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十五章 缘份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有了经验,陆灵蹊不仅爬高的时候,会寻找坑洞,就是平时走路,也会不时扔一把石头,希冀能瞎猫再碰死耗子。

    可惜,愿望是美好的,事实却是,耗子真不是那么好碰的。

    直到百多里,她也没找到任何一个洞。

    难不成是她的方向走错了?

    陆灵蹊忍不住怀疑。

    只是现在再转方向,感觉有宝贝的可能也低得狠,毕竟她拿到的手上的,不是一般的凡品。

    或许,还要往前走。

    骨碌碌……

    石头撒出去后,滚动的声音不对。

    本来已经不太报希望的陆灵蹊,连忙顺着声音追过去。

    骨碌碌,石头滚进矿道的声音,传出极远,正在里面的陆从夏心下一跳,只是她还来不及出声,就被身后的西狄人给禁了所有,扔在矿道里。

    搞定里面的免费劳力,图里埕又以最快的速度,敛息藏身于矿洞前早挖好的地方等着,他不管再来的人,到底是西狄人还是修士,反正只要到了这里,都得听他的。

    陆灵蹊跳下了矿洞,只是还没前进多少步,安安静静的矿洞,不知为何居然给了她一种莫名的不安和紧迫感。

    是……里面已经有人了吗?

    如果那样,那对方不出声是为了什么?

    陆灵蹊的眉头拢了拢,不管是为了什么,她修为弱小,都掺合不起。

    想定之后,她正要回头走人,图里埕一下子跳了出来,堵住出口,“原来是你?”他脸上扭曲,“臭丫头,命倒是大,我的储物袋呢?”

    没有储物袋,他过了好几天不安的日子。

    陆灵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面上忍不住一白。

    西狄二脚部,闲着无事都能吃人。

    现在,他们算是仇人见面,人家怎么可能饶过她?

    “把我的东西还回来。”

    图里埕拿着不知从哪夺来的剑,直直指着她,“快点,要不然老子要你好看。”

    “是……是你?”

    陆灵蹊好像下意识地用手护住怀部,她一步步退着,在确定是图里埕的时候,惊吓之余,只能往怀中藏的那几张符箓动脑筋。

    只恨启动它们,需要时间。

    图里埕现在不怕她跑,这条矿道没有岔道:“哈哈哈!是我很奇怪吗?”臭丫头现在怕的像鹁鸪了?

    “你都能从那个破地方跑出来,难不成,你以为,我会留在那里?”

    他拎着剑,狞笑着靠近,“朝老子动手,你的胆子不小啊?你说,把你的胆挖出来,它能是什么样?”

    胆是什么样?

    她没听爷爷说过。

    陆灵蹊连忙往后退得更快了些,“山……山娜姐姐呢?”

    山娜?姐姐?

    图里埕嘴角抽了抽,“臭丫头,别给我顾左右而言他,把你的储物袋,我的储物袋,全都给我交上来。”

    虽说,他恨不得马上吃她的肉,喝她的血,扒她的皮,可是挖矿需要劳力。

    在杀她之前,最少也要让她帮忙把该干的话干完了。

    “储物袋……在这里。”

    陆灵蹊好像要哭似的,拿住那三张已经能启动的符箓,在他关注的时候,一把扔了过去。

    叮叮叮……

    咔嚓嚓……

    一张冰锥符,两张雷符,她可是下了血本。

    陆灵蹊算得好,两张雷符,哪怕伤不着他,把他电麻了,冰锥符也一定能伤到他。

    双方离得太近,图时埕虽然知道这小丫头诡计多端,可真没想到,炼气三层的她,一下子能启动这么多符箓。

    哪怕下意识里,他防了一点点,可是灵气护罩,刚一接触这两种灵符,便溃不成军,不论他激出多少层,都如摧枯拉朽。

    “啊啊啊……”

    哪怕最终叫出了骨盾护身,也因为身体和神经被雷电击麻了,各种指挥跟不上,他的大半身体都糊了,不仅如此,还被冰锥在身上射出了好些个小洞,哪哪都疼。

    软倒在地的时候,图里埕死死瞪着眼睛,哆嗦着嘴,“你……你哪来的……雷符?”

