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十三 宝物光华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看到西狄人再回,陆灵蹊如果说不紧张肯定是假的。

    就算南方师兄回复灵力,可以一战,可对方有四个人呢。

    她和朱培兰有很多符箓不假,但也得有灵力和时间甩出去才行吧!

    她小心地捂住朱培兰的嘴巴,把她叫醒。

    “嘘!”

    朱培兰没想到,一觉醒,不仅外面有四个气势汹汹的西狄人,就是阵内,还多了一个好像受伤的千道宗师兄。

    她真是……

    她爬起来的时候,满面惊恐。

    南方小小地叹了一口气,说来,还是他连累了她们。

    “师兄!”陆灵蹊顾不得其他,一把摸了三十几张符,小声道:“要是没办法,能杀一个是一个。”

    南方被人追杀至此,身上的符箓只怕早已用尽,“师兄可不要放弃,我们闹的动静越大,说不得希望也越大。”

    谁也不知道,这周围还有没有其他修士。

    就算没有,这里的动静闹得大了,远处的修士也会知道这里有人在打架,万一人家一时心善或者一时好奇,像昨天一样,跑过来帮帮忙呢。

    “……”

    南方没接她的符,推过去时,声音微哑,“这些东西,你自己留着防身,师兄我有。”

    他从修仙界而来,怎么可能不做准备?

    “前面不支是失血过多和灵气耗尽,这一次……”

    他看着外面,拿着古怪法镜四处试阵的几个人,“一会儿,师兄就冲出去,把他们引开,你们朝反方向,有多远跑多远。”

    他的心不软。

    藏在这里,很有可能被人瓮中捉鳖,大家一起死。

    他冲出去,凭借速度,或许能活命。

    “……那个大胡子,性子粗中有细,记着,一定要看他们一齐去追我了,你们才能跑,要不然……,”南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要不然,看到你们修为这么低,他们说不得就会分出一个人来收拾你们。”

    曾有一瞬,他其实是希望,她们能给他减点压力的。

    哪怕只是拖延一点点时间,对他而言,可能是生与死的两种不同境地。

    可是,面对师妹黑白分明的眼睛,他莫名地心愧。

    若不为救他,她们根本不可能暴露。

    “我们……各安天命!”

    他推开陆灵蹊,就要准备冲出去的时候,被拉住了。

    “师兄,采薇师叔说过,我的隐匿阵不错。”

    拿符给他,只是以防万一,可不是让他现在就出去的。

    “你受伤了。”陆灵蹊堵在前面,“就算灵力回复,持续力肯定也不如人家。逃出去,活命的机会,连两成都不到。既然如此,我们还不如就等着他们来。”

    “……”

    南方不得不承认,小师妹分析得很对,“这隐匿阵是采薇师叔送你的?”

    “不是,我买的,不过,她试过,说非常不错。”

    换天阵被吹得那么厉害,想来也不会那么容易被看破。

    “……这里有两张金钟符,”南方失血过多,失了最开始的锐劲后,终于歇了心思,“要是真不小心,被人家发现了,你们也能护自己一时。”

    他把两张金钟符塞给她们,静等西狄人的靠近。

    事已至此,那就生死一处吧!

    陆灵蹊没时间再拉扯,分了一张金钟符给朱培兰,紧紧盯着,拿古怪法镜试阵的大胡子。

    阿菇娜找火晦阵,都没这东西,还是用了笨办法。

    现在这人,难不成也是西狄草原很有名头的?

    这一会,陆灵蹊万分希望,他不如阿菇娜。

    法镜好像是九边形,眼看它就要照过来,一旁的朱培兰忍不住心中打鼓。

    咚咚!咚咚咚……

    南方听着两个小丫头越来越急的心跳声,只能回头,“禁声,外呼吸转内呼吸。”

    陆灵蹊和朱培兰连忙控制心跳,听话地屏住呼吸。

    法镜终于照了过来,三人拿符和拿剑的手,都一齐紧了紧。

    可是它在无意间迅速滑了过去,大胡子四人跟着法镜走,又往旁边照去。

    三人默默等着,等他们再次转远,好半晌后,南方原来挺直的腰背,才松懈下来,不过,他原先绷着还好,现在一松懈,好像一下就孱弱不堪,要倒了一般。

    陆灵蹊和朱培兰连忙扶住。

    “你的隐匿阵,”南方虽然很虚弱,可是笑得很开心,“确实不错!”

