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八二 小十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掘地馆的后厨,什么时候带外人进来过?

  除非是馆主立意要收的老十。

  哎呀呀!

  老十还是个女孩子,轮值的史进与彭五不时在厨外晃一下,想馆主和老十能抬个头,或者侧个身,看到透明结界外的他们,让他们也进去。

  这么多年,掘地馆就没进过新人,他们的年龄、修为,其实也早到了该收徒的时候,奈何馆主一直没开口,只让他们轮换着闭关,冲击有些不敢想的境界。

  现在……

  馆主的眼睛落到老十身上,怎么那么温柔呢?

  他们九人江湖落魄,当年被馆主收留的时候,一个个的全都老大不小了,似乎……可能……好像馆主是不能用太温柔的眼神看他们。

  唉!

  “你一早就在外面,看到老十长什么样了吗?”

  彭五想养一个漂亮的女娃子,暂时养不了,就希望馆主新收的老十,能圆他早就动了的心,“是不是娇娇俏俏的很可爱,很有仙子的样?”

  馆主天天带着一个面具,他们只能透过她没被遮掩的眼睛,看到她的喜怒。

  可惜,那双幽深如星空的眼睛,也常在他们面前闭着,想看到她的喜怒,真是比登天还难。

  一直到现在,彭五都怀疑,曾经手把手教他们仙食符的馆主,其实并没有把目光真正放到他们身上。

  那双眼睛虽然一直就在眼前,很多时候,却给他一种,馆主好像透过他们,在看另一个不知在哪的人。

  “没看到。”

  史进别提多后悔了,“馆主让我到库房把库存都理理,说她明后天要用。”

  早知道,这么短的时间,馆主就弄了个小十进来,他说什么也不会一个人去啊!

  “等着吧!顶多两个时辰,馆主肯定会放人的。”

  仙食符不是那么好学的。

  他当初还学了半个多月,等到能灵活在形体不一的食材上刻出来,却已经是三年后了。

  “不过,小十好像也大了。”

  史进不能不遗憾,“人家收弟子,都是从小时候收起,我们馆主,怎以就专捡大的呢?”

  要是小十也如他们般,曾落魄江湖很久,性子方面恐怕也活泼不起来。

  他们这些当师兄的,就算想照顾,也要注意人家的性子。

  万一跟陈九似的,冷的像冰,他们就算有再大的热情,也得熄火。

  “你什么意思?馆主收传人,要是也从小时候收起,会有你我吗?”

  蹉跎江湖怎么了?

  就是因为尝过人间冷暖,他们才更珍惜掘地馆的日子。

  “你敢把这心思在小十面前露出来,老子天天找你麻烦。”

  史进:“……”

  他说什么了?

  不就是随口的一句闲话吗?

  这闲话还是被陈九闹出来的。

  “什么老子?你是谁老子?我告诉你彭五,别把外面的威风摆到掘地馆来,要不然……哼哼……,不用我收拾,馆主就把你收拾了。”

  馆主一时大概想不到他们了。

  史进懒得再跟这个蠢人像傻子似的呆在这里,转身直接走人。

  外面的争吵,里面的两人确实不知道。

  陆灵蹊一而再,再而三地看到银夜前辈在处理好的妖兽肉上,雕刻看上去很是古朴的符文。

  这一定是有问题的。

  她不是不会做菜,靠做菜的手艺还征服过鹰叔他们呢。

  做肉之前,先用佐料腌渍很正常,但这符……

  陆灵蹊的眼睛,紧盯银夜馆主手上的刻刀,她专注的样子,让不是分心顾她的银夜馆主心中满满。

  “令师随庆先是中毒,后来又常常闭关,你的修炼全靠你自己吧?”

  啊?

  “不是!我有好多师叔,都能指点我呢。”

  陆灵蹊的眼睛,还在她的刻刀和符文上,“师父没时间的时候,都会交待师叔们,让他们看着我。”

  “师叔……跟师父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吧?”

  师叔会有自己的徒弟,人家徒弟合乐,她是不是就只能在一旁看着?

  虽然江湖传言,千道宗知袖非常疼她,可知袖也有几个不省心的徒弟呢。

  那闵浩一个大男人,当初为什么会朝小丫头脸上揍?肯定是有原因的。

  “都差不多!”

