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五章 交待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陆灵蹊知道,进了五行秘地,想安安稳稳地睡个觉,会很难很难,所以,送走爹娘,便迅速爬到木塌上。

    她累了好些天,再加上年纪小,闭上眼,没多会便睡得天昏地暗。

    从修士的营地,到西狄人的营地,一下子就安静了好多,双方都希望小弟子们,能以饱满的精神,进到五行秘地大杀对方。

    时间似慢实快,等陆灵蹊朦胧睁眼,还没想好,是再睡一会还是起床的时候,外面已然响起三长一短的敲门声。

    “灵蹊,起来了。”

    父亲和母亲精神饱满地站在门外,看女儿还睡眼惺忪的样子,不由好笑,“你这一觉睡得可真长,都快五个时辰了。”

    陆懔一边说,一边看夫人给女儿打净尘术,深知夫人想陪女儿的心,“我和你娘都在外面等了大半个时辰,要不是大家都起了,你娘还舍不得叫你的门呢。”

    陆灵蹊懒得理霸娘的爹,只拽着母亲,“娘,不是还没到时间嘛?要不然,你再陪我睡一会呗。”

    “现在可不行。”

    蒋思惠给女儿理理头发,“外事堂正给大家分发进秘地装东西的玉盒,一人有三百个,我和你爹都领过了,你也要去领。”

    以前可遇而不可求的美玉,现在却好像烂大街了,都被制成了玉盒,让她不能不感慨万分。

    “另外,还有辟谷丹和灵食,我和你爹都领了辟谷丹,但你年龄还小,只准领灵食,回头,我们再匀一些辟谷丹给你。”

    灵食能保证女儿身体的成长,但五行秘地里,总有不方便的时候,所以,辟谷丹也一定需要。

    “噢!”

    陆灵蹊点头,由母亲把自己整理好,到外事堂那里排队。

    只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些年纪比她更小的孩子,反而被排到了另一边,好像东西暂时不能领。

    大人的队伍没几个人,很快便轮到了她。

    “林蹊啊!”

    楚天阔看到她,放出大大小小三百个玉盒后,倒没例行问要辟谷丹还是灵食,直接摸出四个乾坤大木盒和一瓶辟谷丹,“五行秘地具体有多长时间还不清楚,所以宗门尽最大的可能,为你们配了五年的辟谷丹和灵食。你年纪还小,以灵食为准,辟谷丹为辅,拿去吧!”

    “谢师伯!”

    不用从父母那里匀,陆灵蹊当然是高兴的,把该收的东西,全收到储物袋里,一礼告退。

    “爹、娘,不用匀辟谷丹了,楚师伯帮我配好了。”

    陆懔和蒋思惠就在不远的地方,自然都听到了,看到蹦到面前的女儿,一齐朝楚天阔行了一礼。

    “趁着现在还有时间,我们回去吃碗长寿面可好?”

    “好啊!”

    陆灵蹊明白母亲的意思,一家三口齐聚在她的房间,拿出早前为二十万里寒漠而准备的小泥炉和小吊锅,倒上高汤,她伸指小心释放火球术的高温。

    “五行秘地到底有多长时间,连宗门都说不准,所以,灵蹊,家里准备的那些吃食,你也千万不要随便扔了。”

    陆懔一边帮夫人和面,一面叮嘱女儿,“那都是你爷爷和我们辛苦准备的,听见没有?”

    “我又不傻!”

    陆灵蹊觉得父亲越来越啰嗦了,“我也帮着煮了好多鸡蛋呢,爹、娘,我们要是一时聚不到一块儿,你们想我的时候,就吃一颗鸡蛋。”

    ……

    恐怖的前路,要不了多久就要踏入,营地里,真没多少人能像他们一家三口那样淡定。

    但事已至此,谁又能半途退出?

    “楚师伯,我们还不能领东西吗?”

    战战兢兢等在一旁的十五个小弟子,看到大家都拿了东西,小心地问楚天阔。

    “你们啊!”

    楚天阔笑了笑,“你们年纪更小,祖师有言,十岁或十岁以下者,不必去五行秘地了。”

    西狄人虎视眈眈在旁,两位长老在最后一刻,到底心软了。

    “不,不用去了?”惊喜好像在每个孩子的脸上绽放,楼船在半道上被西狄人劫杀,当时他们大多正在甲板上,虽然被救,可是心里真的落了好些阴影。

    美食会上,还有平时听大人们的谈话,好像他们进去,真的非常危险。

    现在不要去了,怎么能不高兴?

    “是!不用去了。”楚天阔微笑,他也很高兴两位师伯能做此选择。千道宗一向禀承正派,让这么点大的孩子进去给别人当炮灰,他的心也不安乐,“不过,修炼不可懈怠,后天这里会再起一个讲经堂,你们上午听课,下午修炼,半个月一抽查,抽查不合格者,可是要打板子的。”

    “是!”

    十五个孩子,整齐划一地应下。

    ……

    吃饱喝足,又检查了身上装备的陆家三人,再出来时,马上感觉到某些不对。

    走廊上有很多人,不过,大家小声谈话的时候,好像都在怕着什么。

    那些从修仙界而来的炼气高阶修士,面容都严肃的很,似乎跟以前不一样了。

    不过,听说十岁和十岁以下的孩子不用去五行秘地了,若说不羡慕,那肯定是假的。

    陆懔拉着女儿,好想叹气。

    他的女儿怎么就早生了两年呢?

    “爹!”陆灵蹊好像知道父亲所想,垫起脚在他耳边轻声道:“我比您还厉害呢。”

    咚!

    毫不意外,额头就被敲了一下,陆懔拉着女儿和夫人又迅速回到房间,关上禁制,“陆灵蹊,现在老子告诉你,到了五行秘地,你的修为就只有炼气三层。”

    什么?

    蒋思惠望了丈夫一眼后,神色微动,“对,我们一家都只有炼气三层。”

    她调转敛息术,修为气息瞬间下落到炼气三层。

    “出头的椽子先烂。”

    陆懔瞅瞅夫人,眼露一丝笑意,“灵蹊,你明白了吗?”

    陆灵蹊摸了摸脑袋,“明白了。”

    “别装可怜,我又没下重手。”马上就要分别,陆懔哪里舍得真打女儿,“刚刚外面有什么不对,你看出来了吗?”

    有什么不对?

    陆灵蹊想了想,“好像……多了好些肃杀之气。”

    “不错!”陆懔点头,“到了五行秘地,不要想着抱同宗师兄师姐的大腿,相遇一处,没意外的话,西狄人最先盯的可能就是他们,他们有些人,只怕也会竭尽所能,灭杀西狄人。所以,我们尽量离远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