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十三章 传送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看到远处闪动的宝物光华,叶湛秋没动。五行秘地就要真正的开启了,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

    最好所有看到的人,全都抢着去,这样,哪怕随机传送,他们的距离相对也会近些吧?

    近,代表了什么?

    叶湛秋的脸上闪过一丝冷笑。

    这破地方,新晋的小修士已经没几个了,剩下的全是修为高的家伙,只有他们能因为宝物打得你死我活,他出头的机会才能更大。

    见识到阿菇娜银弓的速度,叶湛秋其实是后怕的,他现在的修为太低,各种反应都跟不上,要是一连遇到两个像她那样的,说不得也会折损在这里。

    重生一世,他绝不允许自己无声无息。

    现在好了,他祝愿当年的那些天才,都传送在一个地方。

    ……

    南方虽然回了帐篷,可哪里能收心?忍不住眺望隐有光华闪动的地方,那里,或许有很多宝贝。

    只恨,他伤的不是时候。

    朱培兰看他越来越焦躁,知道劝不住,只能回到睡袋上挨着朋友坐着。

    半晌,南方终于下定了决心,走到睡袋前,不管朱培兰,“林蹊,林师妹,快醒醒。”

    “啊?”

    陆灵蹊一下子惊醒,神识迅速放开,“南师兄,怎么了?”天还没亮,外面还在下雨,没发现西狄人,确定最后一项的时候,她稍松了一口气。

    “看到那边的光华闪动了吗?五行秘地的宝物应该现世了,之前有很多人都过去了,我……也要过去。”

    什么?

    陆灵蹊呆了呆,“你不是受伤了吗?”

    “秘地宝物从来不会平白无故落到任何人的手上。”

    南方声音淡淡,她们可以躲在这里,他不可以,“我得去看看,你——要不要一起?”

    一起?

    陆灵蹊眨了眨眼,“等一等,你们怎么知道,有很多人过去了。”

    “刚刚我们看到的,阿菇娜也过去了。”

    朱培兰有些紧张她的选择,先把阿菇娜抬出来。

    “噢?那我不去了。”

    陆灵蹊连忙摇头,“师兄,宝物虽然重要,可是你的伤……”

    “我的伤没事,”南方看了一眼朱培兰,“发挥八成战力没问题,你既然不打算去,那就好好和朱师妹在这呆着。”

    这是人家的选择,陆灵蹊保能祝福,“那小妹祝师兄一路顺风。”

    南方拍拍小丫头,摸出一个灵舟,瞬间化大,一个闪身从阵门呼啸而出。

    那叫朱培兰的明显有些心机,拿师妹怕的阿菇娜说话,可惜现在不适合点出来,她们必须相扶相守。

    南方只能希望自家的小师妹,可以更机灵点,不要被她糊弄了。

    “朱姐姐,真的有宝物吗?”

    雨幕很快阻住了视线,陆灵蹊转头问朱培兰,“真的有很多人过去了吗?”

    “有没有宝物我不知道,但真的有很多人过去了!”

    朱培兰跟她解说,她睡着这段时间的事,“别的看不到,但那一亮的时候,真的看到了好些个遁光。”

    “也不知道,我爹我娘会不会去。”

    “……”看到愁眉的小伙伴,朱培兰也想不出办法,“那……你爹你娘是什么性子呀?是像南方师兄这样的,还是像我们这样的?”

    要是像南方这样要钱不要命的,在她想来,八成是去了。

    陆灵蹊听懂了,“我爹我娘应该不会自入险地。”爷爷在外面等着,他们不敢冒险的。

    想通这一点,神经松懈下来,她迅速躺回去,“这两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是睡不够,朱姐姐,我再睡一会儿。”

    见小丫头没一会,便呼吸悠长起来,朱培兰真是哭笑不得。

    这是个睡大王吧?

    不过,她守了大半夜了,似乎也没什么,打个哈欠,便也歪在一旁。

    没人能想到,在大家轰轰烈烈准备抢宝拼命的时候,这两人能安安心心地睡大头觉。

    ……

    阿菇娜等人,终于近距离看到了闪动光华的宝物。

    那好像火山口一样的地方,似乎流转着无数发出耀眼光华的珠宝,它们或大或小,彼此追击,发出好听的叮当声。

    修士和西狄人一方,各有警惕,但随着来人越来越多,两方按捺的心,都在蠢蠢欲动。

    这些东西,可能就是寒漠荒园十几万年的灵气孕育而出的五行精华。

    虽然看样子很多,可是谁会嫌宝物少啊?

