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虎君 » 正文
| 繁体版

第5章 月下美人当谈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但也就在思绪定格的一刹那,秦隐眼神瞬间漠然如铁,身形急转,手持利斧反身后一斩。

    那种威势,犹如病虎惊起,带着必杀之意。

    夜空下寒光乍现。

    这一斧,将秦隐半年练就的气力尽数灌注,柴斧呼啸。

    哪怕两尺厚的木桩他也能劈开!

    一击必杀,绝不拖泥带水。

    这就是秦隐的进攻之道。

    然而身后人影的眼中闪过精光,含着淡淡的欣赏。

    她伸出纤细如玉的三指回挽,猛地一弹,似细葱般的嫩白指尖精准的打到斧面。

    这一瞬秦隐如遭重创,全身气血不受控制的激荡,反身拧转的身躯猛地横飞出一丈远,重重摔落在地,那柄斧头旋转着切入地面,紧紧贴着他的脸颊。

    “这个小村子里竟然有如此警惕之人,不错。”带着一丝虚弱的慵懒女声响起。

    仅仅听到这声音,就能想象出这女人定是风情无限。

    但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刚刚那一瞬传来的避无可避的巨力,他仿佛被一头巨象凌空撞击,脑袋都嗡的一下顿住。

    对方又极有分寸,力道透体而入,却仅仅透过皮肤,侵入肌肉层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有杀机,也没有伤人的意思。

    这种力道的掌控,甚至已经突破暗劲桎梏。

    周身上下皆可随心蓄发……

    化劲高手么?

    然而就在秦隐思索想要回首的功夫里,他只感觉仿佛有一条绳索缠到自己的腰间,然后整个人直接被拉起于空中。

    他终于回头了。

    看到了那黑色夜行服下的婀娜身影,只露一双眼睛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带着勾人心魄的媚意。

    身形坠地,那女人五指一张,秦隐全身束缚感瞬间消失,银色的月辉消失无影无踪。

    然而他却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腰间和对方那如凝脂白玉的手掌。

    “刚刚……不是绳子。”

    “当然不是,只是基本的灵气束形罢了,你这小哥当真有趣。”女子带着一分沙哑三分慵懒六分媚意的声音响起。

    如果是普通人听到,怕是瞬间就气血浮动起来,想撕掉那面纱一探究竟。

    但秦隐的注意力完全停留在那四个字上……

    灵气束形。

    秦隐这时才惊醒过来。

    这真的不是他熟知的那个世界。

    什么明劲、暗劲、化劲……

    在这个世界都不复存在了。

    夏夜的院落里,连蝉鸣都消失了。

    秦隐抬起眼皮,注视着对方那双看似妖媚实则平静的眼睛,“没出杀招……你需要我做什么?”

    “帮我个忙,必有重谢。”

    那双眼睛对视秦隐,声音里带着笑意,这一瞬间秦隐耳畔仿佛有无数娇媚的女人在窃窃私语,大脑灵魂瞬间都要飞起。

    而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开始缓缓消失,只剩下一个不容拒绝的声音在脑海回荡。

    秦隐眼皮跳动,这一刻背在身后的右手五指如鹰爪般撑开,青筋坟起,他牙齿猛地咬住舌尖,瞬间脱离那幻境。

    “再有一次,杀我也不帮。”

    秦隐声音发寒。

    而那女人的眼中终于闪过一丝惊奇,轻笑一声,身子柔柔转向屋内走去,娇媚的声音传来:

    “是妾身看走眼了。大人大量,你照常砍柴,妾身去内屋躲一会,稍后自会出来。倘若你泄露我的消息,那……你会生不如死。”

    秦隐注视着对方婀娜多姿的背影,平静开口:“帮你可以。但是,要钱。”

    那女人已经推开木门,一条腿轻轻抬起准备迈过门槛,闻言悬住,轻而妖媚的笑声闪过,“有趣,可以。”

    然后脚步落下,身影消失于屋内,房门依然半开,似乎无人来过。

    就连她走过的地方都没有半个脚印……

    但就在女子消失的那一刻,秦隐目光中的戒备终于放下来。

    提出条件,可以最大程度降低对方可能产生的杀意。

    还好,交易达成。

    所以现在……秦隐的视线落到院子里的三处位置。

    那里在他的角度看来,恰好有月光下反射出的……淡淡水痕。

    刚刚的女人没有注意到这几处细节。

    咣!

    咣!

    连续两斧交替劈落,一块木头应声斩成四块。

    看似随手一扬,但其中三块木柴精准的落到三处水痕上,院子里再无其他痕迹。

    然后十七岁的少年继续淌着汗在院落里劈柴。

    下午他拖回来一整棵树,今晚要劈完,明日好赶个早集。

    然而就在七次呼吸之后,鸡鸣村外突然传来一声狗叫,很短。

    秦隐眼睛眯起。

    刚刚女人没有细说的事情……似乎就要来了。

    这一刻他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木讷起来,脸上之前那种平静的神色消失,变成一种类似咬牙切齿的专注。

    咣!

    咣!

    劈柴声穿的好远。

    月色照耀下,远处一道身上绣着四朵白云的青袍人身影鹊起雀落之际,猛然闪至这处院落的上方,少年那流汗劈柴的身影清晰在目。

    足下轻点,这青袍人从天而降,重重踏在少年身前。

    咯吱。

    两块木头被生生踏碎。

    青袍人目光阴冷的看向那少年。

    “啊!”

