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十章 郁闷的追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陆灵蹊三人没人注意到草虫,迷魂香对本身就有麻醉毒素的草虫不管用,绍布死在东皋手上,可是黑金盔甲已经被他穿上,并且认主了,草虫虽然附在他的衣摆中,却无法下口报仇。

    它只能在那里呆着,寻找没有机会的机会。

    火晦阵中,陆灵蹊拿着捆仙绳研究了好半天,她修为比不了那些炼气高阶修士,想要活命,只能出其不意。

    好在,西狄人大都心高气傲,没人在意她这样的炼气三层小修。

    但每一次逃出生天,都是险险的。

    现在有了捆仙绳,要是能把它藏好,再用出其不意的险招,就会安全许多,毕竟不论是谁被捆仙绳捆了,灵力和神识都不能用。

    配合惑人的年龄,配合敛息术,这或许是她现在最合用的宝贝了。

    把捆仙绳研究得有如臂使后,她终于有时间看一看拉克申的储物袋,却没想,他比她以为的富有非常多。

    不仅储物袋的空间,比别人的储物袋大了两倍不止,其他的东西,也比常人的多出数倍。

    陆灵蹊最关注是是她现在能用的东西,那四沓各系符,最让她惊喜。

    拉克申在西狄人中的地位,只怕比她想象的高。

    想了想,陆灵蹊终是摸出两沓符来,“里面各有两张金钟符,其他的全是攻击性的。”

    她把它们一分为二,“东皋你有盔甲,金钟符就少拿一张,其他的,你和朱姐姐平分。”

    “不用,你自己……”

    礼太大了,朱培兰才要推辞,陆灵蹊摇头,“拉克申是土豪,有四沓符呢。我留下一半儿,这些……你们就不要客气了。”

    在没遇到本宗的师兄师姐前,她也不可能丢下他们两个。

    大家都多一份保障,她也放心些。

    “噢,对了。”

    陆灵蹊又摸出十根迷魂香,“这东西的用处你们也看到了,它叫迷魂香,我们年龄小,修为弱,西狄人看不上我们,只要最开始的时侯没有丢命,有了它,就总能找些希望。你们也一人五根吧!”

    “……”

    “……”

    朱培兰和东皋互视一眼,他们当然知道,这是好东西。

    能逃出命来,并且杀了拉克申三个,完全靠它。

    “拿着呀!”陆灵蹊伸着手,“我还指着你们好好活着,将来分我一半法宝的灵石呢。”

    “那行!”东皋身有血仇,必须活着,“若有命出去,等我把家事处理完了,这条命,以后林师妹你随叫随到。”

    他小心地把五根迷魂香收起来,“其实这香在封闭的地方,一根也很管用吧?”

    “嗯!按我爹的说法是的,但那天,不是着急吗?”

    也幸好,他们快了一线,要不然,被阿菇娜捸着,还不知道什么样呢。

    同伴都拿了,朱培兰也无法矫情,“林蹊,这香的配方你知道吗?我家祖上是制香高手,我身上也有一些特殊的香料,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自己制一些,你看可行吗?”

    “……”

    制香高手啊?陆灵蹊眨了眨眼,“那你家没遗下一些特殊配方吗?”

    朱培兰摇头,“我家祖上,好像就是因为那些香才获罪的,所以配方什么的,全都毁了。”想要找到配方,只有回到修仙界,寻到老祖宗暗藏的洞府才成。

    原本,她是无意那些东西,准备只做一个好的道门弟子。

    可是现在,为了活命,真的顾不了那些了。

    “配方我有。”

    陆灵蹊连忙把父亲研究出来的配方摸出来,“嘿嘿,我爹常在外面走商,蒙汗药你知道吧?他就是在蒙汗药的基础上改进的。”

    蒙汗药?

    那么低级的东西。

    朱培兰接过她皱皱巴巴的药方,看了半晌后,眉头紧蹙,“我手上的香料,都是修真界的灵物,它们的叫法可能也不一样,没一个对得上。”

    修真界的灵物啊?

    那就是能百分百对付修士的喽?

    “那……有毒的吗?”

    朱培兰在两个同伴好奇的目光下,慢慢点了头,“所以,我不敢乱动,万一……伤着我们自个,就不好了。”

    也是噢!