    阿菇娜的银弓遥遥锁定这边的时候,其实已用神识,迅速腾空储物戒指里的一个乾坤玉盒,她最起码要用它来装满满一盒的五行精华。

    如她一般准备大容量东西的人,不是一个两个。

    大家全都势在必得,之所以谁都没第一个伸头,只是怕被所有人当靶子打。

    但老这样等也不是事。

    五行精华出现在夜晚,白天的时候,这里的天地会变,万一没了……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终于有人忍不住,不知是谁大力一堆间,三个站在火山口前的修士,一下子落了下去。

    惊呼瞬间响起,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却没人出手,掉下山口的修士,也顺势急切地朝诸宝舀去。

    西狄人一方,当然不可能就眼睁睁地看着,在阿菇娜等有意的控制下,也跳下了三个西狄人。

    眼看下面的人,就要把宝物弄到手,十几个急切宝物的人,也从后面凌空冲入。

    场面一下子混乱,无数人冲入。

    叮叮……

    当当……

    锵锵……

    咻咻……

    各种兵器响成一片,正在南佳人,也要往下跳的时候,大地猛然一震,只听轰的一声,火山口好像一下子被人点着了,诸宝喷出。

    跳下的众人,全被一股无形劲力顶着,直入上空百米远。

    不过此时,没人能顾得危险,大家不管三七二十一,都想兜住宝物。

    可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阿菇娜明明发现,她站在火山口边,顺势一舀的时候,乾坤玉盒里已经满了,却还没高兴起来,它们却又像空气一般,化为无形。

    这是怎么回事?

    手上灵力一动,收了乾坤玉盒,就忙伸手抓上一颗大的五行精华。

    入手好像有些重量,她正要细看,却见它也在转瞬之间,化为空气,再不可寻。

    这?

    不仅她懵了懵,所有如她般试过的人,都很懵。

    说好的,五行秘地里有无数宝贝,他们在破林子里转了好几天,毛都没看到,现在好不容易有点希望,怎么又是骗人的?

    正在大家愣了,没在互杀的时候,冲天的东西,又如雨般落了下来。

    不过,它们在接触到人的时候,都化为了无形。

    南佳人想感受这些东西的灵气,也是啥都没感觉到。

    异常失落下,她根本没注意到,冲天的光华,还有数十颗,分散四方,像不太应该的地方飞去。

    南方正急急冲来,远远看到无数宝物喷出的景像后,急得心都要碎掉了,虽然有数颗正朝他这边来,他也没什么心力。

    他只是顺势撤了灵舟护罩,迎向其中一颗。

    抓住的时候,感觉那一抹重量,根本没管其它,更快地催动灵舟,想要到前面捡宝。

    只是……

    手上紧攥的东西有些不对,原上才有的重量,好像没了。

    低头一看,哪还有宝物?

    ……

    陆懔和蒋思惠呆在阵中,自然也看到宝柱喷发的情况。

    哪怕隔着雨幕,那耀眼的光华也无法掩盖。

    “快看,那里有两颗。”

    蒋思惠说这话的时候,拉着夫君,一齐冲出,迎向飞来的宝贝。

    如他们般,滞留在外围的修士,都看到宝柱喷发后,那好像流星一样冲过来的宝物,他们各迎各的。

    叶湛秋也早早撤了剑阵,就站在雨幕中,早早等着。

    他在等属于他的那一颗。

    据后来的总结,所有在林中还活着的人,都会迎有一颗这样可能有传送性质的光球。

    不管你站在哪里,它都会自动锁定你,把你拖进该拖的地方。

    它们传送的距离可能有大有小,事后没人能真正说得清。

    因为几乎所有人,都自己去找它们了。

    只有他聪明。

    叶湛秋笑着看向,朝他飞来闪着光华的光球。

    龙眼大的光球在他伸手间,轻轻落下,他仔细看了看后,消于无形。

    好了。

    接下来,还有百十息。

    陆灵蹊和朱培兰在睡梦中,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了一下。

    两人齐齐惊醒的时候,额上有什么闪亮的东西一闪而没。

    这?

