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十六章 诡镇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那……跟着走的,都是些什么人?”

    凌雾回头看了紧张的小丫头一眼,“你不是都猜到了吗?大部分都是修为低下的新晋修士。”如她一般修为高深的,正常都有阵盘,又在修仙界见多识广,只要不是太倒霉,都不会迷失自己。

    “……”

    陆灵蹊的脑子一片空白。

    她爹她娘呢?

    下意识地,她就要冲出去。

    可是凌雾一把抓住了她。

    “不行,我要出去。”她真的要哭了,“我爹我娘都在外面,我爷爷还等着我们一起回家呢。”

    “……”

    凌雾的心不由地颤了颤,可是她不能松手,“你爹你娘一定告诉过你,到了这里,要先顾你自己吧?想想你爷爷……”

    陆灵蹊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如果爷爷一个人都等不到,他老人家……

    凌雾看小丫头伸手抹眼泪,可是却越抹越多。

    “现在谁也不能肯定,你爹你娘真的跟那些……一起走了。”

    她现在只能安慰,“林蹊,再睡一会吧!”

    她伸出的一指就要按到她的黑甜穴上,陆灵蹊迅速止住,指尖一拂,四根颤颤巍巍的银针,夹在手上对着她,“凌师姐,我家是学医的。”

    还点着泪光的眼睛又黑又亮,“我爷爷年纪大了,如果我们都出不去,他会来找我们。如果只我一个人出去了,他……肯定也活不长。

    我不会让他们控制我的心神,但是我得去看看,我爹我娘在不在。”

    “你……”

    “谢谢师姐这么照顾我。”眼看外面无影的修士要走远,陆灵蹊没时间再说其他,深深一礼后,迅速冲出七星阵。

    凌雾也不知道是叹气好还是叹气好。

    可恨这里,找不到商量的同伴,要不然,大家一起探一探也好。

    身为道门修士,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无辜牵连进来的人,如此被带走,若是一直不管的话,将来的心魔……

    想了又想,凌雾终于一咬牙一跺脚,迅速收了七星阵,以最快的速度,往前追去。

    可是,她追得好像慢了,拥有星月,似乎跟外界一样的秘林,安安静静,却一个人也没有了。

    ……

    陆灵蹊的银针,就夹在指缝。

    心脏的跳动极快,为防人家发觉,她愣是扎针针控制心脉。

    好在,这些无影之人,只管把人叫出来,却无意盘查什么。

    好像有缘的,他们带着,无缘的,他们不管一般。

    陆灵蹊一点点地接近千道宗的同门,发现他好像在梦游中,目光直直,对外界没有一点反应,只知道跟上前面人的步伐。

    不过,她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走的,明明跟她一样跨步,却似缩地成寸般,把梦游中的人,都带着会缩地成寸了,一步跨出老远。

    他们一起不仅不慢,好像闲庭慢步,她在后面都要呼呼直喘气,要不是飘渺无行决,根本跟不上。

    好在一路上不时有新人加入,能给她争取一点调整呼吸的时间。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队伍慢慢扩展到三十六人,无一例外,都有些脸熟,全是一起坐楼船来的人。

    大家穿着各种不一样的法衣,无声前进。

    陆灵蹊没在这里看到爹娘,也不知道是松气好,还是提气的好。

    半晌,她跟进一片石林,几转几不转后,天地好像豁然开朗,面前的似乎是个小镇,酒楼、饭馆、摆摊的、算卦的,应有尽有。

    这?

    陆灵蹊连忙看向身边的同门,却发现,与她同来的三十五人,一反之前的浑噩,个个脸上露出迷之微笑。

    “老丁啊,你这几天到哪去了?快快快,那道秘制烧鹅,我怎么做都感觉少点味,老陈老夏他们都已经急了。”

    “哈哈!上次我们可是打了赌的。”

    让陆灵蹊惊奇的是,这人居然跟人家就是熟人了,“想要我再做烧鹅,你们一人输我一葫芦竹叶青酒。”

    “好说,不就是竹叶青吗?”

    来人好像非常着急,推着他就走。

    陆灵蹊连忙看其他人,发现大家都能迅速汇进人群,甚至有个拜进乐机门的小孩,还被某个从房里冲出来的妇人一把揪住耳朵,“你这倒霉孩子,你爹喝酒早回来了,说,跑哪玩了?”

    “……”

    看那小孩,嘻嘻哈哈好像真跟母亲讨饶,陆灵蹊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这里的人,难不成都被夺舍了?

    那她?

    她长吸一口气,默默汇进人群,寻找可能变成哪个爹,哪个娘的爹娘。

    别的人她管不了,但她的爹,她的娘,只能是她的。

    ……

    天亮了,星辰在瞬间隐去,林子好像又变了回来。

    一路追人,却没追到的凌雾,非常沮丧。

    她下了那么大的决心追出来,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一群基本全是炼气三层的小修士,有什么本事跑过她?

    这破林子一定有古怪,可是到底古怪在哪呢?

    叮!

    她朝一棵大树,狠狠砍去。

    当!

    大树发出的声音不对,凌雾连忙望过去。

    “原来是太霄宫的凌师姐,不知师姐要做什么?”尚仙从阵中走出,“这里由我暂居。”

    千道宗的?

    “尚师弟,你认识林蹊吗?”

    “林蹊?”

    阵中惊喜的声音传来,一对男女急速奔出,“这位师姐,我家林蹊现在何处?”

    “……”

    凌雾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噢!我之前见过林师妹,她很机灵,助我杀了两个西狄二脚部的人。”

    她父母没事,可……如果说出她的去向,万一这对夫妻也如她一般,要去寻女儿,她的罪过可就大了。

    “那师姐知道,她现在到哪去了吗?”蒋思惠难掩忧心,他们一起传送进来,可是却把女儿丢了。“要不然,您说个方向,我们自己找也行。”

    “呃,她正好碰到南……”

    南佳人突然从阵中走出,朝她隐晦地摇了摇头,嘴巴轻动。

    “她正好碰到南方。”凌雾连忙顺着南佳人的口型说话,“跟他一起走了。”

    “我堂哥的修为不错。”

    南佳人在陆懔和蒋思惠看过来时,笑咪咪地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