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十四章 矿道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一个跟天和地一样灰蒙蒙的洞,怪不得爬高的时候,没在意呢。

    破地方,没一点正常的。

    陆灵蹊很踌躇,她是下去呢,还是下去呢?

    她在上面转了两圈,终是被这什么都差不多的地方打败,扔下一颗石子,听它骨碌碌地响了好一会,才小心地用掠云术下去。

    不过,进秘地这些天,用神识几乎成了下意识的习惯,却没想,在上面不动的神识,到了这下面,居然放出来了。

    陆灵蹊心中稍有振奋!

    虽然这地下洞穴看样子有些长,但能用神识,总比不能用的好。

    她连忙先移了一把符塞在怀里,手上执了剑,做好防护和随时攻击的准备,才缓缓向前探去。

    洞穴很不规则,一会宽一会窄的,一丁点声音好像都能传出极远,陆灵蹊生怕里面有什么,只能用掠云术提着身体,一点点地往前飘。

    不过,越往前飘,好像里面的土灵之气越活跃。

    是有宝吗?

    进了五行秘地这些天,她都要把宝这东西给忘记了。

    陆灵蹊忙把速度稍为加快一点儿,她进来一趟,若真的什么宝都不带出去,将来在宗门只怕也不好混。

    心中有了盼头,自然跑得更快了一些,半晌之后,东西没见着,但是随着洞里的土灵之气越发磅礴,炼气决自然运转。

    老祖宗传下的功法,当初大概也考虑了天地灵气的问题,哪怕以前的天地灵气没有复苏,陆家也没修炼秘地,一代又一代,还是能炼化微弱的天地之气为己用。

    现在……

    虽然这里好像只有土灵之气,可炼气决一样能把这单一的灵气炼化,并且功法运转的越发欢快。

    这种修炼跟平时打坐时的修炼好像一样,又好像完全不一样。

    陆灵蹊一边由着体内灵气自转,一边警惕地观察周围有无危险。

    那年经过中极珠的灵气风暴后,她慢慢学会了在修炼的时候一心二用,这技能在现在看来,真是棒极了。

    再次穿过一段窄窄的巷道后,她终于看到了土灵磅礴的根源。

    上百颗拳头大的土珠众星捧月般围着一颗好像透明的鸿蒙珠子。

    陆灵蹊心下一跳,这是宝贝吧?

    肯定是的了。

    虽然祖宗传下的玉简中,没有介绍五行材料的,宗门为提升大家的修为,也没发有关五行材料的玉简,但这一定是宝贝。

    体内灵气在激动下,游走得更为欢快。

    陆灵蹊进阶炼气六层没多少时间,但看现在的架式,要是能在这里修炼个三天,不说炼气七层,炼气六层中后阶完全没问题。

    现在就怕再有人如她般进来。

    如果那样,不仅宝贝她要失了,就是性命……

    陆灵蹊在一个周天结束的时候,连忙强行中断修炼,一连摸出多个玉盒,先从小的土球开始装。

    不过,能活动的珠子拿尽了,其他的珠子却好像嵌在一起,连着地面,使劲拽也拽不动。

    陆灵蹊试了两次后,迅速放弃,从拉克申的大储物袋里,拿出一个最大的玉箱,拿着长剑,就想把它整个地从地面挖起来。

    不过,下面的土层好像非常有韧性,长剑前进巴掌长就,就再也不动了。

    陆灵蹊拽出来,捻了捻带出来的土,确定它还是土,没有变成石屑时,非常奇怪。

    宗门分发的都是上品灵剑,哪怕她不用力,一般二般的石头,也能削如豆腐。

    可是……

    她围着它们转一圈,强行按下先把鸿蒙珠子砍起来的心。

    这些土珠既然捧着它,两者之间,或许有依存关系。

    她在五行秘地几次险死还生,什么都没忙到,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宝贝,若是不把它全带走,心里总是不得劲。

    想了又想,陆灵蹊终在长剑上又加持了锐金之气,先从外围用力地划一圈,然后,一圈又一圈点点接近。

    好半晌,她终于把它们抱着,放进了大玉箱。

    呼!

    一切顺利。

    拍拍手,她忍不住眉开眼笑。

    五行秘地,终于有点样子了。

    这里的灵气……

    想了想,她终于往前一点,起个土墙术堵住这边,再布下换天阵,当场打坐。

    修为是她最大的痛点,难得这里灵气好,能提高一点,是一点儿。

    半晌!