    二人连忙爬起来,寻找那家伙。

    ……

    火山口边,所有人的面色都不好。

    说好的,宝物呢?

    如果一直失望,那也就算了,可是现在给了他们一个什么样的破希望呀?

    骑着灰狼的吉达怒气勃发下,第一个朝修士发难。

    可是敢到这里抢宝的,又有谁是善茬?

    一场西狄人和修士的火拼,迅速展开。

    ……

    “如果是我一个人做梦有可能。”陆灵蹊二人找不到东西,非常疑惑,“可是不可能我们两个都做梦。”

    她们额上一开始,还有被砸的红印子。

    那绝对不会做假。

    朱培兰当然知道不是假的,“我们……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

    她的脸色非常不好,严重怀疑有人曾经摸进来,或者看破了阵法。

    早知道,她就忍一忍,不睡觉了。

    陆灵蹊看她脸色不好,心里也渐渐不安起来,连忙收阵,只是最后一个阵旗,刚刚拔起来,就感觉虚空中,好像有什么强大的吸力在朝她罩过来。

    “林蹊……”

    朱培兰却先被吸走,想拉她都来不及。

    紧跟着,陆灵蹊也是一阵天旋地转,噗通一声,摔在一片天也灰突突,地也灰突突的荒园上,身边再也没有人。

    这?

    陆灵蹊正要放出神识,却发现,它缩在体内不动了。

    就是灵力……

    连忙一试灵力的时候,好在,它还在,只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它好像不能让她飞起来,观察四周。

    去!

    她狠狠踢了一脚脚边的石头。

    真他娘的。

    她招谁惹谁了?

    老把她扔到莫名其妙的地方。

    陆灵蹊呼呼直喘气,要不是顾忌着引来西狄人,真想大叫一声。

    她不知道,所有被传送进来的人,除了叶湛秋,除了某些运气特别好的,除了打架中,就要性命不保的,此时大都如她般,又懵又气。

    五行秘地,他们心心念念的好地方,结果就这德性?

    放不出神识,就打不开储物袋,这对于修士而言,简直是灭顶之灾。

    虽然他们大部分的人,服的都是辟谷丹,一时半会不会饿,可时间久了呢?

    有秘袋的检查秘袋,没秘袋的急急寻找出路。

    只有叶湛秋,拿着早就准备的罗盘,寻找当年古修大能,封印的矿洞,在这里,据说,只有进了矿洞才能放开神识。

    庚金、钢母、戌土……

    无数矿物的精华,他都想要。

    可惜!

    他叹了一口气,他运气不太好,没被直接传送进矿洞。

    不过,他不知道,李开甲虽然被传送进矿洞了,可是才刚接解修仙的他,却并不知道,矿洞中那些个散发特别气息的东西,是什么。

    东拓只想提升徒弟的修为,不敢浪费时间教所有的五行灵物,如同对待所有新弟子般,告诉他,五行秘地里,只要你感觉是好东西的都可以收。

    他抬手抠一颗凸出好像金子一样的东西,忙了半天才抠下来,感觉非常重。

    这应该是好东西吧?

    就是抠得太费劲了。

    让他用剑挖,又实在舍不得。

    丁开甲拿出师兄分他的战力品,一把弯刀,在石壁上,叮叮当当地砍起来。

    ……

    陆灵蹊身上有两个纳宝囊。

    里面吃的喝的穿的用的都各有一点,她虽然不急着找出路,可是一个人在这破地方,心里总是不安的。

    她只要看到大一点的石头,都会爬上去,眺望四周。

    可惜,不要说修士了,就是西狄人,也一个没见着。

    唉!

    从大石头上跳下时,她真是忍不住深深叹了一口气。

    到处都是一样,该怎么办?

    陆灵蹊一边走着,一边拿路上的小石头出气,所有不顺眼的,见一个踢一个。

    骨碌碌……

    半晌后,一块石头被她踢得划过一条线,好像滚到了什么空洞的地方。

    陆灵蹊好奇追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