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七章 迷林(二)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西狄人都是炼气高阶,绝对的碾压她,陆灵蹊连忙把敛息术运到极致。

    她不能让人家看到她,要不然小命可能就要没了。

    虽然新晋弟子都没什么身家,可是她自己知道,她有身家啊!陆灵蹊首先想到的便是自己的两个储物袋,两个纳宝囊。

    当然了,对方可能比她还有钱。

    从修仙界而来,灵石、丹药、符箓、阵盘什么的都不会缺,要是能发上这么一注大财……

    一阵轻风来,陆灵蹊连忙止住自己这不切实际的梦想,人家有那么多东西,修为又比她高,她凭什么去反杀人家啊?

    她小心抱着枝干,透过枝叶,看那人如何走。

    这破地方她走不出去,但这人肯定比她厉害,或许可以跟着他走出去。

    巴音原还以为,五行秘地遍地是宝呢,可是这里是什么鬼?

    虽然也有好几颗珍贵的铁桦木,但年份明显还不到炼制法宝的程度。

    他围着其中最大最粗的一颗铁桦木转了一圈,狠狠呸了一声。

    观察铁桦木的时候,他其实对外面的环境也没放松,可惜神识和眼睛俱放到极致,也没看到这里有其他人。

    嘭!

    一脚在铁桦木上狠狠踢了一下后,他摸出罗盘,想看看方向。

    远远的,陆灵蹊不用猜都知道,那罗盘指针在乱晃。

    嗷~~~~

    拿罗盘看不出方向,巴音干脆两指放入口中,一声长长的好像狼啸的声音,传出极远,然后,他侧着耳朵倾听这周围有无同伴回音。

    可惜,好半晌,只闻沙沙的枝叶轻动声,其他的一丝也无。

    嗯?

    鸟声没有,虫声也没有。

    巴音后知后觉,终于感觉到某些不对,弯刀甩出,咻的一声,破空音才起,好像切豆腐般,咚咚咚……,十数根树木,拦腰而断,“朋友,你的阵法不怎么高明啊!”

    他严重怀疑是被修士阴在某一阵法当中,“你信不信,老子能一把火烧了你这破阵?”

    一把火烧了?

    远远抱着树的陆灵蹊吓了一跳。

    她还在树上呢。

    眼见人家手上的一个火球术冒出来,吓得心脏嘭嘭跳。

    对方这么狠,很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西狄二脚部,破林子太古怪跑不远,遇到他们,出去一定是死,最有可能被人家当灵食吃了。

    不出去……

    要是真能烧出一条路来,或者用灵气护罩撑一段时间,可能还不用死。

    陆灵蹊强自按下心跳,终于又抱紧了枝干,屏息看他动作。

    巴音亮着手中的火球术,观察半天没动静,到底又熄了火。

    能布阵对付他的,只能是那些炼气高阶的修士,若真在人家的阵中,对方这么长时间,不可能毫无动作。

    五行秘地没人进来过,这里的样子,或许也是正常的。

    咻咻咻……

    弯刀再出,他一路上前的时候,一路砍伐。

    想要砍出这里真正的动静来。

    树上的陆灵蹊悄悄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诈人的,幸好自己沉住了,要不然……

    她看着人家一路砍向远方,倒也不下去,反正有那一路倒地的树,只要人家能走出去,她跟着也一定能走出去。

    砍了一路,巴音没发现这里有任何动静,天地好像只有他一个,真是越砍,心中越是没底。

    可是,自己若是不闹点动静,心中更没底。

    嗷~~~~

    狼嚎再现,可惜侧耳间,还是没有同伴的回应。

    巴音无奈,只能一路把树砍过去,不过,这一会,他为了省力,却只砍挡路的。

    陆灵蹊站在树上,发现人家越走越远,好像真要没影了,不由奇怪。

    难不成这破地方,真的只要砍几颗树,便能走出去?

    那她之前的折腾算什么?

    她异常郁闷地吐了一口气,严重怀疑这里真的是鬼打墙,只是鬼也怕恶人,所以放人家走了。

    咻!

    咔……咚!

    一颗大树倒下,原来早走没影的西狄人,突然又出现在不太远的地方,只不过,那一刀劈出后,他好像也感觉到了不对,迅速回头。

    身后哪有一路砍倒的树?

    倒是更远些的地方,有他最开始砍倒的十几颗。

    这?

    不仅巴音的脸上惊疑不定,就是陆灵蹊也震惊不已。

    巴音拿住弯刀,打量四周,然后,按之前迈出的步子,往后退了一步。

    只是,哪里能退到该退的地方?

    他真的就因为那一步,被传送回来了。

    “迷踪阵?”

    巴音狠戾的目光再次望向四周,“谁?给爷爷出来,这般藏头露尾,你也算修士?”

    陆灵蹊紧紧抱着树干,一声也不吭。

    她来得比较早,可以确定,这里应该没有其他修士。

    如果真有哪个厉害的修士,看到最开始困住的她,不太可能就那么放任着吧?

    毕竟,她看上去,只会是炼气三层的新晋小弟子,随便一招,便能灭了她。

    “装聋作哑,不出来是吧?那爷爷就看看,你的迷踪阵,到底有多厉害。”巴音气得弯刀再出,咻咻几声,又是一片大大小小的树木倒下。

    这一次,他换个方向,一路砍去。

    陆灵蹊待他走远,忙从树上掠下,以飘渺无形决,往他最开始砍的路去。

    因为速度快,没一会,她便站在倒下的最后一颗树前。

    远处,还是跟这里一样的林子,她看着西狄人踩下的脚印,往前一踏。

    无知无觉,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可是她被传送回了西狄人第二次砍树的地方。

    这便是迷踪阵吗?

    陆灵蹊好想挠头,她不懂阵法呀!

    怎么办?

    转了两圈,心中危机感日盛,怀疑那个西狄人一会要再次回来,她忙隐入路旁的视线好,别人又不容易发现的大树。

    这地方,人家已经砍过一遍了,应该不会再来砍第二次。

    果然没多久,巴音再次被传送回来,他一声姥姥的,就再选一个相反的方向砍去。

    等到第三次被传送回来,陆灵蹊看他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这一次,他没再另选方向,反而顺着之前刚开的路,又急奔了回去。

    可惜离得太远,她看不到他的试探,只能静心等着。

    巴音再次站回他原来的脚印前,手上灵力全涌,一连数个劈山掌劈向前方他不能踏足的密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