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十一章 作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把后背露给西狄人,陆灵蹊如何愿意?

    “多谢姐姐厚意,不过……”小丫头偷看了一眼图里埕,似乎极怕,“我还是走着好,走着,有什么不对也一样能报。”

    走着,她还可以随时用飘渺无行决开溜。

    山娜只是一时的恻隐,人家不愿意,当然也不会勉强,直接放开禁锢的灵力,由飞毯顺着沙河自己向前。

    沙河的流动并不快,陆灵蹊很轻松地跟在一旁。

    “图里埕!”山娜突然想到了什么,“你之前说跟人打架进来的,那对方也进来了吗?”

    “进来了。”图里埕点头的时候,还斜了陆灵蹊一眼,“那家伙使的一把好剑,我们从外面打到里面,不过到了这里后,他害怕把顶上的沙河打塌了,跟兔子一样,跑没影了。”

    到现在屁的灵物都没捡着,还吃了一点小亏,他真的想弄点好肉尝尝。

    草原上的人肉,因为常年吃着羊肉,一样带了点膻味,反而人族的修士,肉嫩味美,尤其这还没长成的小丫头,听说那肉,还自带一股少女的体香……

    让陆灵蹊没想到的是,坐在飞毯上的某个家伙,居然对着她吸溜了一口口水。

    “图里埕,给我滚下去。”

    山娜突然一脚踢来,这混蛋想吃人肉的样子,实在恶习了她。

    嘭!

    图里埕不防,再加上灵力不继,居然真的被她踢了下去,“干什么干什么?”他又没想吃她,至于吗?

    那吃人也理所当然的样子,让陆灵蹊再也忍不了了。

    这世上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

    她防不了,山娜就算愿意护她,可人家是同伴,他灵气回复,真的耍无赖仗着修为冷不丁地出手,陆灵蹊有些不敢想。

    “山娜,我不管你们春草部怎么行事,但我二脚部喝酒吃肉,亦是传统,你管得着吗?”

    图里埕看人家的飞毯真的不管他,一路往前,气得直喘气,朝脸色苍白的小丫头喝道:“还看什么看?过来扶爷爷。”

    扶?

    陆灵蹊瞅到山娜的飞毯已经行到四十米开外了,连忙过去扶这位‘爷爷’。

    图里埕怎么能想到,一只随手可灭的小蚂蚁敢跟他亮爪子?

    飞剑掩在袖中,陆灵蹊虽然非常想砍他脑袋,可对方的手伸着,真要动剑,反应快的,舍一条膀子护命没问题。

    对方两个人,她只有一次出手的时间。

    陆灵蹊借相扶的时候,瞄准他的心脏。

    卟!

    图里埕左胸处一凉,直觉坏了,体内仅剩的一点灵力连忙运起,骨节咔咔一响,原本想要横切一下的陆灵蹊马上感觉不对。

    “大胆!”

    所有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自感夹住了她的剑,图里埕一掌拍下。

    陆家世代行医,自然知道有些人的心脏不是长在左边,此时机会错过不再来,在对方一掌拍来的时候,陆灵蹊几乎想也没想地抬脚一踢,借他的力道拔出自己的剑时,她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顺势一捞,硬生生地把他腰间的储物袋也拽走了。

    “找死!”

    山娜听到后面图里埕咬牙切齿的声音,摸起弯刀大怒回头,却没想到,这个二脚部的混蛋胸间飚血,探出的手正好被小丫头一踢再踢。

    咦?

    陆灵蹊哪敢跟他缠斗,杀不了人,她抢了他东西是真的,在山娜还没赶来前,她迅速以飘渺无行决急掠远方。

    这?

    山娜呆了呆。

    小丫头这速度不得了啊!

    “你给我站住。”

    图时埕的所有身家全在储物袋里,体内灵力再动,止住胸间血的时候,他亦急追而去。

    只是,一步差,步步差。

    再加上他的灵力不继,山娜只见他哇哇大叫着,越追越远,不知道是笑呢,还是笑呢。

    活该!

    兔子急了都咬人呢。

    “山娜,快帮我追,我的储物袋被她抢了。”

    啊?

    储物袋都被人抢了?

    原本还看笑话的山娜后知后觉,急忙控制飞毯赶来,捞起图里埕,就想追上陆灵蹊。

    可惜,飞毯的速度虽然快,却也耽搁了时间。

    眼见前面的小丫头拿着他的储物袋还是越跑越远,图里埕大怒,“山娜,我们是西狄人,前面的是修士,你敢放水?”

    “放你娘!”

    山娜真没想到,一个炼气三层的小丫头,能跑得这般快,“你没看见人家的速度不对吗?”

    真是的,她也看走眼了啊!

    原以为是个温顺的小绵羊,没想到,却是个快腿小兔子。

    山娜的飞毯突然停下。

    “你干什么?还不追?”

    “追不上了。”

    “你……”

    图里埕正要大骂的话,在对方冷冷瞟来的时候,歇了下去。

    “你自己作的,怨得了谁?”

    山娜控制飞毯接着顺河而下,“我灵力不继,你灵力也不继。”

    她虽然可以服补灵丹帮他追,可是凭什么?

    春草部一向被二脚部欺凌,她现在能带着图里埕,就已经看在大家同出西狄草原的份上了,“那小丫头干得不错,我要是她,被人逼成那样,也会这么干。”

    图里埕的伤,她用神识扫过了。

    这家伙的心脏都长得跟别人不一样,“沙河大概不会有其他出口,那小丫头,就算跑,又能跑到哪里去?”

    ……

    是啊!

    就算跑,又能跑到哪里去?

    陆灵蹊虽然早有意顺着沙河的流向跑,可对方是两个炼气高阶呢。

    如果一直找不到出口?

    她好后悔,刚刚出手的太急,居然都没仔细听一下。

    若是仔细听了,或许就能查觉那个二脚部的人,心脏长在右边。

    可惜!

    真是太可惜了。

    如果杀了一个,或许还有点希望,现在……

    陆灵蹊一边跑,一边叹了一口气。

    修为弱,底气都不足。

    要是她跟他们同等修为……

    咦?

    不对,陆灵蹊拍拍脑袋,郁闷之色,甩了一大半。

    如果是同等修为,人家也不可能一点也不防她。再说人家是两个人,她是一个人,山娜再有底线,看在敌对份上,也不可能让她全须全尾。

    所以,也算有得有失。

    一想到‘得’,陆灵蹊忍不住看向手上的储物袋。

    虽然没杀了那个二脚部的混蛋,可是抢了他至关重要的东西,他应该气死了吧?

    她的眉眼忍不住弯了又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