    冰锥符他花大价钱跟人换了两张,但雷符更为强大,雷灵根修士在西狄草原也更为稀少,想要雷符,不仅是灵石的问题,还有门路的问题。

    “别人送的。”

    陆灵蹊望了一眼他的丹田。

    那里的灵气,正在大量逸出。

    一根冰锥好巧不巧地正好戳在了那里。

    “咳咳!不可能。”

    图里埕如何相信?

    他努力地想要站起来,想要再提灵力,可……

    低头的时候,看到戳在丹田的冰锥,他整个人都愣了愣,“你……,我……我杀了你。”

    “你杀不了我了。”

    陆灵蹊稍为往后退了一步,防止他再暴起拼命,“杀人者,人恒杀之!图里埕,你们二脚部的人,都该死。”

    “咳!咳咳咳……”

    图里埕想要反驳,可是嗓子腥甜,这一咳,便一发不可收拾,大量的血沫从嘴巴里流出来。

    他曾经想过自己怎么死。

    可是真没想到,会两次在小阴沟里翻船。

    明明他都防了她一点。

    “你……你不是炼气三层?”

    好不容易喘回一口气后,他终于又想到了什么,恨恨盯着她。

    “自然!”

    得到预想中的答案,图里埕脸上的肌肉连续几抖,“狼神不会放过骗他子民的人,你……你说,你叫什么?”

    “狼神?”

    陆灵蹊又往后退了一步,“你说的我真有些怕,所以呢,我不打算告诉你,我叫什么。”

    什么?

    图里埕没想到会收获这样的答案,“你会不得好死的,你会不得好死的,一定会不得好死的。”

    “这句话,还是送给你自己吧!”

    陆灵蹊确定他真的再无一拼的可能,手上的灵力一动,一把把他的储物袋、长剑以及骨盾吸到手上。

    “不过呢,看在这些东西的份上,我没你那么恶毒,给你个痛快吧!”

    一个火球术,被她瞬间弹去,把想要惨叫出声的人,当场化灰。

    结束了。

    陆灵蹊抹了一把汗后,又长长吐了一口气。

    这缘份,真是要人命了。

    那么想碰爹娘,都没碰到,结果却两次撞上他。

    望望外面的洞口,她真是怕了。

    图里埕不够谨慎,好杀,可是如果遇到山娜……

    陆灵蹊顾不得里面到底有什么好东西,以掠云术往回回的时候,她把换天阵再次掏了出来。

    四周没人,真是太好了,她连忙把换天阵就布在矿洞的洞口。

    这样,绝对不会再有第三个人误入了吧?

    经过了图里埕,陆灵蹊觉得,为了小命,为了等在外面的爷爷,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躺在里面不能动的陆从夏等着外面的人进来,可是一等不来,两等还是不来,真怕那人就那么跑了。

    她努力地想要动一动,想要闹点动静,让人家注意到她,可是挣扎半天,被灵力禁住她的,连个手指头都动不了。

    半晌,就在她急得眼中都要流泪的时候,重新下来的陆灵蹊终于在神识中发现了她,并且站到了她前面。

    她没想到了,这里面还有人,还是个太霄宫的修士。

    算起来,她跟太霄宫的人,着实有缘。

    “我要怎么帮你?”

    “……”

    陆从夏想张口,可是她张不开。

    “灵力锁脉?”

    陆灵蹊用木灵气,探进对方的身体,半晌放下的时候,叹口气道:“我修为不够,虽然能强行解开,可是大概会伤了你的筋脉。”

    这样啊?

    陆从夏摇不了头,只能用眼珠子摇动。

    “这么说,你也不同意强行解开?如果是这样,那就把眼珠子上下动一下。”

    陆从夏果然把眼珠子上下动了动。

    “那人已经死了,”陆灵蹊高兴,她们还能交流,“顶多十二时辰,他加持的灵力没有补给便会散开,到时你便能回复行动。”

    她看到她腰上挂的储物袋,确定从图里埕手里夺的不是她的后,很是松了一口气,“要不然,你先在这呆着。我……我去挖那金色石头。”

    陆从夏的眼睛,又上下动了动。

    陆灵蹊一笑,“那就这么说定了,你挖的东西,我不拿,不过,我挖的东西,你也不能朝我要。”

    这是自然!

