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十三章 合作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陆灵蹊站在一个巨大的圆形空间里顿住了。

    这里好像是沙河的尽头,却不是沙海,所有的沙河流转到这里,都婉转流向那一个又一个漩涡,下面好像有无底之洞,所有的流沙,全都漏了下去。

    难不成,她也要跟着下去吗?

    身后有追兵,现在回头,想想那一路狭窄的通道,陆灵蹊相信再遇到西狄人,只有被截的份。

    怎么办?

    呼气,吐气,她努力镇定自己想辙。

    二脚部的图里埕一心想杀她吃肉,她也朝他动过手了,那位春草部的山娜性子再好,看在他们同出西狄草原的份上,肯定也不会再护她了。

    叮!叮叮叮……

    认准一个点,一剑又一剑,陆灵蹊希冀给自己打一个正常一点的路。

    可是,山娜和图里埕连手都没打通,她一个小小的炼气六层小修士,又如何能打通?

    又浪费了数张符箓,眼见灵气将要耗尽,她不能不逼着自己认清现实。

    没多少时间了,后面的追兵,可能马上就到,但从漩涡走,也要找一个顺眼的,这里大大小小九个漩涡呢。

    在袖中暗袋放好备用灵石和几颗常用的丹药后,陆灵蹊用轻纱把整个头脸都包住。

    “臭丫头,站住!”

    图里埕远远看到她的时候,一声大喝。

    陆灵蹊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尽出灵力猛踢一脚,扬起大片的沙尘。

    急速赶来的山娜突然看不清她了,只能勉强看到几个淡淡的影子在沙尘中连闪,待沙尘落下时,又哪有小丫头?

    这?

    是跳进漩涡了吗?

    打量完四周后,她的面色很凝重。

    “王八蛋,到底从哪跑的?”图里埕暴躁地转在几个漩涡前,“山娜,你有没有看清楚?”

    山娜摇头,“人家扬沙,立意就是不让我们看清的。”

    更何况,人家后来又使了障眼法。

    山娜不得不承认,之前她真的小看了那个小丫头。

    可惜,因为小看,她连人家的名字都没问。

    “先别管她了,看看这里,到底怎么回事吧?如果真没其他出去的路,说不得我们也要跳。”

    正因为重视了陆灵蹊,她不得不怀疑,漩涡也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

    外呼吸转为内呼吸,陆灵蹊的身体在急速地下坠。

    原本无声的流沙,此时也发出了有如瀑布流水的巨响,她抱着脑袋的手,只能帮忙多顾着点耳朵。

    神识和眼睛在沙中,已经没什么用了,她只能凭身体下坠的速度,数着时间,算着漩涡大概有多深。

    一息、两息…十息、二十息…一百息、两百息……

    却是越数,越心惊。

    这漩涡难不成是无底洞吗?

    轰隆隆!

    好似万马奔腾的水声,还响在耳边,陆灵蹊突然感觉自己身上有些湿,睁开眼透过薄薄的轻纱,却看到了隐隐的山林。

    这?

    她连忙放出神识观察四周。

    以为的流沙哪还有影子?她现在真的在水中。

    嘭!

    落到水潭时,陆灵蹊迅速浮起身体,灵力一动,蒸干身上的衣服。

    这是回到正常的世界了吗?

    林中虽然还没有鸟雀,她却看到了水潭边的蚯蚓。

    陆灵蹊连忙拿开裹脸的轻纱,转头瞅向流她下来的瀑布。

    但瀑布不过数十丈,不是很高,那之前那么多的沙呢?

    抬头望了虚空两眼后,她到底不敢再回那样的世界,随意选了个方向,直掠过去。

    所有明显大一点的树或者石头,她都过去绕一圈,只是全没父母做的任何记号,没奈何,她只能自己做记号。

    进来这么长时间了,她接连被困两个地方,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好运一些。

    在石头的左下方,画好叶片大小不一的四叶草,还没走两步,就见一个身着草原服的男子,望着她直舔唇。

    倒霉!倒霉!

    又是二脚部的人。

    也只有二脚部的人,才会看到修士的时候,只想吃的。

    “小丫头……”

    陆灵蹊在他开口的时候,调头就跑。

    “呦,跑得还挺快!”

