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十五章 无影‘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杀戮场啊!

    又拿回自己储物袋的陆灵蹊,感觉好累!

    外面的尸体已经被烧了,可是血腥味,却好像还留在空气中。

    “现在怕了?”凌雾看她小脸煞白,想想自己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也是当时不怕,事后极为不舒服,“既然走了这条路,就只有奋勇向前,没有犹豫、害怕的余地。”

    修士与天争命,连天都得反。

    “二脚部修士没一个好东西,今天多杀一个,说不得,我们无形中就救了十个。”

    这是安慰?

    陆灵蹊虽然很不想跟太霄宫的人结交,可这位凌雾师姐着实不错。

    “我不怕,我就是想我爹娘了。”

    噗!

    凌雾一下子笑场,在小丫头鼓着小脸瞪来的时候,忍不住捏捏她嫩滑的脸蛋儿,“长大了就好了,我小时候,也常想我老爹和老娘。”

    真是太小了呀!

    又没在修仙界长大,想家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尝尝!”

    她摸出一只玉碗,倒了满满一碗淡青色的灵液来,“这是采集长春草露水,外加好多种果露特酿的,有镇神养灵之效,喝一碗,然后睡一觉,明天保证又是一个棒棒的自己。”

    真的吗?

    本来捏她脸的时候,陆灵蹊就想抗议的,不过现在……

    接过她的玉碗,先是浅尝了一口,然后眼睛一亮,咕嘟咕嘟把它喝完。

    “好甜,谢谢师姐!”

    把玉碗还给人家的时候,陆灵蹊非常自觉地打了个净尘术,“修仙界的东西,是不是每一样都这么好吃啊?”

    “哈哈!自然!”

    凌雾大笑,“机灵着些,以后出去了,挣到灵石,想吃什么就买什么。”

    她衷心希望这小丫头,能平平安安出去。

    修仙界的残酷,这般突兀地显露在从凡人界出来的孩子面前,着实残忍了些。

    “我爷爷在外面等我,我一定会出去的。”

    小丫头笑得很有些憧憬,凌雾心下一顿,收回玉碗,“嗯,我相信你,但现在,你可以闭上眼睛,放心睡一会了。”

    熬的眼睛里都有了血丝,显然进来这几天,过得很艰难。

    “那……有大阵,姐姐不睡吗?”

    储物袋都还给她了,再加上人家打架的时候,刻意地护了几护,陆灵蹊相信她不会趁她睡着的时候,把她给杀了夺宝。

    “呵呵!”

    凌雾看了看天,“我们总要有一个看阵吧?万一再来西狄人呢。”

    还有两个人,她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你先休息,回头我想休息的时候,再喊你。”

    “噢!”陆灵蹊的这几天,神经一直绷着,难得能在这位凌雾师姐面前,全身心放松,喝了那碗镇神养灵的灵露,眼皮子很快便撑不住,“那到时候,你叫我。”

    她身子一歪,转瞬便睡着了。

    凌雾深叹一口气,各宗当初就不应该收这些新晋弟子进来。

    五行秘地没灵物,二脚部人没了让他们帮忙寻找灵物的指望,恐怕已经在暗地里大开杀戒了,再加上夜里的‘鬼’,也不知道,最后有几个人能回去。

    看看又将要暗下来的天,她的眼中,忍不住带了深深的隐忧。

    锁龙印里封得到底是谁?

    这么多年,五行秘地从寒漠荒园截取的灵气,如果没有滋养五行秘地,那又滋养了谁?

    夜晚出现在林中的,到底是鬼,还是什么?

    这些东西,原先她不敢想,但现在,实在忍不住要想。

    ……

    夜风徐徐,带来若有若无的清灵笛声。

    微闭双目,等待中的凌雾一下子惊醒,连忙踢了陆灵蹊一脚。

    “啊?到时间了?”陆灵蹊坐起来,“那你……”

    “嘘!外面的东西又来了,抓紧我,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去。”

    虽然小丫头撑过了几夜,应该不会再有问题,但小心无大错,“如果控制不住身体,就使劲拧一拧自己,要是还不行,就努力咬一咬舌头。”

    啊?

    什么意思啊?

    陆灵蹊不明白,正要再问的时候,发现凌雾已经如临大敌,异常警惕地盯着外面了。

    外面有什么好看的?

    这里没有星月,伸手不见五指。

    陆灵蹊才瞟一眼,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外面的林子,在一个眨眼中,一下子变了。

    月光星辰一齐出现,凌雾掩住口,看三个穿着月白长袍,仙风道骨却没有影子的人,又在林中急步匆匆。

    “来来来……”

    突然其中一个青年,转头好像透过七星阵,看到了她们,朝她们含笑招手。

    “别理他。”凌雾在控制不住,要站起来的腿上狠拧一下时,也拧了陆灵蹊一下,“等一会就过去了。”

    嘶!

    巨痛袭来,陆灵蹊被腿上的痛和这诡异的气氛,弄得后背发毛,冷汗直冒。

    外面的人,没等到她们,笑一笑,转身走了。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凌雾只听身边小丫头的心跳,咚咚咚地越来越响,不由无语地回头看她,“你怎么每次都是该怕的时候不怕,事后怕啊?”

    这反应神经也太慢了吧。

    “凌……师姐,那是什么?”

    陆灵蹊小脸煞白,修仙界的鬼,她见过啊,凉山的山神呢,还给她和李开甲送了好大一场机缘。

    可是外面的……

    “你没见过吗?”

    凌雾惊讶了,这几天夜里,那些个东西,天天出来,她要不是神经强大,第一天就被带走了。

    陆灵蹊连忙摇头。

    “那你这几天夜里,在哪藏的?”

    “我没藏,我……我被困在一个特别的地方,那里没……没‘人’。”

    陆灵蹊本来想说鬼的,但大晚上的,愣是没说出来。

    “噢!我也不知道外面的是什么。”

    凌雾想挠头,“五行秘地是古仙封印,一般的鬼,是没办法蛊惑我们的,但……他们又不像鬼修,因为鬼修如果立意要抓人,不会因为我们不愿跟着,就真的不带我们了。”

    “那……他们要到什么地方去?”

    陆灵蹊远远看到一个身着千道宗法服的修士,呆呆傻傻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跟上无影人的候,直感觉喉咙发干。

    她爹她娘在外面呢。

    如果没人保护……

    “我也不知道。”凌雾叹口气,“我白天想循着痕迹找一找的,可是林子好像都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