    迷魂香可以闭住呼吸,但能阴修士的灵物,说不得,不用呼吸,也能钻进皮肤。

    陆灵蹊马上歇了心思,“你还是好好留着吧!迷魂香暂时还能帮我们抵一段时间,我们总不会老倒霉。”

    看了拉克申的储物袋,她就觉得自己应该转运了。

    “再遇到西狄人,只要不是像阿菇娜那样厉害的,用符,我们也能砸死人家了。”

    当然了,如果遇到那个巴音,她还是尽能以逃为准。

    三人俱不知道,阿菇娜和伊勒德,跟着草虫,正在往这边来。

    只是草虫飞得慢,他们的速度快不了。

    阿菇娜虽然恨不得马上找到仇人,学二脚部修士那样,喝血吃肉,此时也只能强自按捺满腔的愤恨。

    她从小就认识拉克申,说青梅竹马绝不为过。

    吵架只是从她被人陷害,拉克申为了救她误中三月蛟的淫囊开始。

    按理说,他们早就两情相悦,在一起也没什么,可是爷爷以没有进阶筑基为由,坚决不准她破了处子之身。

    但拉克申识得人事后,却食髓知味了。

    阿菇娜异常苦涩。

    为了让拉克申管住自己的下半身,她不惜穿着暴露,让他时时有危机感,不敢乱来,却没想……

    看着飞毯上,死了也不瞑目的男人,她终于把几年未碰的长服,又穿在了身上。

    “拉克申,我没有对不起你,把眼睛闭上吧!”

    可是抚过之后,拉克申的眼睛,还是圆瞪着。

    那愤怒、痛苦、焦急,乃至无法甘心的眼睛,就是那么睁着。

    阿菇娜心下大痛,知道他最主要的不甘来自于她,可是她现在无论怎么解释,也无改改变,他在临死之前,听的假春宫。

    那真的不是她,她就是买了一个录了春宫的留影玉。

    帐篷里,她和伊勒德什么都没发生,她只是想气他,让他长长记性,以后,将心比心,不要再行让她伤心的事了。

    “阿菇娜,那边隐有剑光,可能有修士和我们的人遭遇了。”

    伊勒德站在弯刀上,跟着草虫缓缓飞行的时候,一直耳听八方,眼观六路。

    他们飞在天上,很容易成靶子。

    虽然阿菇娜厉害,可她现在的状况不好,他不能不悬着心。

    毕竟在他们自己的地盘,草原新一代排名前十的拉克申都那般憋屈地死在几个小修之手。

    走出帐篷看到的时候,可把他也吓了一跳。

    “哪边?”

    “那边。”

    伊勒德指过去的时候,恰一道剑气,冲散了云气。

    阿菇娜的眼睛眯了眯,“让草虫在这等我们。”

    她终于把伊勒德砍好的棺材拿了出来,把拉克申小心放进去后,才一把收了,御使飞毯,直冲过去。

    可惜,她到的时候,已经迟了,叶湛岳把西狄人的储物袋都拿到了手上。

    “太霄宫?”

    对方共有五个人,远远见到的时候,阿菇娜其实应该退避的,但是,仇人见面,份外眼红。

    杀了拉克申的三个小修里,有一个,就是穿着太霄宫的法服。

    她左手一抬,银弓瞬出,上面的三根长箭,也紧跟着幻出。

    叶湛岳当然知道,这个拿弓的是什么人。

    看她出现在这里,并且一言不发就要动手,一个眼色,合聚到一起的太霄宫其他四人,连移动脚,组成了一个小小的五行防阵。

    “阿菇娜……,你确定现在要跟我们动手?”

    叶湛岳先行开口,“劝一句,开弓,我们就没有回头箭。”

    阿菇娜确实没有拉弓,她认出了场中的叶湛岳。

    修士一方的天才弟子画像,紫衫老祖都曾给她看过,当时直言,这些人,可以秘密杀,却不能明着动。

    更何况,还是五对二。

    真打起来,以她的手段离开没问题,但伊勒德说不得就要折在这里了。

    没有伊勒德,她命令不了草虫,就找不到仇人。

    她手上的青筋暴起,紧紧握着银弓,强自按下那口气,“叶道友,你相不相信,我随时可召人过来?”

    “相信!”叶湛岳声音淡淡,“不过,你能招人,我也一样能招人。”

    有些人秘密宰没问题。

    阿菇娜的身份有些特殊,她又这样高调地从天上来,真要明着杀了,蒙克族奈何不了宗门,说不得就要跟叶家不死不休了。

    为了家族,他只能放弃这大好机会。

    “哼!”

    阿菇娜冷笑一声,“你的人,有我的箭快吗?”

    “你可以试试!”

    回话的时候,叶湛岳手上的长剑,轻轻一震,叮的一声,周遭几颗树上的叶子,簌簌而下。

    太霄宫的面子不能丢,如果五个人在一起,还能被她威胁了,那他也不用混了。

    “呵呵!”阿菇娜皮笑肉不笑,“开个玩笑而已,叶道友这般如临大敌,不觉得很没意思吗?”

    “小姐想找有意思的事,可以找别人玩。”叶湛岳声音冷默,“在下没时间奉陪。”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丢了一张火符,当场烧了那个死了的西狄人,“退!”他打出手式,与同门缓缓后退。

    “慢!”