    陆灵蹊再次找到先前的感觉,体内灵力如水般流得越来越欢快,巷道中的磅礴灵气从口鼻从皮肤大量加入,整个身体,都好像置身于满是灵气的大海中,她忍不住全身心地投入。

    恰在此时,一根细细如头发丝的青蔓顶着一片嫩绿的小叶子,慢慢从她的手背上长出来。

    它先支着身体,顶着那片嫩叶瞄过来瞄过去,好像打量她一般,确定她无有所觉后,迅速长开,顺着青色的法衣一路滑下,朝着挖出来的小坑去……

    一个周天,两个周天,三个周天,体内的灵气,好像就要达到一个临界点,马上就能冲上炼气六层中阶,可陆灵蹊的眉头,却皱了皱。

    似乎外面的灵力,也在大量消失呢。

    她知道这是因为她把宝贝挖了的缘故,倒也遗憾不起来。只能不停地加快修炼速度,冲刷筋脉,希冀把六层中阶的壁垒冲过去。

    嫩绿的小叶,似乎查觉到她的这一心理,在越来越大的坑洞中,又闪了出来。

    不过此时的它,好像在小叶旁,又多了一点点的小芽儿。

    它瞅瞅她,又瞅瞅坑洞,可能更舍不得坑洞,没一会,又钻了下去。

    轰!

    不知过了多久,陆灵蹊感觉身体一震,六层中阶的壁垒终于被她磨了过去,虽然流淌的灵力,再无先前的欢快,可是她的心情是欢快的。

    五行秘地的运气终于来了吧!

    她正要稳一稳修为,再运行一个周天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下有些震动。

    嗯?

    有过地震经验的陆灵蹊,迅速把的眼睛睁开,顾不得其他,以最快的速度先收换天阵,然后都顾不得前面的土墙,直接强力冲过。

    巷道似乎在震颤,再不跑,可能就要被埋了。

    只是,此时她跑得再快,好像也顶不住人家塌的速度,为了小命,飘渺决运起的时候,陆灵蹊努力以土墙术向前延伸,只希望它们能帮她撑一时。

    轰隆隆!

    到处都在震响,努力逃命的她,根本没在意青色法衣粘上的那一条好像绿色纱线的东西。

    轰隆隆……

    一片尘土飞扬中,陆灵蹊终于灰头土脸地冲出来,可是一口新鲜空气还没吸着,身体又不受控制地往下落。

    神识在片刻之间龟缩回体,似乎一切又回到了,她入坑道前的样子。

    借着飘渺无行决,从各种滑落的石头一路飚过,跑到安全地带,看大地好长一片地面陷落的时候,陆灵蹊忍不住抹了一把汗。

    哎呀,好险啊!

    不过……

    一想到收获,她还是忍不住露了满口牙!

    什么经验都是经验,地震的经验就让她反应比常快了些嘛!

    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大不了她不修炼了。

    陆灵蹊顶着一个花猫脸,爬到一块大点的石头上,寻找自己再走的方向。

    刚刚陷落的区域,显然不会再有宝了,那就朝它反方向去。

    打量外面的她,还是没注意,那一线绿纱,此时已经粘到了袖口处。

    ……

    拿着罗盘,到处寻找矿洞的叶湛秋越来越没耐心了,他浪费了大半天的时间,始终没找到任何一个入地口。

    运气,运气,你在哪?

    一想到的,有些人被传送进矿道,什么都不用找地就能采到好东西。一想到,有些人可能已经运气地采到了矿物精华,他的心就想滴血。

    当年的狼盗周康,可是带了无数宝物出去,怎么到他这里就……

    叶湛秋再次心痛自己,杀周康杀早了,要不然不会与中极珠失之交臂。

    中极珠若是他的,运气他也一定有。

    可恨,那东西现在到谁手上了?

    叶湛秋一边寻找矿洞,一边咬牙切齿地发誓,出去一定观察好大家,谁的运气好,就跟谁扛上,直到找回中极珠为止。

    ……

    李开甲自然不知道,有人惦记他的宝贝。

    拿着西狄人的弯刀,在矿道里叮叮当当地挖宝好半天了,他弄到了不少奇怪的石头。

    金色、蓝色、绿色……,一个个,无一例外,都挺重的。

    李开甲不知道它们哪一个更贵重,反正矿道多的很,所以,全没用玉盒装,只挖一个,扔储物袋一个。

    如果可以,他其实更希望,能有天剑宫的师兄师姐过来帮忙一块儿挖,这样,至少他就不用赶得这么急了。

    对五行秘地的宝物,那些师兄师姐们,简直要望穿秋水,可惜他们跟西狄人拼了一场又一场,什么都没得到。

    也不知道现在都如何了?