  陆灵蹊不知身边的人为她操心了那么多,“我师父就我一个徒弟,就算不喜欢我的师叔,看在我师父的面子,对我也会多照顾着些的。”

  别人对她真心,她也回以真心。

  别人是面子情,她当然也能回以面子情。

  她不是灵石,没指望所有人都对她好。

  再说,长辈多了,若人人都如知袖师叔和宜法师叔般什么都管,那她可惨了。

  重平师叔管宗门,天天阴谋阳谋的勾心斗角,要是他天天盯着她,她还能快乐过自己的小日子吗?

  致远师叔是炼丹师,偶尔到他那里去,就要被塞一脑门的丹药、灵草知识。

  厚来师叔是阵法师,跟她讲个一元阵,他能从一元阵的基础上,讲到周天大阵。

  周天大阵太深奥了,陆灵蹊暂时只想把一元到十方阵完全的结合到一起,贪不了那么多,所以每次都要在他兴奋之前,提前打断,把话题死死圈在十方以内。

  为了这,厚来师叔不知跟她吹胡子瞪眼了多少次。

  “反而因为我不是他们的亲徒弟,有时候犯错了,反而不能使劲的罚我。”

  至少厚来师叔只吹胡子瞪眼,从来没动过手。

  能动手的,只有宜法师叔和重平师叔,他们手钉上的劲,实在不小。

  “这样……也不太好吧?”

  银夜馆主迟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甚复杂。

  被罚了,她不好受,这不罚……,她的心反而悬着。

  “没有啊!”

  陆灵蹊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关心,朝人家露了个大大的笑脸,“我还有师父管着呢。师父每次出关的时候,都会问我功课。”

  这就好!

  银夜馆主声音温柔,“看到现在,想不想尝尝,我这用特别手法弄出来的美食?”

  当然了。

  陆灵蹊眼睛一亮,“那就麻烦前辈了。”

  只要有药膳一半的味道,她学起来,就更能事半功倍!

  不想辟谷,不能辟谷,更不爱辟谷的她,要是能学到这位馆主一半的手艺,那一辈子都不用愁了。

  “等着!”

  银夜馆主迅速在最早刻过仙食符的云鲨身上切肉,刷刷刷……

  没一人的功夫,片、丝、丁、块……摆满了九个盘子。

  厨上的火第一次升了起来,炒、爆、溜、炸、烩……

  陆灵蹊不是没见过千道宗食坊大厨做饭的样子,可他们哪这位银夜馆主一比,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食坊的大厨叫厨子,这位虽然也在干厨子的事,可事实上,管了九个灶火,动作却如行云流水,非常的赏心悦目,还是仙子样。

  嘶!

  陆灵蹊觉得,她应该跟她先学这本事。

  免得宜法师叔老说她是混在仙鹤群里的一只鸭子。

  这比喻可把她气坏了。

  当她不想有仙子样吗?

  她三岁才听仙人故事的时候,就向往爷爷口中,踏云在天上的仙子。

  把她比鸭子,肯定是她和知袖师叔教的不得法,要不然,就凭师父弄的莲花雨,她怎么样也是千道宗公认的金仙谷仙子。

  “尝尝!”

  银夜馆主把筷子递给她,“昨天你才吃了云鲨宴,现在再尝尝我的云鲨宴有没有什么不同。”

  “前辈!您辛苦了,您也吃!”

  陆灵蹊也忙给她拿了一双筷子,“虽然还没尝,可是您摆的盘子就比昨天的好看。”

  “哈哈哈……”

  银夜馆主果然心情大畅。

  不过,萧战摆盘的本事,她还是知道的。

  小丫头的嘴巴大概天生的甜,也就怪不得,被关着修炼的三个人,总拿她相互打气了。

  “怪不得随庆道友会收你为徒!”

  也怪不得宜法会为她,不惜从暗里走到明里来。

  银夜馆主的语气有丝遗憾,更有一种说不得的伤感,“可惜,没早点遇到你啊!”

  她不是不想到那边去找他们。

  奈何人鬼殊途,没有那具身体,她空有莫大法力,却只能无奈地等在太霄宫。

  她也不是不想借助无想去找他们,可无想那个样子……

  是她错了。

  算天算地,却又输在人心上。

  她自己是逃了出来,可是牺牲的却是血脉至亲的幸福。

  她没有照顾陆信一天,她不知道他会遇到这世间最纯最真的爱。

  她不敢面对无想,看到她,哪怕当了鬼,也感觉窒息的慌!

