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四章 飘渺无行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修仙者与凡人的差距,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可低阶修仙者与高阶修仙者的差距,在某些时候,更让人绝望。

    五行秘地会死多少人?

    陆灵蹊不敢想,她在室内御使飘渺无行决,几乎把自己的身影拉成了无数残影,全都奔跑之中,她们彼此相撞又彼此追击,好像无处不在。

    可是她没办法安心,只想快,更快,更更快……

    除了他们这些新晋弟子,不论修士一方,还是西狄人一方,修为几乎全比她高好几个阶位,不跑快点,怎么逃?

    不仅她要快,爹和娘也要快。

    “爹、娘,飘渺无形决配合我后来教你们的敛息决用,效果可能更好些。”

    在无数次的奔跃中,陆灵蹊想不通,前辈修士发明了那么多法术,怎么就没研究出隐形的法术呢?

    如果有这样的法术,他们一家或许就可以平安走出五行秘地了。

    “神识是修士最厉害的眼睛,采薇师叔说,在修仙界,修士基本都忘了用眼睛,他们习惯用神识。”

    再次面对父母,她把自己在已学的法术里,找到的那点希望连忙说出来,“我在美食会上,跟南佳人师姐他们转过一小会,发现,他们确实喜欢用神识,所以山神前辈教的敛息术,对我们就非常重要了。”

    要是隐藏的好,就像第一次遇到叶湛秋一样,她把他看得清清楚楚,他却毫不知道她。

    “你闭上眼睛。”

    蒋思惠早从夫君那里知道他们比试的情况,见女儿又如此急切,跟陆懔互视一眼,在女儿刚闭上眼的时候,移形换位,“灵蹊,你的神识现在能发现我们嘛?”

    “不能!”

    “所以你放心,敛息术我和你爹也想到了。”

    他们敲开女儿的门,也是要告诉她这一点的。

    蒋思惠很欣慰女儿的聪明,“现在睁开眼睛,按我们所走路线,全力追击我和你爹。”

    房间太小,如果女儿不按路线追,他们可能二十息都坚持不到。

    两条人影在房间奔袭起来的时候,陆灵蹊紧随其后。

    飘渺无形决也需要灵力的支持,但只要不是灵力耗尽,在速度上,比一般的掠风决快上十倍二十倍都不止,除非用上品飞行灵器追,但那东西,只能在天上,而飘渺无形决,不仅能行于天,还能行于地,更合复杂地形。

    父亲炼气四层,母亲炼气五层,父亲的速度并不比母亲慢,追了百息后,陆灵蹊对五行秘地的绝望,总算又消去了些。

    追不上就好。

    现在还剩的问题,就是老祖宗传下的这门功法,有多少人会?

    如果陆家的人都会,或者太霄宫的人都会,遇到他们的时候,要更小心。

    ……

    陆家三人在紧锣密鼓地做临行前准备时,高空中代表五行秘地的古画,已经完全脱离了血色,再也没有符文降下。

    画下的百多元婴真人,此时已能隐隐感应到来自古画的某种吸力了。

    只可惜这种吸力,对他们却另有种排斥。

    “快到时间了!”西狄元嗔上人笑看修士一方,“各位准备了这么长时间,怎么临到头来,呵呵……,反而迟疑了?”

    修士一方没人理他。

    就算没有他们在这边新收的弟子,己方的炼气修士在数量上,也不差于他们。

    “在我们草原上,狼永远是狼。”

    元嗔笑得非常自信。

    边境战场上的低阶战域,修士一方的伤亡,大都在他们之上。

    “呵呵!”秋宇真人皮笑肉不笑,“我记得,你们也杀狼吧?当年游历草原时,好像还亲眼看到过几个落单的二脚部人,被哪个部落的……”

    在西狄人都看过来时,他笑拍了拍额头,“哎,年纪大了,记不住,只记得那些二脚部的人被敲断了腿,然后被拖着一路流血,诱狼了。

    说来,我一直不解,狼那么厉害,怎么这些年也没占据西狄成为主人啊?”

    哈哈哈……

    修士一方大笑。

    黑着脸的元嗔正要再开口,被紫衫一把拦住,“原来道友还曾游历过我们西狄?”他的脸上平静无波,“那不知,道友对狼和羊,又如何看。”

    “呵呵,狼肉不好吃,羊肉也不好吃。”

    秋宇看他一瞬,接着笑道:“还是我们修士的灵米好吃。”如愿看到紫衫的脸皮抽动,他心情大好,“通知各方,早做准备,秘地开启,最迟不过明后日。”

    低阶修士还需睡眠,虽然打坐也能回复精神,可是五行秘地,有西狄人在,就注定了是杀戮场。

    在那里,不要说睡眠了,就是打坐,都得睁着一只眼。

    安全起见,最好大家在进去之前,都好生睡一觉,养足了精神。

    一群老狐狸,哪不明白他的意思?

    五行秘地,最开始才是最危险的。

    采薇真人收到这边师伯的传音时,神识笼罩营地,触动各个低阶修士房间的禁制,“暂停修炼,好生休息!”

    南佳人本在打坐,听到的时候缓缓收功。

    她明白,要到时间了。

    点上一支梦甜香,翻身就躺到木塌上。

    南家做为千道宗的附属世家,当然有人在西狄草原的边境做宗门任务。

    短兵相接,在最开始时修士这方的伤亡总会比西狄人多。

    但是时间长了,彼此伤亡的数据却会慢慢拉近,甚至反过来。

    南家无数族人的经验告诉她,西狄人最开始最喜欢用雷霆手段吓住修士,如果你不受他吓,反过来用雷霆手段见一个杀一个,他们更像绵羊。

    做为宗门内定的内门弟子,她除了五行秘地的任务,还有截杀西狄七人的任务。

    七是最低的数,杀得越多,奖励也就越多。

    南佳人摸了摸挂在腰间的身份牌,扯扯嘴角后,呼吸渐渐悠长起来。

    不远处的房间里,陆家三人停止了追击,额上都有层薄薄的汗,陆灵蹊一个净尘术打下,非常想拉住母亲,跟她说,她要跟她睡。

    可是看看父亲和母亲拉在一起的手,只能咽下到口的话,“爹,娘,那我休息了。”

    “嗯,好好休息吧,我们走了。”

    蒋思惠虽然想留下来陪女儿,可是夫君有时候更像小孩子,只能先哄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