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十六章 避过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矿洞虽深,奈何两个人,越干越有经验。

    相比于一人对着一块金精使力,两个人合作,用长剑加持锐金术各负一半,要省时省力多了。

    虽然挖出来的金精,还包裹部分矿石没有完全弄干净,可谁知道她们能在这里呆多长时间,当然是能挖多少就是多少,又不是没地方装。

    矿壁上的洞,越来越多,直到挖到尽头的时候,两人已经各分四百多块。

    “这么多,一下子拿出去,也不值钱了吧?”

    陆灵蹊常听父亲说生意经,深知物以稀为贵的道理。

    “别的东西,可能不值钱,但是金精不一样。”

    陆从夏非常有自信,“它不仅是炼制法宝的好东西,很多超强的防御法阵和城墙也需要它,别的我不敢说,但我得的这些,上交宗门几成后,剩下的,哪怕我们陆家,一家也能消耗掉了。”

    什么?

    陆家?

    虽然早有所猜,陆灵蹊还是为陆家的大手笔所惊。

    “咳!姐姐所在的陆家是传说中的修仙世家吗?”

    “是呀!”陆从夏笑咪咪地点头,“陆家是太霄宫第一世家,共有五位元婴真人。林师妹将来到了修仙界,筑基后,出来行走的时候,一定要到我家玩玩。”

    一个家族想要保持永远的强大,没有丰厚的族藏,是无法支撑一代又一代弟子的。

    陆从夏很想交好这位有勇有谋的千道宗师妹,“要是你的东西,交了宗门后,剩下的不好处理,我保证我们陆家都可以按市场价,全部收购。”

    在修仙界卖好货,有时候没有实力,也很危险呢。

    但这些,她暂时不打算告诉她。

    只有让她吃过亏后,才能领她和陆家的这份人情。

    陆从夏不担心她会在吃亏的时候,一下子就把小命丢了。

    矿洞外那隐藏的法阵,以及那西狄人的死,都说明了这位师妹的不简单。

    “好啊!”陆灵蹊一口答应,“要是有命从五行秘地走出,将来有机会,一定到姐姐的陆家去看看。”

    她确实要到陆家去看看,看看祖宗当年所谓的‘亲’人,到底如何了。

    甚至陆灵蹊还想知道,陆信祖宗和二祖诚一起被流放后,那位女祖宗如何了。

    她也是修仙界的人,如果当年没死,或许还好好活着。

    “一言为定!”

    二人相视一笑,一齐往矿外去。

    她们全没发现,又化身好像一丝细纱的某个小东西。

    “你从什么地方来?我们避开那个方向,再找找吧!”

    陆从夏打量完四周后,不知道该从哪走。

    “我从那边来。”陆灵蹊把换天阵收回,“其他地方……随便吧!”

    时间过了这么久,她其实不觉得,还会有正好空着的矿道,等着她们下去挖宝,“陆师姐,从我们的情况来看,现在挖到宝,或者没挖到宝的人,都挺多的吧?”

    这?

    陆从夏一下子站住,眉头蹙了蹙,“你说的对,现在,不能随便乱闯了。”

    她们能把一个矿道挖完,那么其他人呢?

    还有倒霉一直没找到矿道,在外面游找的人,这两者,她们碰到,可能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那你有什么好建议?”

    陆灵蹊摇头,“我也不知道。”

    她原以为这周边没人,才到处乱闯的。

    但现在,遭遇了图里埕,又遇到了她,可不敢再像之前那样,随意跑了。

    “我们修为不够,很容易被别人认为是肥羊,或者免费的劳力。”她指了指她腰上的储物袋,“想要不被人注意,最好还是整理一下的好。”

    从矿洞出来前,陆灵蹊已经把大部分该转移的东西,转移到秘密地方了。

    “这个呀!”陆从夏笑着拍了拍腰上挂的储物袋,“我已经整理好了。”她修为比她高两阶,没好意思问她,是怕她多想,倒是没想到,她先问了她。

    “噢!”陆灵蹊把她打量一遍,“陆师姐年龄也不大吧,要不然,你把修为,往下调调。”

    “……”

    陆从夏不知道是不是该笑,“调到炼气三层吗?”

