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虎君 » 正文
| 繁体版

第9章 少年不惧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一只肥嘟嘟的红雀,正无聊的在屋里乱飞,只是它的目光总会时不时畏惧的瞄向一个位置。

    桌角上静静放着一把匕首。

    秦隐在屋外练功的时候,这只胖鸟总会目光阴晴不定的注视着那柄凶器。

    “喝!”

    “哈!”

    少年胸腔的声音激荡,听得毕方有些烦躁,翅膀扑棱了片刻,它落在桌子上,一蹦一蹦的跳过去,但依然与匕首保持着两尺距离。

    “爷要不是好奇这个玩意早走了。”

    毕方小声的嘀咕道。

    一个凡人少年,竟然连续让它吃了几个大亏。

    连续被打翻三次,全是抽脸……

    还差点被那匕首削了毛!

    连做鸟最后的尊严都没了,它怎么能忍!

    只是当准备烧死秦隐的瞬间,却发现那把匕首带给它莫大的危机感。

    “不可能啊……”

    “这就是一块凡铁所锻之物。”

    毕方终于走过去,伸出一只爪子小心翼翼的敲了敲,然后抓起来扔到一边。

    清脆的撞击声响起,桌面上除了多了一个浅浅的刻痕,并无异样。

    它甚至走过去用脚趾带起一条细细的火线划过匕面……没有烧灼痕迹。

    “坚硬倒算是个特点了……那为何当时竟然让它感觉到一种灵魂的割裂感?”

    毕方眼中闪过疑惑。

    “兵器六阶十八品,凡、宝、灵、圣、天、神。”

    凡兵——凡铁锻造,世俗皆是。

    宝兵——武器大师锻造,加入天材地宝,或诡异或锋锐,颇为珍稀。

    灵兵——大灵修者刻画阵纹,能灌注灵力增幅主人。

    圣兵——封印妖魂,威力大增,能够斩断灵兵,却容易反噬。

    天兵——具备意识,能够自行吸纳灵力不断完善自身。

    神兵——挥舞间可斩山断海,屠戮神魔。

    “对爷的圣火没反应,显然和灵兵以上无缘……最多宝兵!”

    “怎么可能呐!”

    思维又重新陷入死循环。

    毕方烦躁的飞了一圈,看到梁上挂着的一串山楂果干,怒气冲冲的从头到尾一个一个吃掉!

    “不过爷飞了这么多天,这里倒是个藏身的好地方,等查清楚了再弄死这个小子,爷就离开!”

    肥嘟嘟的红雀眼中闪过一丝凶厉,狠狠的吃掉最后一个红果,然后吐出的山楂核连成一条直线噼啪钉进桌子里。

    这个叫做秦隐的凡人废物,就等着被毕爷玩死吧。

    小眼中闪过得意。

    屋外再度传来秦隐练拳时的厉喝声。

    毕方抬头看了看,扑棱棱飞出去。

    烈日下,少年汗落如雨。

    扎马步,双拳如青牛双角,身形腾空挪转,一动一静,竟带出一种扑面而来的厚重感。

    “健体拳第三式,神牛倚角——”

    “喝!”

    两拳打出,臂膀上的汗液震散,少年头顶热气蒸腾。

    “别练了别练了,什么神牛,就是一头吃草的牛!”毕方听到那个什么神牛就烦躁,自己这种圣兽没见吹捧。

    一头牛还被吹上天了。

    双拳一旋,宛如青牛发力,秦隐打完这一套后收拳而立,不满的看着那只肥鸟,“这拳强身健体,当真有效。还有,牛不吃草吃什么!”

    “你这只鸟不也馋浆果吗!?”

