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九章 迷魂函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巴音冲出那片林子的时候,手上的弯刀随时待发,只怕自己的身家性命,便宜了布阵之人。

    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神识一扫再扫,却没有以为的敌人,入目所及之处,哪有一点修士活动的痕迹?

    好在,林中虽然没找到鸟,却看到了一条虫。

    嗷~~~~

    指放口中,一声狼嚎长长啸出。

    这是西狄人彼此聚拢的信号,若这周围人有西狄人,必然会给个回音。

    嗷~

    果然,远方传来和声,只是那声音,刚刚响个声,就好像被什么打断了,巴音原本期待的神态瞬间被杀气所盖,急急向那边掠去。

    这边,正与这个西狄人对战的凌雾,怎么可能给他们一起对付她的机会?

    趁着他向同伴求救,她的拳头,一拳比一拳狠,直打得他无法聚起灵气护体。

    原本十拳还能还上两三拳的,现在,却是连最后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嘭!

    又是一拳狠狠挥来,可是早被打得眼冒金星的他,身体根本做不到有效的反应,陷入黑暗前,只看到一只眼珠子带着惊恐带着无数红红白白的东西,脱离了眼眶。

    凌雾腰间挂的身份牌一闪,似乎收集到了什么数据,她顾不得看它,也顾不得给自己打净尘术,迅速捞起西狄人的储物袋,在人家援军未到之前,急急避开。

    刚刚的那声狼啸满是劲力,她现在的情况,可不适合再打一架。

    巴音赶到的时候,只有族人被打爆,还剩半个脑袋的尸体。

    显然,对方也是个体修。

    他们西狄人因为环境的不同,体魄强大,最开始时大都以武入道,按理来说,不动兵器,只以拳头,修士不可能是他们对手才是。

    半晌后,检查完的巴音,握着拳头一阵骨节暴响,连地上的尸首都不管,直朝凌雾离开的方向奔去。

    凌雾很快便感觉到后面的人追来了。

    一颗补灵丹,迅速被她含在口中。

    她早是炼气大圆满,要不是五行秘地开启,早半年前就进阶筑基了。

    从修仙界而来的炼气弟子中,至少有一半跟她一样,抱着宗门赐下的筑基丹不服,视五行秘地开启的条件,随时更改修为。

    炼气弟子中,她的修为更不差,休息了这一会,灵气又补足,如何会憷西狄人?

    几颗荆刺子被她按方位,扔进不同的地方,随意掩盖后,凌雾便等在当场。

    今天是进五行秘地的第一天,今天多杀一个西狄人,说不得,修士这方,便能多活一个人,所以,累点就累点吧,反正也算宗门任务。

    巴音在能看到她的地方住脚。

    对方居然是个女修?

    这实出他的意料之外。

    更何况,人家还停了下来等着他。

    想到族人被打爆的脑袋,巴音心念电转,哪能不知道,人家是硬茬子。

    他刚从迷踪阵逃出,布阵的修士虽然神龙见首没见尾,但既然人家的大阵布在那里,本人一定不会离多远。

    让凌雾诧异的是,对方死死盯了她一会后,居然调头就走。

    咦?

    既然追了,为何又这样?

    “嗨!胆小鬼,跑什么跑,姑奶奶在这呢。”

    巴音离开的速度更快了些。

    凌雾撇撇嘴,只能把布好的荆刺子,又重新捡回来。

    荆刺子是峰主仪芬真人特意赐下的,看着软软的,连上面的各种小刺,也是软趴趴的,但她早就祭炼好了,真在打架的时候被人踩到……

    凌雾小小地叹了一口气,前面的那一架,没来得及布,刚期待的这一架,又这么莫名其妙地没了。

    唉,想要等荆刺子逞威,看样子,还要找机会啊!

    天要黑了,凌雾无意跟性格谨慎的西狄人死磕,随意选了个相反的方向离开。

    到现在,她其实也不明白,五行秘地怎么是这个样子。

    这大半天下来,真没有入眼的东西。

    所有进来的修士,都不明白这里是怎么回事,但有过一世的叶湛秋却知道,他们还没到真正的五行秘地。

    现在所处方位,只是一个叫迷魂函的地方。

    当年从五行秘地活着走出的修士和西狄人,对这里的描述莫衷一是。

    有的说,这里有大机缘,有的说,这里屁都没有,还有更多的则说,这里有鬼,只不过,那些鬼,可能是存在的,也可能是不存在的,甚至有可能,就是活着的自己,从来都没人能说得清。

    有人在夜晚的鬼市中得到了宝贝,甚至得了古修传承,有人失了魂,精神分裂,也有人信誓旦旦地说,迷魂函的夜晚,与地府鬼市相通。

    事后,一些大能猜测,迷魂函的夜晚,可能与古修时代的某一时空相连,只不过,想从那里带回东西,得靠机缘,一不小心,可能就迷失在里面。

    上一世,各宗新收的弟子,大都迷失在此,他们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叶湛秋不想碰到这样不可测的机缘,宝贝他有,古修传承也知道两处,现在,他的命运只想握在自己手中。

    ……

    沙世界里没有白天,陆灵蹊采了不少彩沙后,终于意兴阑珊起来。

    沙河好像了无尽头,不知道要流向何方。

    回路她是走不通了,去路还不知道在哪。

    自从用飞剑,朝远处顶上的沙河甩了几剑,眼睁睁地看人家不动声色,还是自己流自己的时候,她真是懵的慌。

    之前,她生怕把它弄塌了,活埋了自个。

    可是,一点点试探后,她再也不想动了。

    头顶上的沙河跟地上的沙河,似乎没什么不一样。

    沙一样能抓起来,也一样会有激流淘出彩沙,甚至那样的彩沙,她都装了两盒子,却没看到,上面的沙河,能自己落下一颗来。

    但是,这里又没有任何护罩。

    抓一把地上的沙,按到头顶上去,人家就好像打个水漩,一会儿就混到了一起,也没排斥。

    学之前的西狄人,只朝一地发力,可惜把自己累了个半死,人家该怎么流还是怎么流。

    陆灵蹊现在真担心,她困在这里走不出去。

    从一个困地,跑到另一个困地,真是没地方说理。

    唉!

    小小地叹了几口气,她终是由着灵舟向前,自己半阖了眼,慢慢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