    她都要怀疑,这位林师妹到底是不是从凡人界来的,是不是炼气三层的小修了。

    “是啊!”陆灵蹊理所当然地点头,“炼气三层安全,最起码,人家一见面,不会马上动杀招,甚至遇到好矿,还会想办法让我们当免费劳力。”

    当一时的免费劳力没什么,就怕那一上来就下杀招的。

    修为高了,谁能相信,你能老老实实就帮人家干活?

    陆从夏不是傻子,很快想明白,迅速调整修为,“我是陆家人,遇到西狄人或许可以骗一时,但遇到修士,可能好多人都认识。”

    大家在二十万里寒漠走了大半年,再加上陆传那位伯父,她虽然是小虾米,可走在陆家的队伍中,怎么可能没被人关注过?

    “没事,我们防的就是西狄人。”

    “你这样想可就错了。”

    两人随意选了一个方向往前走,陆从夏边走边道,“在这里的,除了西狄人,有道门有魔门还有鬼宗,魔门和鬼宗的我们先不管,但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

    太霄宫和千道宗也不是没有仇家,看两宗不顺眼的人,一样很多。”西狄人要防,但是修士真的也要防啊!

    “是吗?”

    陆灵蹊还真没怎么防过修士,“那……陆家,也有仇家吗?”

    “自然!”陆从夏叹口气,“哪怕我们本宗之内,也一样有不忿我们陆家是第一世家的叶家。修仙界是个大江湖,不是你想的那般简单。”

    “……”

    陆灵蹊默然无语,或许是她想简单了。

    一而再,再而三地碰到西狄人,或许就像朱培兰说的那样,是因为暗中的修士,看到她们修为弱小,懒得打劫,也懒得庇护。

    “不过,你也不用害怕。”

    陆从夏看她脸色不好,生怕她想多了,或者把她教坏了,失了那份与人为善的赤子之心,“这里有西狄人,除非那种生死大仇的,修士之间,彼此都很克制,我们主要防的还是西狄人。”

    陆灵蹊默默点头,“师姐的意思,我明白了,就是防人之心,随时都得有嘛!”

    “……”

    这话说的。

    陆从夏笑了笑,“你这样想也行,胜在一个安全。不过,有时候,得因人而异,要不然,防小人的时候,你会把君子也防了的。那样,就要没朋友了。”

    她都不知道,干嘛要跟她说这些。

    难道是因为救命之恩?

    “噢!”

    陆灵蹊在她的话中,听出那一份真心,“我会……”

    前方坑凹处,突然有什么亮光闪过,虽然还有些距离,为了安全,她和陆从夏还是迅速转向一边的大石后慢慢伸头观察。

    “糟了,是叶家的叶湛秋。”

    陆从夏很想跳下去帮忙,奈何人家面对的是三个西狄人。

    叮叮叮……

    叶湛秋以剑阵护体,实没想到,他会这么倒霉,一下子遇到三个西狄人。

    “我都说了,什么矿道都没进过,三位何苦这么咄咄逼人?”

    他真是要被气死了。

    算计了那么久,原以为传送的地方离别人都很远,他能很容易就找到矿道,到时一个人挖宝贝,闷声大发财。

    却没想,找了十几个时辰才看到一个矿口,还没下去,里面就冲出这三个家伙?

    叶湛秋觉得老天都在跟他做对。

    他明明没找到矿,这三个找到矿的家伙,居然还想打劫他?

    “逼急了我,大家鱼死网破,谁都不好过。”

    又不是阿菇娜那个级别的,当他真的怕吗?

    叶湛秋瞄他们储物袋的时候,眼中难得闪过一丝火热。

    他有能瞬移数十里的古符,或许拼一拼,也不是不可以。

    老天没给他矿道挖,那打劫挖过矿道的人呢?

    “哈哈哈!鱼死网破?就你?”

    大笑的西狄人显然非常看不起他,“剑阵厉害又如何?区区炼气七层,你能撑它到几时?小子,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把储物袋留下,还有……把这个剑阵也留下,老子放你一条生路。”

    “放你妈,去死。”

    修为比不上他们又如何?