    陆从夏动眼睛,代表点头。

    “我认识你们太霄宫的凌雾师姐,她人很不错。”

    陆灵蹊朝旁边一块最亮的金色矿石动手的时候,跟她道:“传送进来前,我还跟你们宗的朱培兰朱道友在一起。”

    这被图里埕禁住的女孩,修为一样比她高。

    反正陆灵蹊没看透。

    为防她的善意,被人家报以恶意,她连忙把凌雾和朱培兰抬出来。

    陆从夏当然不是傻子,明白她的意思,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外面的打斗,具体怎么样,她没看到,甚至离得远,她也只听到那个西狄人的惨叫声。

    但能杀了西狄人,不管用了什么手段,都说明了人家的实力。

    她的修为虽然是高些,可那又怎么样?

    人家没来之前,她就是西狄人毡板上的鱼肉呢。

    陆从夏很清楚,落到吃人的二脚部修士手里,当劳力只是一时的。

    陆灵蹊拿着从图里埕手里夺来的飞剑,加持锐金之气,叮叮哐哐地敲击石壁挖金色矿石。

    这东西,到底有多贵重她不知道,但看这一路挖矿的痕迹,她多挖些总是没错的。

    石壁上的石头,比她想象的硬实,哪怕加持了锐金之气,因为长剑不好使,她也是忙了好一会,才挖出一块来。

    好重呀!

    勉强算半颗鸡蛋的小东西,落下时,什么都不懂的陆灵蹊徒手去接,当场被它带倒,头撞到石壁,发出咚的一声响。

    不能动的陆从夏看到她懵在那里,眼中忍不住泄出更多笑意。

    原来,真是炼气三层的新晋弟子啊!

    金精都不认得。

    “我的天,这什么呀?”

    陆灵蹊嘟哝一声后,知道自己囧况人家全看在眼里,干脆转向陆从夏,“是非常厉害的宝贝?”

    陆从夏眼中笑意微闪,眼珠子上下动了一下。

    陆灵蹊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我最喜欢宝贝了。”

    “……”

    这话好生直白。

    陆从夏无语忍笑的同时,心下一动。

    修仙界人人都喜欢宝贝,可是没几个人说出来,他们只会用实际行动,去争去抢。

    地上有她早先挖下的六块金精,可是这位千道宗的小道友目光纯净,却没有一点觊觎的样子。

    不管是不是因为她初入修仙界不懂,此时的女孩,还保持着一份赤子之心,都值得一交。

    陆灵蹊不知人家所想,叮叮哐哐地敲宝贝,隐在她袖下的一线小青藤,在她大力甩动中,顺势又让自己脱离她,往里面游去。

    金精虽好,奈何它不能吃,不过……

    暂时跟着的这个主人,好像是个财迷。

    小青藤的叶子动了动,游上石壁。

    之前的一顿饱餐吃得不错,只是它经验不够,最后差点把她和它全埋在那里。

    这一次,想想人家可能要挖到这里面来,万一发现全没了……

    它朝最漂亮,也最大的几块游过去,路过的时候,一个又一个金精消失在原地,只露坑坑洼洼的石壁,好像在证明它们曾经存在过。

    ……

    时间一点点过,当陆从夏发现自己能动时,真是惊喜坏了。

    从歪靠的地方直起身体,她浑身的骨节一阵暴响。

    咔咔咔……

    终于活过来了。

    陆灵蹊应声回头,“姐姐好了?”

    “好了。”陆从夏笑着拱手,“太霄宫陆从夏,多谢师妹相救。”

    姓陆?

    陆灵蹊的眼睛眨了一下,“陆师姐客气了,林蹊就是运气稍好一点。”

    “原来是林师妹!”陆从夏朝她咧了咧嘴,“不管是什么运气,没有你,我帮他挖完了矿,性命不保也是肯定的。”

    把她之前挖下的金精一连拿了三颗大的强塞过去,“我也没有其他的宝物,只有这点金精,还算好东西。”

    说到这里,她一下子笑了,“这东西重得很,你得提了灵力拿,要不然能把你砸到地里去。”

    “那……林蹊就愧受了。”

    陆灵蹊本来不想接的,不过人家姓陆,就凭这个姓,她也不能太客气。

    “这就对嘛!”

    陆从夏瞄瞄她们的来路,“外面你布阵了吗?可能还有其他人,若是你没布,我就去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