    身后的男子大笑着跟上。

    虽说老祖宗紫衫不让他们朝这些新晋的小修士动手,可那是鉴于五行秘地有利可图的情况。

    进来三天了,除了破林子,还是破林子,有个屁的灵物。

    没灵物,这些身量未足的小修士,还是吃到嘴里安乐些。

    两人在林中越来越近,陆灵蹊听着声音不对,顾不得补灵散的珍贵,忙往口中倒一些。

    在相距几步的时候,她的速度突然加快,在林中忽左忽右地跑起来。

    “知道爷爷是谁吗?老实停下来,给自己一个痛快。”

    身后的二脚部修士显然没想到,这个看不上眼的小丫头能跑得这么快,他的体术不差,可是想要抓到她,说不得真要费一番功夫,为了让自己省力,在后面连行语言威胁,“否则,爷爷抓到,一定让你看到,自个的肉,是怎么被我零碎活烤的。”

    这话,陆灵蹊信。

    不吃人肉,大概就不是人人侧目的二脚部。

    只恨她自己的修为不够,否则一定见一个杀一个。

    “想烤我的肉,那大叔,你可要努力了。”她在前面,语气极尽讥讽,“要不然,到口的肉,肯定得飞了。”

    隐匿在阵中的休息的凌雾,看到他们有影子,不像昨夜的鬼,正在想是不是要帮忙,就听到她这样说自己,忍不住莞尔。

    这口肉似乎真不好吃呢。

    看那小身子麻溜的,从东边跑到西边,又从西边跑到南边,直带着西狄人转圈。

    “大叔,你的速度倒是快一点啊!”

    陆灵蹊自知打不过他,可是气一气总行的,边跑边叫,“到口的肉呢,老胳膊老腿的追不上了吧!”

    “臭丫头!”

    一把大刀,猛然连斩。

    嘭!嘭嘭嘭……

    或树,或枝,全都阻在前路上。

    若是一般的修士,定会被阻上一阻,可是飘渺无行决却不会。

    灵活多变的飘渺无行决,甚至能绕着倒下的树跑,让他抓不住她前进的具体方位,避开刀锋,“大叔,加把劲啊!”

    多加点劲,闹点动静,再把灵力多耗一些,若是能引来一个修士,说不得,就是他有难了。

    “你是不是好久没吃过饱饭了,真可怜,要不然,先来条虫子慰慰嘴!”

    凌雾见那小丫头,居然真抓起一只肥肥胖胖的毛毛虫,直往那个西狄人甩去。

    啧啧!

    了不得呀!

    “找死!”

    也不知是不是他运气不好,那虫子叭的一声正砸在他的脸上,好像瞬间有无数的小针刺入,火辣辣的又痛又痒。

    叮叮叮!

    大怒之下,大刀再次连斩。

    神识中,陆灵蹊看得清清楚楚,她围着一颗树,或上或下或横移,全数避过。

    “嘁!就这本事,还想吃肉,连汤你都喝不着。”陆灵蹊回头,还朝他做了个鬼脸,“没用的软脚虾。”

    什么?

    西狄人要被她气坏了,“有本事你别跑!”

    “有本事你别追呀!”

    “啊!我宰了你。”他被气得哇哇大叫,速度一快再快,手上的大刀也一连几劈。

    “来啊来啊!”到了现在,陆灵蹊只怕他不追,“姑奶奶等着你呢。”

    在没有障碍的地方,她可能要顾忌他的大刀,但在这树林里,可一点也不担心。反正砍下的树没绊着她,反而让他追得不那么顺心顺意。

    “软脚虾,你可得小心着脚下,要不然摔个狗吃屎,可就不好了。”

    嘭!

    话音刚落,急怒交加的西狄人,被脚下的什么东西一绊,真的摔了个狗吃屎。

    “哈!软脚虾就是软脚虾。”

    陆灵蹊很可惜,这么好的机会,她不能跳上去,给他乱刃分尸,“就你这样的还想吃肉,吃自个的肉吧!”

    趴在地上的西狄人眼睛都要鼓了起来,若是眼刀能杀人,他都不知道杀了她多少次。

    一个炼气三层,从来不被他们看在眼里的小丫头,居然敢如此戏弄于他,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他一掌拍向地面,‘嘭’的一声借力,整个身体直射而来。

    陆灵蹊连忙向旁横移,连拐十几颗树。

    嘭嘭嘭……

    连片的大树倒下,那人的身体,好像在吃过亏后,也变得灵活起来,紧追在后。

    现在,陆灵蹊也没时间耍嘴皮子了,在他的追击中,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地跑。

    随着一棵又一棵大树的倒下,凌雾这边,终于露了点行藏。

    一棵倒下的树,被她的大阵凌空架住了,她望了望后,干脆自己走了出来,朝迟疑顿住的西狄人,露了八颗牙。

    “怎么办?我虽然不吃人肉,却想收你的命呢。”

    叮!

