的,若是碰不到一块,想照顾也照顾不了,这里正有好些个宗门的人呢,师妹能留下来跟大家混个脸熟也好。

    可惜,她的好意,陆灵蹊虽然想承,奈何实在不喜跟叶湛秋呆一处。

    “我第一次见符箓呢,想回去好好看一看。”

    “呵呵!”南佳人笑了笑,“看可以,不过不能研究啊。”第一次玩,万一不小心烧着了,“符箓其实就是锁了法术在一张纸上,注入灵力就是现成的火球术。只不过,启用它的时候,只需平时你弄火球术的一成灵力便可,它方便就方便在此。”

    要不然,谁耐烦用符箓啊?

    死贵死贵的。

    若不是进五行秘地非常危险,南佳人都恨不得把身上的东西卖了换钱,毕竟她从修仙界而来,身上真的带了不少得用的东西,“呐,符箓有什么奇怪的,想看就在这看吧!”

    她随手摸出四张不同的下品符来,不过虽然是给陆灵蹊的,却也朝在此的各位道:“诸位,你们说,与西狄人对上,我们若是不能一击得中,用什么符箓最为轻省?”

    这?

    众人你看看我,我又看看你。

    西狄人是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柄大刀。

    你死我活已经是肯定的了。

    “西狄人可能也在这样想我们。”叶湛秋对这里的几个人,尤为关注些,“我们的手段,他们知之甚祥,可是他们的手段……,我们很多人却还陌生得很吧!”

    天道难测,他重生归来,爷爷却没了命!

    五行秘地里,西狄人若还如上一世般,在最开始的时候,便有意围杀大家,万一他运气不好呢?

    世事无常,更改了命运后,叶湛秋突然又畏惧起了命运。

    但能跟南佳人、尚仙结交的,都是各宗稍有能耐的,若他们能提前防范呢?

    给别人机会的时候,何尝不是给自己机会?

    叶湛秋想通后提点大家,“听说,西狄的春草部,善使一种草虫附于人身吸**血而不被人所觉。”

    “我记得那虫子不是随手便可捏死吗?”

    乐机门成泰不知道他提这虫子有什么用,“它连半阶妖兽都不算吧?”

    “是!它确实跟妖兽不搭噶,但是斗法之前,春草部的人,若先用它附于我身,等斗法之时,人家大口吸**血,试问,我们就算能随手拍死,会浪费多少时间?会不会分部分心神?”

    “……”

    “……”

    这一反问,把大家吓住了。

    他们出身修仙界,当然知道,斗法的关键时刻,任何一点的疏忽,都可能是致命的。

    就是陆灵蹊也在旁边听住。

    在对狼盗和中极珠的事上,叶湛秋挺先知的,但他爷爷的事一出,她又迷茫了。

    可现在,她莫名地觉得,那春草部的草虫,如果真按他所说,危害着实太大。

    “叶师兄,那你有办法防它吗?”陆灵蹊第一个问他,“配带熏毒虫的药囊行吗?”

    陆家行医这么多年,又常在深山大泽中寻找灵物,还真有好几个熏虫的配方。就是她身上,现在也有两个。

    “春草部的草虫跟其他毒虫不一样,算一种变异虫,虽虫体孱弱,却专爱修士精血,咬人之初,大都不觉,等你查觉了,就是大量失血可能已至半斤的时候。所以,一般的防虫药,对它也没用。”

    修士出门,谁身上不带两样防虫防蛇的药囊?

    只不过,有的高级有的低级罢了。

    叶湛秋突然有些意兴阑珊,像南佳人、成泰这样有背景的,配带的肯定是高阶药囊,那些草虫可能危害不了他们。

    但其他人就难说了。

    就是他自己,早几年做准备,却也因为修为弱小,倾尽所有也才弄了一个专防草虫的药囊。

    但防了草虫,对其他的毒虫效果就要打个折扣了。

    叶湛秋想了想,觉得还得从哪个筑基散修手中换个好点的药囊。

    反正他们不去,想来价格也不会太高。

    “那……师姐,草虫是不是很大啊?”

    陆灵蹊再问,如果很大,或者也可以防呢?

    她感觉所谓的草虫跟蚊子差不多,只不过个头大得多。

    “西狄春草部的草虫,只比一般的花蚊子大一点儿,天生隐于草,平时不仔细看不出来,只有它吸过血了,你才能看到它的肚子无可估量。”

    南佳人想过西狄人的很多手段,倒还真没想过,这一拍就死的草虫,“叶师兄出身太霄宫叶家吧?敢问师兄有何建议防治此虫?”

    叶湛秋摇头,“这东西除了好药囊,实在没其他办法。”

    “呵呵,叶师兄多虑了吧?”

    一个身着仙鹤服的少年,敲着手中的扇子,“这里离西狄草原多远?春草部就算带草虫,又能带多少来?你与其担心他们,还不如好好担心,碰到二脚部的怎么办。”

    就这胆子,他都怀疑,他碰到敢吃活人的二脚部,得腿软身软,束手就擒。

    “也许是我多虑了。”

    叶湛秋如何看不出人家的鄙夷,“不过,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事,又不是没有。诸位,我还有事,告辞了!”

    该提点的都提点过了,接下来,就不关他的事了。

    叶湛秋急着找人买好一些的药囊,没时间再在这里虚耗。

    陆灵蹊看他干脆利落地走人,忍不住怀疑什么,“师姐,要是人家真的带了好多草虫怎么办?”

    “我这就去禀告师门,你还小,无需操心。”不同于其他人,尚仙的家族很小,混迹于市井的时间较多,明白这事如果不重视,可能会有很大一部分人遭殃,“诸位,尚某也先行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