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三章 先学逃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灵器到手,第二步当然是好生祭炼,做到随心而动,有如臂使。

    营地里,每个人都在努力,因为该发的东西,都发到手后,就代表,五行秘地开启的时间快到了。

    陆懔第二次敲开女儿的门,“拿着。”他塞给她一个小木盒,“加了料的迷魂香。”

    迷魂香?加了料?

    陆灵蹊睁大的眼睛里绽出一抹欣喜。

    “别高兴得太早。”陆懔没好气,“五行秘地里都是修仙者,这迷魂香,虽然无烟无味,可人家有神识,所以只能出其不意,或者预理。”

    “那……爹试过吗?”

    “咳!试过,刚在你娘身上试了。”陆懔说这话时,还心虚地回头看了一眼房门,“点了一根,燃了三分之一,她闻了差不多十息就晕了。”

    啊?

    药效不错嘛!

    陆灵蹊双眼晶亮一把打开木盒,里面整整五十根都是三寸的迷魂香,摆得整整齐齐,“爹,你做一次怎么不多弄点?”

    “小没良心的,你以为做这个容易呢?”

    陆懔没等来夸奖,却等来了埋怨,当下气得狠敲了女儿一下,“我和你娘不要留一部分啊?记着,除了西狄人,不准仗着它干坏事,我阴你娘一阴一个准,是因为你娘相信我,是因为房间小,密封着。

    到了五行秘地,别看那些修士平时嘻嘻哈哈,可那只是表面,人家心里都警惕着呢,你用的时候千万小心点,不到万不得已,最好别用,听见没?”

    “听见了,听见了。”

    陆灵蹊捂着头上慢慢肿起来的地方,“爹,我是您亲女儿不?下手这么重,万一打傻了,您就要养我一辈子了。”

    这倒霉孩子。

    说了那么多,她就只记得他打她。

    陆懔的手又痒了,不过看到女儿额头真的被他敲红了,生生地忍了下去,“灵蹊,你爷爷在外面等着我们,你是我们家唯一的独苗苗,可不能乱来,听见没有?”

    “……”

    老爹眼睛都有些红了,陆灵蹊能干嘛?只能点头,“爹,您还是操心操心自个吧,我这么机灵,又有年纪小做掩护,您和娘可没有。”

    山神前辈教的高阶敛息术,再加上她本人脸嫩,就算遇到西狄人,人家最警惕的也不会是她,“爹!”

    她收了木盒,依到父亲怀里,“到了那里,我会尽量找你们做的记号,到时候,我们一家人还在一起。”

    采薇真人说,真正危险的时候,谁都不可信,但她相信自己的父母。

    “……好!”

    陆懔轻拍着女儿,“你还在长身体,回头不要只顾方便吃辟谷丹,要多领些灵食,人家那个,比我们做的有灵气些。”

    吃食什么的,他们都不缺,但宗门配发的,灵气就是比他们从榆寨带出的足些。

    “我吃货的名声都传出去了,您还担心啊?”

    “……”

    陆懔手上一僵,可不是,他女儿是吃货呢,担心什么,都不必担心她饿着她自己。

    可是,这两天,他的心越来越焦躁,什么都担心。

    不仅仅是担心他自己,更担心同进五行秘地的妻女。

    “不担心,就是嘱咐嘱咐。”

    陆懔双手抓住女儿的肩,“我们现在试几招,我只管攻,你的灵盾,要随时能防住。”

    “好!”

    灵蹊刚点头,父亲手上的银光一闪,她想也没想地后仰横移出去。

    当!

    陆懔紧跟着刺过去,被那块似木非木的灵盾,一下子挡住了。

    当当当……

    陆懔的速度更加快了,刺、劈、挡、拉,一剑更比一剑急,或上或下,或左或右,可是每一次,陆灵蹊的灵盾,都挡住了。

    半晌后,好像她的周身都是灵盾,密不透风地把她护在最中间。

    “爹,您打到现在,是不是该换我了。”

    确定能轻松挡住,陆灵蹊觉得,她也应该试试父亲。

    “那就试吧!”

    修为比他高二阶的修士,打人什么样子,陆懔还不知道,当然要试。

    当!

    陆灵蹊一剑击出,陆懔往后退了一步,虽然他的灵盾护住了他,但是感觉那一下子,气血好像有些翻涌。

    “爹!”

    “不要留手,再试!”

    陆懔的脸色虽然有些发白,可是如果在这里试都不敢试,那到五行秘地,他能干什么?

    当!当当当……

    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父亲的灵盾,确实挡住了她的剑,可是陆灵蹊看得出来,他消耗灵力的速度,远甚于她。

    收手的时候,父女二人的脸色一样的白。

    他们都把发下来的灵器,做到了有如臂使,可是面对高阶修士的攻击,做到了又如何?真能挡得住吗?

    “……趁着现在还有时间,一定要把飘渺无行决修好。”

    打不过,挡不住,那逃呢?

    陆懔好生舍不得女儿,可是到了此时,想退出千道宗,根本是痴人说梦。

    “你娘高我一个等阶,我勉强能挡住,可是对上你,就算能挡……”

    陆懔艰难地咽了一口吐沫,“也绝对坚持不了半刻钟。”哪怕有补灵散,有上品灵石,这样被动地挡,实在太危险,“灵蹊,你爷爷在外面等着我们。”

    作为儿子,他无法软弱,作为父亲,他更不能软弱,“平时尽量避着那些修士和西狄人走,如果在五行秘地里,我们不能汇合,越到后面,越要像惊弓之鸟,发现动静,就远远避开。”

    秘地越到后面越危险,因为人人都有点收获了。

    杀人夺宝,据说是秘地里的不二法门。

    到了那种时候,也许看到人时,逃都迟了。

    陆懔现在好生庆幸,换天阵在女儿手中,“如果什么地方都不安全,就藏在换天阵中,哪也不要去了。”

    采薇真人说了,到了时间,五行秘地,可能会自动把里面的人,再吐出来。

    “不要舍不得灵石,爹这里还有……”

    “爹!”

    眼看父亲要掏灵石,陆灵蹊忙止住,“爷爷的灵石,都在我这呢。”最好的都在她这里,“您现在就回去跟娘一起练飘渺无行决,回头我们比一比。”

    打不过,挡不住,那就只剩最一个办法,逃,把逃的法门,练到极致,或许也能逃出一片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