    “师兄,别说话了,好生休息一会吧!”

    睡袋她们两个女孩都睡过了,不好让他,陆灵蹊干脆就拿了拉克申的厚毛皮褥辅地上。

    “多谢!”

    南方躺下的时候,才觉得真正的逃出生天了。

    半晌……

    “怎么可能找不到?”

    把所有怀疑的地方,都转了一遍,大胡子异常气愤,大声咆哮道:“妈的,修士狡诈,他一定装作重伤的样子,骗了我们。”

    骗他计算失误,在这里浪费了大把时间。

    “就算他骗了我们,也差不多是强弩之末。”

    另一个西狄人很自信,“草虫吸了他那么多血总不会是假的,我们再往外围找找。”

    看到一行人,再次往外围散开寻人,陆灵蹊的心,稍稍有些提起。

    怪不得,南方师兄的脸色这么难看呢。

    原来是被草虫吸了血。

    “师兄,你没有防草虫的药囊吗?”

    “有!”南方叹口气,“不过,打架的时候,被他们削掉了。”

    要不然,三个人的队伍,怎么也不会没有一拼之力的。

    “是我们大意了。”

    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在这一片活动的,有不少春草部修士,你们……小心些,若方便,尽量开着灵气护罩。”

    他没了药囊,只能在皮肤外激起了一层薄薄的护罩。

    “知道了。”陆灵蹊瞅了一眼阵门,“你休息吧,我们看着外面。”

    现在又多了一个伤员,必须等千道宗的大队修士路过,才能出去了。

    好在那些西狄人折腾了两次后,彻底歇气了,再也没来。

    夜晚,又是淅淅沥沥的雨,好像这一边的天地,昨天的雨始终没停一般。

    陆灵蹊与朱培兰坐在睡袋上,听着外面的雨,不知不觉地相靠着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朱培兰一个重心不稳,差点歪倒,惊醒的时候,发现歪在腿上的人,很有些无奈。

    她小心地扶陆灵蹊躺好,站起来准备伸个懒腰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什么动静。

    一个草原男子骑着一只高大的灰狼,从山崖上跳下,咚的一声,大地都震了震。

    灰狼甩头的时候,一双绿幽幽的眼睛,好像正跟她对上了眼。

    我的天爷爷……

    朱培兰心中叫苦,正要用脚,把陆灵蹊踢醒的时候,那男子‘啪’的一声,给了大灰狼一下,“快点。”

    大灰狼甩甩尾巴,连忙带着主人冲进林子。

    “放心,它没有看见你。”

    南方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坐起来望着被灰狼闯得哗啦哗啦的林子,眉头紧蹙,“不过,吉达在这时候赶路……”

    这五行秘地跟他们想象的不一样。

    无影人出入在夜晚,带走大量的小修。

    现在,他们好不容易消停了,大家又开始动手了。

    他坐起来,正要看看是否有追兵的时候,一个灵舟,带着五个颜色各异的修士,呼啸着从上空犁过。

    南方急忙张了张口想要求救,可是话到嘴边,他又咽了下去。

    对那些人来说,他现在是累赘,两个小丫头也是累赘。

    灵舟里,又没有千道宗修士。

    “你刚刚……为什么不叫?里面有太霄宫的修士。”

    南方转问朱培兰。

    “他们跑这么快,应该不会因我而留步。”朱培兰很有自知之明,“再找机会吧!”

    “千道宗南方,失礼了,还未问师妹……”

    “太霄宫朱培兰。”

    朱培兰朝他笑笑,“这里暂时还算安全,我们总能找到机会的。”

    两次被人追杀,惊险无比,她想歇歇神经,暂时真不想出去冒险。

    “原来是朱师妹,你和林蹊是一开始传送就碰到的吗?”