  “前辈……,现在遇到不也不晚啊!”

  陆灵蹊不知这位银夜馆主突然而来的伤感又是怎么回事,只能笑嘻嘻地道:“您可以照我的样子,再去选个传人。”

  希望这位馆主,不会像知袖师叔那么倒霉,柳酒儿那个笨蛋,连哄个人都不会。

  “您只要选个机灵点的,使劲的宠,再教会她怎么哄人,保证最后都能跟我差不多。”

  嗯?

  银夜馆主一愣之后,大笑出声,“哈哈!哄人?你的意思是在哄我吗?”

  “没有没有……”

  哎呀!

  陆灵蹊感觉把她自己绕进去了,“主要还是前辈您的手艺好。”

  糟溜出来的云鲨肉段,外焦里嫩,两种口感混在一起,炸在牙齿和舌尖上,那感觉,好像要飘了呢。

  “前辈,真好吃!您快尝尝。”

  这样的手艺,怪不得会被人叫做仙厨呢。

  也怪不得,宜法师叔要亲自到这里来请,“昨天的云鲨宴虽然也好,可跟这里,好像还差了那么点味道。”

  那是肯定的。

  银夜馆主笑咪咪地看着她嘴巴一鼓又一鼓的。

  “除了药膳,所有掘地馆药膳师到外面做菜,都会留点手。”

  啊?

  陆灵蹊夹起一筷子滑溜溜的云鲨丝,一边吃一边不解地看向她。

  “这是生意经,是掘地馆自我保护的一种手段。”

  虽然教了她仙食符,可是有些话也要说清楚,“你今天在我这里学的,不可以在外人面前露出来,明白吗?”

  “明白的。”

  陆灵蹊连忙点头,“就算迫不得已,我也会像萧道友那样,在结界中,不让任何人看到。”

  银夜笑着给她夹了一块裹了天香果肉的小肉包,“就是这意思,好好吃,这厨房暂时归你,怎么用的,你也看见了,回头吃饱了,自己试着做一次。”

  “前辈……您……您有事吗?”

  “没事啊!”

  银夜放出躺椅,自己坐了上去,“我看着你做。”

  原来这样啊!

  有些压力,不过也不算什么。

  陆灵蹊给她剩了一碗汤,“前辈,我一个人吃没意思,您也陪我一起吧!”

  云鲨难得,经历过昨天宴上师兄师妹的抢,她忍不住怀疑这位前辈是不好意思吃她的。

  “行!我陪你一起!”

  银夜馆主是她夹什么,她吃什么,她不夹,她就不吃。

  半晌,感觉肚子挺撑的时候,才发现,她居然也吃了差不多一半。

  ……

  掩了形迹的宜法就坐在掘地馆对面的茶楼上,进去的林蹊始终没出来,她的茶都换了五遍,才不得不站起来。

  宁知意确定无误了啊!

  从茶楼出来的宜法,望向好像棺材铺的掘地馆,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虽说大道有三千,可是人道才是这世间的主流!

  妖族灵族,只有修成暗含天道的人身,才有问鼎大道的资格,这位……

  这位的人身虽然早能聚散由心,却也不是她以前的身体了。

  现在宜法只可以肯定一件事,就是掳走林蹊爷爷、爹娘的,是她。

  她在以另一种方式,逼着林蹊努力修炼啊!

  宜法转向另一边的客栈时,神识还若有若无地锁在掘地馆的门前。

  鬼修冲击化神,比人修难上三成,虽说现在有通天传送阵,买什么都很方便了,但宁知意出现在无相界,出现的太奇怪。

  她总感觉,她是逃离上泰界的。

  上泰界与灵界一直都有通天传送阵,灵界又连通其他几界,按理说,凭她的手段,想藏起来不被别人找到,不会太难的。但事实上,她最后却选择了非常不方便的无相界,这里面的危险……,也许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还有她的修为,转为鬼修,抛却身体,她又是怎么修炼这么快,把显武、关山等压着打的?

  宜法越想,越觉得这位宁前辈的身上,有太多的迷团,林蹊跟她太过接近,也许不是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