    阿菇娜忙叫一声,“叶道友,我要向你打听一个人。”

    “谁?”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阿菇娜几乎在磨牙,“你帮我看看吧!”

    拉克申在奈兀儿族的地位同样不低,若不是那般憋屈地死在三个小修之手,正大光明的跟这些同样炼气高阶的修士打,轻易是不会丢了性命的。

    她有紫衫老祖暗杀不能明动的告诫,修士一方也定然有。

    西狄草原与各宗在边界打了那么久,高层之间的妥协却一直在。

    可恨,为什么会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三个小修?

    阿菇娜好恨他们的无知与无畏。

    朱培兰的画像眼见就要在空中成形,却因为太霄宫的那一身法服,被叶湛岳轻轻一剑给击散了。

    “道友与我太霄宫的这位师妹有仇吧?”

    叶湛岳一笑,心情甚好,“那就自个去找,想从我们这些做师兄的口中知道什么,劝一句,别做梦!”

    咔咔……

    一旁的伊勒德听到阿菇娜咬牙的声音。

    她死死盯着太霄宫的五人一会,“太霄宫的人你们不能说,那其他的人呢?比如说……山海宗。

    据我所知,两百多年前,太霄宫的几位外事堂长老,就是失落在山海宗地盘里。”

    千道宗与太霄宫同属道门。

    想让这个油盐不进的叶湛岳认人,只怕也很艰难,阿菇娜干脆略过了陆灵蹊,问起东皋。

    “呵呵!五行秘地里有你们在,太霄宫和山海宗曾经的梁子,那都不是事。”

    叶湛岳再次抬手,“退!”

    一行五人,干脆利落地闪人。

    直把阿菇娜气得浑身发抖。

    伊勒德在旁边不敢说话,好半晌,阿菇娜才收拾心境,一言不发地回到刚刚离开的地方,“接着追。”

    今日之辱,他日必十倍百倍奉还。

    阿菇娜的银弓再没收起,就那么拿在手上,想找一个两个修士,杀了出气。

    ……

    一直藏身剑林不挪窝的叶湛秋,不知道上一世名动草原的拉克申已经死了。

    修炼之余,他闲来无事,拿着纸笔,把草原上闻名的那些人,一个一个地写出来后,眉头一蹙再蹙。

    上一世,五行秘地死了很多人,数千新晋弟子出去的更是一只手都能数得下。但不管是修士一方,还是西狄人一方,早传天才之名的,除了特别倒霉的,却几乎都活着出去了。

    这几天,他天天都能听到西狄人联络彼此的嚎叫,偶尔顺风刮来的血腥味,更代表了外面的凶残杀戮。

    可是,既然打得这么狠,两方的天才,怎么就没王见王,打个你死我活呢?

    他不相信,他们一次都碰不到。

    他转着圈,忍不住怀疑什么。

    上一世,在太霄宫在叶家,他一直都是碌碌无为的平凡修士,哪怕侥幸进阶到结丹,也没被人高看他一眼。

    甚至在坊市,一个有后台的炼气小修,都能压他一头,让他乖乖让出捡漏的宝物。

    修仙界拳头至上,或许……

    叶湛秋的眼中,晦涩难明,第一次怀疑,高层之间,另有妥协。

    五行秘地跟两家边境一样,都是那些天才弟子的狩猎场,他们在用普通修士的血磨炼他们。

    但是,两边天才自己碰到的时候,却又会不动声色地避开。

    一定是这样。

    叶湛秋手上的灵力一动,一把火烧了那张写满名字的纸。

    这里面有天才,也有几个,是出了才五行秘地,才渐渐扬名的后起之秀。

    他不能当普通修士,没有天才之名,那就……

    叶湛秋终于收了剑林,走了出去。

    咻!

    当!

    身后一震,叶湛秋惊慌回头的时候,却见又是两根快若闪电的箭,直直朝他射来。

    当当!

    又是两声响,他的宝贝灵盾,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先一步,自行帮忙挡了。

    叶湛秋脸色发白,飞毯上拿银弓的草原女人,他当然认识。

    只是……

    阿菇娜这时候是穿长服的吗?

    他一直记得,因为拉克申花心,她穿着暴露,常跟不同的男人出双入对。

    怎么遇到她了?

    西狄草原上,阿菇娜是最不好惹的女人之一。

    他现在的修为比不上她,更何况人家还是两个人。

    虽然另一个不是拉克申,可随便哪一个,都不好惹啊!

    叶湛秋本来还想仗着诸多已经认主的宝贝,扬一扬后起之秀的名字,现在也马上歇了心思。

    在人家的银弓再次拉起之时,他连还个手的想法都没有,忙启动一块古玉符,在原地一闪而遁数十里。

    跑了?