    他宝贝多,叶湛秋用大半的剑阵挡住攻击的两个西狄人,分出最主要的精力,指挥数剑合一,朝这个西狄人劈去。

    当……!

    一声震响,那西狄人护体的骨盾,当场被一斩两半。

    不过,有此一阻也足够了。

    那西狄人骇然之下,连续横移到想要转到同伴处。

    可是叶湛秋又如何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叮叮叮!

    又是数道剑光,横七竖八地把他所有去路,全都堵上后,三剑再次合一,朝他身体斜斩而下。

    锵!

    那人的弯刀,努力地想要挡格,体内也激起一层又一层的灵力护罩,可剑阵一启动,不同于其他,连绵不绝下,他挡得了这个,挡不了那个。

    陆灵蹊只见人家三道三道剑光合一,先斩弯刀,再斩灵力护罩,几乎在眨眼之间,就把那西狄人从肩头到腰下,一斩两半。

    大量的鲜血和内脏一齐喷出时,两个竭力想要救护同伴的西狄人,惊怒异常。

    他们迅速靠近,全力斩向他的剑阵,妄想以修为碾压。毕竟对方只是炼气七层的小修,支撑剑阵,哪那么容易?

    “快吃补灵散啊!”

    上面偷看的陆从夏都为他急了。

    陆灵蹊一言不发。

    这剑阵发出的剑气,她看着好熟。

    叮叮!叮叮叮……

    剑阵剑气,一浪接一浪,好像永无停歇。

    叶湛秋在两人靠近后,就无需再防他处,指挥早就认主的古宝剑林,反而更为得心应手。

    倒是两西狄人,从一开始的全力进攻,到七分攻三分守,六分攻四分守,五分攻五分守……,慢慢地变成以守为主,好像不过半刻钟。

    “没想到,叶湛秋这么厉害。”

    陆从夏说这话的时候,眼中闪起莫名的光,“他的剑阵不一般啊!”

    能一般才怪了。

    陆灵蹊趴在一旁,“陆师姐要下去助阵吗?”

    “……”

    陆从夏慢慢摇头,“陆家和叶家不对付,叶湛秋性子……也并不好,要是先前,他占下风时,我们出去没问题,现在……,于我们并不安全。”

    某人的眼睛盯西狄人的储物袋,盯得太火热了。

    陆从夏不想冒险,“走吧!趁着他还没注意到我们。”

    看他的情况,反杀西狄人,只是时间问题。

    有了那样的剑阵后,她要重估叶湛秋的实力,“林师妹,你看到他的眼睛了吗?他的贪心已起。”

    她拉着陆从蹊小心从旁退开,“修仙界,有很多道门男修士喜欢以君子形象示人。现在出去,若我们的修为高,没问题,他可能还会分肥给我们,但实力不够,说不得人家为了自身形象,要杀人灭口,顺便捡财。”

    修仙界这样的事陆从夏不仅听过,还偷偷见过,“你从凡界而来,以后注意了,这两种情况,最好都不要出去。因为后者会丢命,前者……,人家可能也会在心里记恨你,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是背后一刀。”

    “……知道了。”

    陆灵蹊当然不会管叶湛秋这个所谓先知的闲事,“师姐懂得很多。”难得还愿意跟她分享。

    “呵!我懂得也不多。”

    陆从夏有些不好意思,“有些是家人教的,有些是自己慢慢观察到的,林师妹比我聪明,其实我不说,以后你也会慢慢懂的。”

    她想起来了,哪怕她问她,要不要下去助阵,也只是问她,人家自己没有一丁点下去的意思。

    “慢慢懂的时候,可能就已经吃亏了。”

    陆灵蹊叹口气,姓叶的事,她是不会管,但今天如果不是姓叶的呢?

    她很可能在人家大局快定的时候,跑出去锦上添花。

    “……”

    陆从夏有些奇怪她的警醒,忍不住怀疑,这聪明的女孩,又从她的话里,想到了什么,当下干笑一声道:“主要是你们进修仙界,进得比较急,什么都来不及学,其实以后进了宗门,听的多,见的多,这些都不是事。”

    “希望如此吧!”

    陆灵蹊回头看了一眼,“一会儿,姓叶的只怕就要收拾东西上来了,我们快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