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一章 变数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一只草虫,触动了美食会上好些炼气修士的神经。

    高阶药囊,除了那些灵根资质不错,被长辈们早早关注的弟子,有几个人有啊?

    要不了几天,他们将代表修士一方到五行秘地跟西狄人拼命,以前不知草虫便罢,现在知道了,宗门总该多给点配给,多给大家一份保障吧?

    所以一场不在预期内的草虫事件,就那么一个传一个,没多长时间,就被反馈到上面去了。

    “……春草部的草虫对炼气修士而言,确实有些杀伤力。”

    千道宗内,随庆毫不在意,直接吩咐下去,“通知门内所有筑基、结丹的弟子,宗门以两倍价钱买下他们准备的高阶药囊,优先……配给炼气六层以上的修士。”

    至于才收的小弟子们,想要全部配上,可能会有难度,但算算,应该也不差什么。

    各宗如随庆所想的,不知凡己。

    叶湛秋从一筑基散修那里谋到高阶药囊回到宗门筑地时,却没想到,宗门居然免费朝炼气修士发放了。

    这?

    他站在原地呆了半晌,始终不明白,只是随口一提,怎么闹这么大的动静。

    如果各宗都这般积极应对了,那上一世西狄仅次于二脚部的春草部,还能强大吗?

    天道难测,突然因为一句话改了这么多,万一……

    叶湛天不知道该恐惧多,还是期待多,各种滋味掺杂。

    “哎,你还拿不拿?”

    太霄宫执事敲了敲桌子,“如果已有高阶药囊,就不能再取了。”他很怀疑他有高阶药囊。

    “是!弟子已经买过了。”

    如今的叶湛秋也不稀罕那点便宜,回过神后,拱拱手,直入自己的房间。

    世事,或许从他重生的那天起,便不一样了。

    只是,如今的变化对他而言,是好还是不好呢?

    曾经活着冲出五行秘地,凶名赫赫却又运气逆天的狼盗周康,一早便死在他手里。

    叶湛秋深深呼出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后悔。

    传说,那个叫中极珠的宝物,可能会提升宿主的运气。

    早知道当初就不该那么急,让周康多蹦跶一年又如何?

    他的中极珠啊!

    在修仙界,运气太重要了。

    叶湛秋在小小的房里转圈,第一次觉得,他应该再找找那珠子。

    周康死了,那珠子或许被其他人捡到了。

    甚至捡了珠子的人,也将跟他一样,进五行秘地。

    如果……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寒芒,拉开门后,紧走十数步,直接敲向一扇门。

    “谁?”

    房间里是个女孩,拉开门后,看到他很吃惊,“这位师兄,是有事吗?”

    “在下叶湛秋!”

    叶湛秋朝她一笑,“朱师妹是本地人吧,我想朝师妹打听一些事。”

    曾经高高在上的人,这一世却还非常弱鸡,要喊他一声师兄,这感觉不错。

    叶湛秋要不是知道,她的机缘,他没办法夺,都想抢一抢了。

    “噢!那请进。”

    朱培兰虽然惊讶,却很礼貌地让他进来,“不知师兄要打听什么?”没有茶,她直接以白水代替。

    “师妹听过贺兰的凉山吗?”

    “凉山?”朱培兰想了想,“听过。”

    叶湛秋眼中稍亮,“那师妹可知,凉山一带,都有哪些人被收录成新弟子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朱培兰摇头,“我只听说,大地震后,凉山的山神庙显圣,庙中的井水可治当时的时疫,很多人都到那里求水治好了病。”

    “山神庙?”

    叶湛秋呆了呆,他到凉山只匆匆去,又匆匆回,还真没在意过,那里是不是有山神庙。

    “大地震后就传名了?”

    他忍不住怀疑什么,要知道刚地震后,天地灵气还没开始回复呢。

    “是!”

    “那师妹可知,是谁帮山神庙传名的?”

    “没在意过。”朱培兰摇头,她自己的事一大堆,哪有时间管外面的闲事。

    “那好吧!最后一个问题,敢问师妹,你可知那一带,都有谁拜宗成功?他们姓什么叫什么?都拜进了哪个宗门?”

    “……”

    这问题怎么这么古怪呢,跟前面的差不多一样啊!

    朱培兰从小就被异母的兄长和姐姐追抢父亲留下的储物戒指,对身边的人犹为警惕,“如我一般,拜进宗门的人有很多,不过,我这人比较宅,在楼船上也急着修炼,实在不知其他人什么情况,要不然,师兄去问问别人吧!”

    他虽然掩饰的快,可是问到名姓时,眼中一闪的凶光,却骗不了她。

    朱培兰下意识便不喜这位姓叶的师兄了。

    流放之地灵气湮灭,他们好不容易才有机会重新抓住仙路,可老天突然就砸下五行秘地这个超级大的馅饼。

    能吃着馅饼的人有几个?

    可能大部分人,都会被这机缘压死。

    但还没碰到机缘,先被这位叶师兄盯上,实在太冤了些。

    “噢!既然如此,那我再去问问别人。”

    叶湛秋着急中极珠,倒是没想到,短短几句话,就让他这世非常想结交的人,心起忌惮。

    他在外面,连着敲开三道门,可惜,要么什么都不知道,要么知道的比朱培兰还少,凉山之名,只传在贺兰一带。

    叶湛秋终于踌躇起来,难不成,他真要一家一家去问吗?

    如果对方真的得到了中极珠,哪怕以前不懂,进入修仙界这些天,只怕也听过不少杀人夺宝的故事,能告诉他真话吗?

    可一想到,他跟中极珠将要失之交臂,又实在不甘心。

    上一世的周康,运气逆天,明明灵根资质不怎么样,却成为散魔中的第一人,早早就进阶了元婴。

    这一世,他代替了他,按理运气也应该逆天才对,可爷爷却……

    如果那中极珠是自己得到了,凭他的运气,爷爷不应该这么早就死的。

    越想越多,叶湛秋对中极珠就越发渴望。

    他终于走向一旁的陆家,敲开了陆从夏的门。

    “……凉山一带有陆信的后人?”

    陆从夏都不知道,这么重要的消息,这人为什么跟她说,“这世上姓陆的何其多,师兄凭一块测灵石就说与我家有关,是不是太牵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