    阿菇娜的神识和眼睛运到极致,真没发现人的时候,气得眉毛都竖了起来。

    一个炼气七层的修士,居然在从她眼皮子底下跑了,这怎么可能?

    “那块玉符不对。”

    伊勒德看得清楚,“还有,你看到他挡箭的盾了吗?他回头看到就要射到的箭时,那惊慌不是假的,一般的灵盾,在他惊慌之迹,不可能那么快地挡箭。”

    修仙界想要一个人死,有时候,只要那十分之一息的时间。

    “他应该是哪个老怪物喜欢的后人。”

    要不然,也不可能那么多保命之物。

    “不可能,我的资料里没有他。”

    阿菇娜还想找人,驾高了飞毯,极目远眺。

    可是,林子疏疏漏漏,哪里有刚刚逃走的太霄宫修士?

    ……

    叶湛秋吓死了,紧紧捏着逃命古符,惊恐地打量四周,生怕哪里又冒出西狄人。

    扬名的想法,已经彻底打消。

    他现在只是炼气七层,根本不是那些炼气高阶修士的对手,想在他们中间扬名,可不就是找死吗?

    闷声大发财,一定要闷声大发财。

    他一再地告诉自己,确定周围安静没人后,忙又启动剑林,老老实实地蹲着了。

    ……

    此时,藏在火晦阵中的陆灵蹊三个人,终于看到了六人的修士小队。

    对方穿着山海宗和幽都法服,正沿着远处的山涯走。

    “你们……真不跟我一起吗?”

    东皋有些伤心,其实相比于本宗师兄师姐们,他更相信她二人。

    陆灵蹊和朱培兰一齐摇头,她们是道门修士,年纪虽小,却也是女修,若是加入到魔门和鬼宗的队伍里,总感觉不安全。

    “今天能等到山海宗和幽都的修士,明天说不得,我们就能等到千道宗和太霄宫的修士。”

    朱培兰安慰他,“你快跟上吧!他们的人多,到了那里,总比跟着我们安全。”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他们现在不论处得多好,将来到了外面,说不得,都要因为身份的不同,不能再有交结。

    “就是,快走吧!保险起见,其实我们还是分开比较好。”

    陆灵蹊摸出一个装着马奶酒的乾坤壶塞过去,“这酒我有多的,一会儿也给朱姐姐一瓶,你拿着别推辞,但是,记着,轻易不要让别人发现你喝这酒。

    本来我们不起眼,没人在意,若让人发现你喝这酒,说不得就要看看你的储物袋了。”

    他们修为都弱,没有修为高的师兄师姐罩着,总不安全。

    “那好吧!”

    东皋捏着青玉壶,有些可怜自己,为什么会被分到魔门,“以后……我们有缘再聚!”

    他拱拱手,终于冲出火晦阵,不再回头,朝可能的安全地奔去。

    “我感觉,东皋又哭了。”

    陆灵蹊有些怅然,“他最后的嗓子都硬了,朱姐姐,你说,他这样适合山海宗吗?”

    她们两个女的,轻易都不会掉眼泪,可是自认识东皋这一天多来,好像都看到他哭过好几次了。

    “……”

    朱培兰看着没有回头的男孩,深叹一口气,“各宗都有名册,他是山海宗的人,哪怕换了法服也是山海宗的人。”

    他们都是立志要活着出去的。

    外面各宗的长辈们肯定都盯着,谁也不会因为一个东皋,引两宗不快,引道魔不和。

    所以,东皋就是想装其他宗门的人,也做不到。

    陆灵蹊自然也明白这一点,要不然,早想办法,让他换衣服了,拉克申的储物袋里,还有一套飘渺阁的法服呢。

    惆怅的两人全不知道,鬼门关朝她们开了半道门后,又悄悄关上了。

    拼命追上队伍的东皋,没有受到欢迎。

    炼气三层的小修,不会成为他们的助力,反而需要大家的保护。

    但人家可怜巴巴地投奔来了,他们谁也没再驱离,就由着他在身后跟着。

    只是……

    “停!”

    幽都的姬子清突然喊停,“我的伥鬼很不安,大家布阵,先隐藏行迹吧!”

    “我们有这么多人……”

    某人的嘟囔还没完,就被姬子清瞪得不敢说话了,“我们可以组队,难道西狄人就不能组队吗?快!别磨蹭了,布阵!”

    靠着示警的伥鬼,姬子清不知躲过多少危险,相比于这些临时队友,他更相信伥鬼。

    东皋老老实实看他们插旗布阵,虽然他很想帮忙,可是没人叫他。

    大阵嗡的一声启动,他乖乖缩在阵角,不打扰大家。

    跟着草虫追来的阿菇娜和伊勒德,在上空转了几圈后,还是没发现人,忍不住怀疑那三个小修,是隐匿在哪个阵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