    会不会如他般,在哪一个矿道挖宝。

    还有懔叔蒋姨和灵蹊……

    想到那一家三口,李开甲小小地叹了一口气,这么长时间,都没在秘地里见到着,也不知道……

    他甩开那抹悲观的想法,把再砍下来的一块蓝色石头,收进储物戒指。

    或许,他该给他们准备些东西。

    ……

    东皋好运地跌在一个矿道里,不过,这里面,不是他一个人,而是三个。

    一个是他先前组队的同门师兄,另一个却是西狄人。

    啪!

    一条鞭子袭来的时候,他整个身体都是一抖,虽然看不到后背的伤,可是他知道,肯定又有一条鞭痕肿起来了。

    东皋咬着牙,努力更快地挖石壁上的银色矿石。

    啪!

    “妈的,快点。”

    不远处的山海宗师兄,也被甩了一鞭,他也忙加快速度。

    东皋没望他一眼。

    原本,这矿道是他们两个人的,只是西狄人来了,说好,多挖银母,分他三成的师兄,却在他们还没有明显落下风的时候,为了争取一个机会,一脚把他踢到了西狄人的弯刀下。

    若不是人家想要免费的劳力,若不是倾尽灵力,用盔甲帮忙挡了一挡,东皋知道自己可能已经死了。

    “快点快点,听见没有?”

    西狄人挥着鞭子走来走去地催着他们。

    银母矿啊!

    据说任何剑系、刀系的法宝,只要加点银母,韧性都会有加成,没有它们,哪怕炼出法宝,也会脆得很。

    西狄草原物产没有修仙界丰富,每次为了银母,都要跟人家低声下气。

    现在好了,他要是能把这条矿脉全挖完,西狄未来的几千上万年,就再不必为银母折腰了。

    啪!啪啪啪……

    他的鞭子甩得呼呼作响,一再催促他们快点挖。

    东皋又忍了一鞭,用眼角余光,看到他又去打另一个人的时候,终于把陆灵蹊送的迷魂香点着了两根,扔在砸下的碎石缝隙处。

    外呼吸转内呼吸!

    好半晌,他听着人家越来越重的脚步,听着旁边也越来越无力的挖矿声,眼中杀机一片。

    啪!

    鞭声再没有之前的威风,东皋回头时,一把抓住那鞭子,在对方大怒的当口,迅速一剑划过。

    卟!

    西狄人只觉劲间一凉,然后整个脑袋不受控制地好像飞了起来。

    他睁着不敢置信的眼睛,看到没有脑袋的身体,正在大量飚血,把中间挖好的银母都染红了。

    咚!

    人头落在也要顶不住的山海宗修士的脚旁,“师……师弟……”

    东皋拎着带血的长剑,几步一跨间,已经红着眼睛站到了他面前。

    “我我,我是你师兄。”

    山海宗修士腿间一软,干脆顺势跪了下来,“师弟,你饶了我,当时我也是不得已,以后的银母,我们平分,不不,你八我二,我还发誓,以后一定不会再发生之前的事了。

    师弟,你不能杀我啊!”

    他生怕那把剑朝他砍来,“在这里,我们好歹可以相互照应,要不然,再来西狄人呢?”

    到了此时,他哪不知道,是这位师弟用了阴招?

    “我发誓,我发誓,以后,你就是我亲弟弟,回到宗门,我……”

    叮!

    东皋不稀罕当他的所谓亲弟弟,再次一剑斩头。

    摘下他们的储物袋,两个火球术甩出,看着他们成为一团灰烬,才收起所有银母,拿着陆灵蹊送的灵酒,一边大口喝,一边大步走出这个明显还有很多银母的矿洞。

    盔甲在生死关头救他一次,但现在,因为灵力不足,已经龟缩在体内,恐怕不能救他第二次。

    所以,这矿洞,他不能呆。

    挖矿的痕迹那么明显,不管再来的是西狄人还是修士,若是看到他,一定都不会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