    那人的反应也是快,迅速就是一刀。

    可是凌雾何等人也?

    虽然爱使拳头,却也不代表她不会用剑。

    锵!

    刀光与剑气,在空中相撞,发出刺耳的声音。

    陆灵蹊正要好生看的时候,却发现那西狄人试探了一刀后,转身就跑。

    这怎么行?

    “软蛋,你还要点脸不?”

    她连忙跟上,手上不时青光闪动,甩出藤蔓绊他的脚。

    叮!

    身后的凌雾轻松追上,狠狠的一剑劈下。

    西狄人连忙扑地滚开,可是身边的藤蔓越扯越多,这破东西,在平时只要稍为下点力就能挣开,可是值此电光火石间,浪费的任何半息,都是要命的。

    叮!叮叮叮!

    凌雾的剑,在他身上连劈,三道灵光阻了三剑后,第四剑劈下时,带起大量的血来。

    西狄人的脑袋,正好在挣扎中滚到陆灵蹊的脚边。

    他张开嘴,那恶狠狠的样子,似乎非常想要咬她一口。

    相比于杀了他的太霄宫炼气女修,他更恨这个以为是肉的小丫头。

    让凌雾没想到的是,这身量未足,还很有稚气的小丫头居然吸起不远的石头,弯下腰时,狠狠砸到西狄人张开的大嘴里。

    西狄人瞪着不可置信的眼睛,在似乎感觉到的痛中,彻底失去意识。

    “行了,他已经死了,别砸了。”

    若不是透过黑袍,看到她里面穿的是千道宗法服,凌雾都要以为她是山海宗或者幽都的弟子了。

    陆灵蹊扔下手中的石头,抖落护体罩外的血迹,朝凌雾拱手,“千道宗林蹊,多谢师姐出手相救。”

    哪怕她再不喜太霄宫,人家出手了是事实。

    “不!应该是我谢你。”

    凌雾实事求事,若不是小丫头机灵一直从旁干扰,她想追上去宰人,还不知要费多少手脚,她吸过他的储物袋,抓出一符箓,“这些符箓归你了。”

    一把各式符,差不多有四十张,陆灵蹊拿得很开心,“多谢师姐。”

    “你……看到二脚部修士吃人了?”

    小丫头这般跟人人想要避开的二脚部人死磕,肯定是有原因的。

    凌雾只听说他们吃人,却从来没见过,忍不住好奇。

    陆灵蹊的脸色难看,“他们真的吃人,师姐看看他储物袋里的肉,或许……”

    噁!

    好恶心啊!

    凌雾原还想尝尝草原的风味,闻言连忙倒出一堆的肉来。

    让她们没想到的是,里面真的有一条疑似小孩腿的东西。

    凌雾连忙扔个火球术过去。

    “果然该死!”

    她气得咬牙,“你干得不错,我们一起诱杀西狄人如何?”

    诱杀?

    陆灵蹊却不愿意了。

    她的飘渺无行决虽然厉害,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

    在这里湿个脚,小命可就不保了。

    “临来的时候,南佳人师姐说,让我尽可能地找她。”

    美食会上,凭南佳人师姐的受欢迎程度,应该有点人缘和威慑力,陆灵蹊想也不想地拿她出来挡事。

    “南佳人啊?”

    凌雾笑的有些意味深长,“那行,我叫凌雾,有缘我们再会。”

    虽然机灵的小伙伴不好找,但人家不愿意,她也强逼不来。

    凌雾干脆利落地转身就走,独留下分于两处的西狄人尸体。

    呼!

    陆灵蹊吐了一口气,扔出两个火球术,看它们把尸体烧成灰烬,往西狄人来的方向去。

    是人都喜欢抱团,西狄人吹口哨联络彼此,可这个方向,却只有他一个,想来是不会再有其他西狄人了。

    陆灵蹊真不想再遇到他们,现在,她只想安安静静地找爹娘。

    这破五行秘地,灵物没见着,危险倒有不少,她实在担心爹娘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