    少年似乎受到巨大的惊吓,整个人腾的跳起。

    但在落地后,秦隐却并没有摔倒,而是回过身来后,狠狠的注视着面前绣着白云的青袍人,手中紧紧抓着斧头。

    “贼人?”

    那模样,大有一言不合就砍过去的架势。

    青袍人皱了皱眉,心想这少年怕是个傻子。

    “小子闭嘴,我问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女人?!”

    青袍人呵斥一声后,便四下看去,尤其注意地面的细节,待看到那半开的柴门时,青袍人似乎向走进去看看。

    “这是我家!”

    少年愤怒的出声,脸色涨得通红。

    青袍人停步,侧头看着他,眼神如视蝼蚁,“我要找一个女人,是你家又如何?”

    然而秦隐似乎因为他的鄙视而愤怒了。

    拿着斧头咣的一下劈在木桩上。

    “老子要是有女人,我还在这砍木头?我娘还用去洗衣服?”

    “现在娶个婆娘多贵你知道吗?”

    “消遣你秦爷的是吗?”

    那骂声尤其难听,尤其是那张口就是老子,接着又蹦出个爷,瞬间青袍人脸色就变了。

    反手一扬,剑光一闪而过。

    秦隐的下一句骂声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整个人就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他一摸胸口,利刃切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之流。

    在青袍人眼里,这少年被吓傻了,呆呆的坐在地上,看着自己胸口的剑痕,浑身都在发抖。

    “晦气,竟然碰到这种愣头青。”

    青袍人厌恶的看了一眼秦隐。

    “求平,你在这做什么,没人就不要浪费时间!”半空一道白影闪过,冲着下方院落呵斥。

    青袍人抬头,看着那一闪而过的身影面色恭敬回应,“长老,妖女不在这里,碰到个愣头青耽搁了。”

    说完飞身而起,看也不看那被他一剑劈伤的秦隐。

    那一剑没取他性命,但若不及时处理伤口,那就不好说了。

    怪不得他魏求平不仁义。

    院落里,只留下被吓得呆傻,踉跄站起的少年。

    约五个呼吸之后,内屋轻轻传来一道娇媚的女声,夹杂着三分惊叹:“小哥,真是舍得……”

    “闭嘴,藏好!”

    秦隐低喝一声,眼睛眯起。

    刚刚那青袍人走之前,分明还看了一眼院落。

    搜人时,若无收获,必定会重新返回疑点最大的地带。

    而他在半夜砍柴,就是最不正常的。

    内屋声音瞬间消失。

    秦隐用力挤了挤眼睛,瞬间悲从中来,在那边哭边骂。

    “娘,我被人砍了。”

    ……

    “我要死了。”

    ……

    “老子这辈子还没女人呢。”

    秦隐一边哭骂,一边哆哆嗦嗦的拿手从墙角棚子下抓过一把蛛网敷在伤口,这是快速止血的方法。

    “我想娶婆娘,我不想这么死,呜呜……”

    这一刻,少年哭得异常惨烈。

    秦隐当真把那种愣头愣脑的劲头演的活灵活现。

    也就在同一时间,院子里一道青袍身影再次落下,这次没有踩碎木头,只是发出一声轻轻的踏地声。

    “呜呜……唔?”

    秦隐的声音戛然而止,在看清是那刚刚那名青袍人时,脸上闪过巨大的惊恐,哆嗦着向墙角缩去。

    “大人别杀我……别杀我……我娘就我一个儿子,我不想死,求求你。”

    青袍人再次扫视一遍地面,没发现任何异样,被秦隐的哭喊吵的心烦,抬头恶狠狠说道:“再哭出半个字,我今天斩了你。”

    秦隐连忙闭上嘴巴,惊恐的摇头。

    那名青袍人紧紧盯着秦隐的双目,脚下却继续向屋内走去。

    秦隐的表情依然如先前般惊慌失措,没有任何异样,所以青袍人内心的戒备已是降至最低。

    踏到柴门口,看到里面那破烂的家具和坑坑洼洼的地面,青袍人的眼中闪过厌恶,随意看了两眼。

    “看样子真不在这里。”

    这时又一道青袍身影落下,“长老在催促了,师兄我们走吧。”

    “嗯。”

    青袍人淡淡嗯了一声,两人起身跃起,如鹞起般腾入夜空,只剩下秦隐在墙角紧紧闭着嘴巴瑟瑟发抖。

    一息……

    十息……

    当约半刻钟后,秦隐看到伤口不再流血之后,再次抬头看向院里,眼中已是一片漠然。

    “可以出来了。”

    话音落下。

    起身站直,任由那伤口翻卷,向柴门走去。

    提起屋檐下扣着破碗的半坛烈酒。

    那是秦赵氏买来给秦隐泡药酒补身子的。

    拉开密封的厚布坛盖,那浓烈的酒香直冲天灵盖。

    单手提起,然后对准上身,直接倒下。

    烈酒冲刷着伤口。

    破落的院子里,秦隐脸色狰狞,脖颈上青筋浮起,然而生生不发一言,提着酒坛的手掌,更是不曾抖动半分。

    月光下,一道窈窕婀娜的人影悄然浮现于柴门边缘。

    这一幕,清晰映入眼帘。

    ***

    PS:因为是新书期刚发书,而且还未轮到推荐,所以老当暂时不能更太多,等排上推荐位后立刻加快更新,还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