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八章 沙河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哗啦啦!

    树林好像被什么东西震了震,站在树上的陆灵蹊眼睛稍亮,连忙悄悄掠往西狄人所在的方位。

    她修为弱小,要想出去,说不得得从人家那里想办法。

    劈山掌连连而下后,巴音心中稍为有底。

    只要有动静,就说明他走的路子没错。

    此时,他顾不得哪个混蛋用这阴招困人,只想迅速出去,否则五行秘地里的好东西,都要被别人抢走了。

    轰!轰轰轰……

    一掌又一掌,前方空气荡起一圈圈的涟漪,半晌之后,看这波动,巴音往口中倒了一瓶补灵散。

    他可不想出去的时候,因为灵力半损,被外面的混蛋捡便宜。

    咻!

    在空气中的涟漪还未完全消失,口中的补灵散也没完全咽下,巴音的弯刀,迅速认准一个点击去。

    啵……

    偷偷潜藏在后的陆灵蹊,好像听到了什么破开的声音,睁大眼睛的时候,发现那个西狄人一脚踏出,好像踏过水面一般,一闪便没了影。

    这?

    陆灵蹊连忙奔出,虽然万般想要跟着,到底又站在人家的脚印前。

    若真跟着人家冲出去,万一他回头反手就给她一刀怎么办?

    西狄人可不会对修士手软。

    再等等!

    默默从一数到一千,她才在指尘上燃起一点火苗,往人家钻出的地方按去。

    她想先试试,能不能再把这方空气弄点涟漪出来。

    让人没想到的是,空气中的波纹非常容易地再现,她好像烧出了一个洞,但洞的那一边,黑黑的,还没看清楚,陆灵蹊的身体突然不受控制地被什么力量推了过去。

    呀!

    陆灵蹊连忙回头。

    可是身后哪有林子?

    但前面西狄人去的地方,好像是林子呢?

    最起码不是到处的黑。

    怎么办?

    陆灵蹊再次点亮手上的小火球,往身后的来路按去。

    只是,这一次,不论如何加大灵力,都没一点动静,好像她的火球术,真的只是一个小火苗。

    所照之地,连半米都不到,亮光在这里,似乎被压制了。

    火苗在手上慢慢熄灭,陆灵蹊的眼睛和神识,终于适应了这方世界。

    她似乎站在一个巨大的沙洞里,到处都是黑色的细沙,沙中偶尔杂着或金或白,或青或红,或蓝或绿各种颜色的沙。

    低头可以看到,细沙如水般在脚脖子上流过,它们缓缓地向前方涌动,安静又美丽。

    陆灵蹊轻轻吁了一口气,干脆弯腰捧起一把细沙,放在眼前观察。

    冰冰凉凉沙的触感,没错了,但……这真是沙吗?

    采薇师叔说,五行秘地截取寒漠荒园的灵气很多很多年,如果是灵石沙之类的可以理解,可她试着吸收,却什么都吸不到。

    陆灵蹊打量四周,不明白,她到底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沙洞似乎并不高,只不过上面和两侧流动的沙河,却不会掉下来,它们也与这地上的沙河一样,一路安静往前流去。

    陆灵蹊也不知道该松气好,还是该提气好,这样的沙洞,应该是憋闷的,但内呼吸转为外呼吸尝试吸一口时,感觉这里的空气,比钟乳洞的还要轻灵,让人吸了一口后,想要再吸第二口。

    她不为难自已,干脆就转成了外呼吸。

    低头再次捞沙,脚下数寸后,沙河的密度好像在增加,很有些重量了。

    但捞起的沙,与前似乎又没分别。

    望望四周一直流动的沙,陆灵蹊踌躇半晌,终是放出了灵舟,坐上去由着它顺流而下。

    这里虽然一样的安静,虽然闻不到一点流水声,却不像树林那样,给她一种慌张和焦急感,坐在灵舟上,她难得地安心又安宁。

    灵舟随着沙河匀速前行,路过一段彩沙非常多的路段时,她都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坐船行于星河的感觉。

    每年的夏夜,她都喜欢跟爷爷躺在外面的竹床上,一边听他说故事,一边看着天上的星河,幻想自己躺在星河之中。

    现在不用幻想了,倒像是真的。

    陆灵蹊忍不住捞起一把沙,看着它在指缝慢慢滑落。

    咕!

    肚子突然响了一下,陆灵蹊侧耳又听了一声,忍不住笑了,拍拍手上的沙,干脆摸出一块紫米糕,细品慢咽。

    她在怪异树林那么长时间,神经一直崩得紧紧的,一直没吃东西呢。

    不过,渐渐地,她忘了口中的美食,前方好像是山丘,但她的灵舟,还是顺着流动的沙河,一路向上。

    这?

    看看四周,沙洞似乎变大了起来,两侧的沙壁不知何时不见了,地上流转的沙河与天上流动的沙河,在远方似乎混在了一起。

    就要上到沙丘顶了,陆灵蹊反应过来,连忙把紫米糕几口吃尽,双手扶住灵舟的船帮。

    果然,沙河向下的速度,迅速快了起来。

    远处几条沙河混到了一起,激起沙浪,彩沙越翻越多,远远看着它们,似乎化身彩蝶翩翩起舞。

    陆灵蹊忍不住控制灵舟向彩蝶行去。

    巴掌大的彩蝶被她用一只玉盒,一把兜过来。

    可惜,落到盒中时,它们就好像失了灵性,又变成了静静的彩沙。

    陆灵蹊不在乎它变成什么,反正一下子捞到这么多漂亮的彩沙,她挺高兴的。

    反正年纪还小,她有喜欢漂亮东西的权利,也有玩的权利。

    爹娘说了,到了五行秘地,如果分开了,她不能去管他们,也不能去想他们。

    能做记号,或者能找到他们做的记号,固然是好,但如果没地方做记号,也找不到他们做的记号,一切以自己为上。

    怪林是个奇怪的地方,这里也是奇怪的地方,爹娘也不可能这般巧地,能在这里跟她碰上。

    天地间,现在只有她一个。

    不找点开心事做,也太可怜了。

    不远处,多道沙河汇聚的地方,再次激起沙浪,彩沙越聚越多,随着翻涌的沙浪跳跃着,看上去像彩灯在照耀四周。

    陆灵蹊用灵力强行停住灵舟,想等它们再多点才收集。

    观察半天,她非常确定,沙浪会自淘彩沙,不仅如此,它还会把相同颜色的彩沙慢慢地淘到一起去,虽然偶尔也有其他颜色的彩沙混进去,却不是那种全混的。

    半晌后,陆灵蹊再次把玉盒拿在手上,在灵舟行过时,伸手一兜。

    跳跃的彩灯,再次落成一盘散沙装在玉盒里,虽然失了很多灵性,可是一样漂亮得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