    “我们……”

    话音未落,远处的天空,好像有一块规则的乌云,正急速飘来。

    朱培兰的眉头拢了拢,严重怀疑那是修士的飞毯。

    “又有人来了?”

    南方随着她的目光望过去,没一会,却发现,站在飞毯上的是一队草原人,“阿菇娜,嘎尔迪?”

    他看到了站在最前面的两个人,非常吃惊。

    朱培兰做贼心虚,脸都有些白了。

    她生怕人家是来找她们的。

    好在,飞毯没有停留,一路按着之前人离开的方向,渐渐隐入雨幕中。

    呼!

    她长长出了一口气。

    “看来师妹也认识他们。”

    南方看了她一眼,“这几天晚上,你和林蹊……”

    天地在他说话间,突然闪来一道白光,照亮所有。

    虽然这光亮来得快,去的也快,但已经够他们看到好些东西了。

    原来雨幕中,还有好几道,或远或更远的遁光,正在朝一个方向奔去。

    这是有事了?

    南方急奔两步到雨幕里,总觉得那些人赶去的方向,有什么亮光。

    他严重怀疑,是有宝贝出来了,所以那些人,才急急往那里赶。

    五行秘地一点宝都没有,说出去,谁信啊?

    他万般希望这里真的有宝。

    “师兄,你受伤了。”

    朱培兰站在帐篷里提醒他,“不管那边有什么,都得等你伤好才成。”

    虽然她也怀疑,那边有什么宝物,可经过这数次磋磨,已经认了空手而回的命。

    没有强大战力,想从那些炼气高阶的修士手中抢肉吃,根本不可能。

    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保住性命,回到祖宗心心念念的修仙界。

    凭她的灵根资质,只要给时间,哪怕没奇遇,再怎么,筑基还是没问题的。

    “是!等伤好。”

    南方有些失落地退回来。

    可怜,他等了这么久,才有宝贝现世,结果却连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你能帮我盯一盯吗?如果,我是说如果发现千道宗的大队修士从上空过,麻烦喊一下行吗?”

    “……好!”

    朱培兰点头。

    她这么柔顺,让南方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之前……你守夜的时候,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不知道!”朱培兰低声,“我……我也睡着了。”

    ……

    黑夜和距离都阻不住的宝物光华,所有看到的人,哪一个能无动于衷?

    陆懔和蒋思惠跟大家一起,坐在尚仙的飞梭里,直往那个地方飞去。

    不同于别人的兴奋激动,他们更多的是见女儿的期盼。

    这一路上,可不止他们往那里赶。

    如果女儿跟南师兄在一起,看到宝物光华,肯定也会赶去。那他们一家,就能团聚了。

    这些天,他们配合凌雾和南佳人、尚仙引了好几个西狄人。

    凭女儿的修为,说不得也是做这样的事。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受伤。

    两人又紧张,又期待。

    凌雾和南佳人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们一眼,一齐撇开的时候,不知道是叹气好,还是叹气好。

    无影人到底把大家劫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他们已经连续两天没出现了。

    现在,出现宝物光华,到底是真宝物,还是……什么圈套,谁也说不准。

    “林懔,蒋思惠,那里恐怕不是你们能呆的,一会儿快靠近的时候,我会给你们寻个安全之地,暂时藏身。”

    什么?

    陆懔脸色一变,恳求道:“尚师兄,我们一定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不行!”尚仙摇头,“你也看到了有多少人去,说不得会有一场大火拼。”他抬手阻住他想插来的话,“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就是南方师兄,也一定不会让林师妹涉险的,所以,她肯定也会藏身在什么安全的地方。等我们和南方汇合,放心,一定会让你们一家团聚。”

    能瞒一时是一时。

    合作了几天,他对这对夫妻的观感还不错。

    很想带他们平安回去。

    “尚师兄说的对。”

    南佳人看两个愁眉的人,只能硬着心肠,“就算你们现在跟着我们,也一定见不到林蹊。那里的情况莫名,不是我们不想给你们抢宝的机会,而是……人太多了,不管有多少宝物,都会有一场大杀戮。你们先布阵藏身,若遇到危险,说不得,我们还要你们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