    毕方瞬间涨红了脸,“鸟吃果子的事,那能叫吃么……”

    “那叫什么?”秦隐盯着这只没脸皮的鸟。

    “那叫……”毕方重复了几次后便是一连串听不懂的话叽叽喳喳冒出,偶尔夹杂着什么“物华天宝”“有缘者得”之类的话。

    然而秦隐继续直勾勾的看着它……

    终于毕方被盯得羞恼了,张口就是一道足足两尺的火苗喷出!

    “别盯着我看,再看我焚了你。”

    然而秦隐似笑非笑的看着这只肥鸟,随手抄起一根木柴递到肥鸟眼前,“你点火特别好用,再来一次,我去煮粥,多放松果。”

    毕方听着前半句还犹自气恼,结果听到后半句眼睛瞬间亮了,张嘴就是又一道火苗喷出点燃那根木柴。

    然后秦隐随手丢在不远处的灶台之下,拍了拍手,显然这动作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毕方满意的看着那边燃起来的灶台,自己吐出的圣火瞬间就点燃那些木柴,火苗又高又旺。

    所以煮出来的松果粥也必然香喷喷的!

    这世间啊,因缘际会,一饮一啄,皆有定数。

    看那铁锅之中不已是沸腾了么,鸟眼中的满意之色越发浓郁。

    突然,腹腔中炸响如雷鸣,毕方老脸一红,立刻转移话题问道:“秦隐,你练这玩意有用吗?能让你多背两捆木柴还是怎么?”

    秦隐专注的翻看着那本入门健体拳,头也不抬回道:“我必须练,为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什么梦?白日梦吗?”肥鸟明显好奇了,看不出来这小子还挺有野心的。

    啪的一声,合上秘籍,秦隐目光炯炯的看着毕方,让这只鸟有些心慌。

    “看本圣尊作甚?我肉少,强调很多次了。”

    “你不是自称圣兽吗?那你知道的一定很多。”

    “哈哈哈,那当然!本圣尊的学识犹如天上星辰,浩瀚如海。”毕方嘎嘎的笑起来,用翅膀用力的拍打胸脯,结果忘记是飞在半空了一下摔在地上,但立刻若无其事的重新飞起来,“问吧,本圣尊满足一次你的求知欲,看在这些天你勤快供奉爷的份上。”

    说完这句话后,毕方只感觉秦隐的目光中竟然带着一种从未见过的锋芒!

    “你曾经说过来自天外天,那么我问你,在这个世界……是否有无上神通,真的能够穿越古今,横跨位面。”

    说出这句话时,秦隐的瞳孔深处有着隐隐的波动,面容郑重。

    毕方诧异的看了少年一眼,这还是它第一次看到秦隐这般模样,虽然很惊讶,但……

    这只自诩圣兽的红雀落到秦隐头顶,伸出翅膀摸了摸秦隐的额头。

    “奇怪,没有发烧啊……”

    “什么意思!?”

    秦隐将毕方猛地甩开,喘着气问道。

    “我说你是不是烧傻了?哈哈哈哈。”毕方捧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狂笑,“你个凡人还做什么白日梦,穿越古今,时光倒流?违背天地因果?还提到了其他界域?要是能这样这天地早就乱套了,惹怒爷的,爷直接回到过去把对方烤熟了,哪儿还会在这陪你过家家?”

    连打几个滚后,毕方一个翻身飞在半空,然后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才几岁就学会做这种白日大梦了?”

    说完之后,毕方机智的等待跑路,它心中一阵暗爽。

    谁让毕方大爷最是记仇呢。

    然而秦隐却并没有毕方想象中的懊恼,眼中的激动仅仅持续了那么片刻,就重新恢复了平静。

    他摇摇头,垂下眼皮继续看着那本健体拳。

    与其在这幻想,不如更努力的去改变自己。

    毕方看到秦隐瞬间恢复了那种无趣的样子,不禁有些着急起来。

    这可不行,完全没有刺激到秦隐。

    于是毕方大叫一声。

    “等等!”

    嗯?

    毕方这一刻目光透着威严,声调缓慢而沉重。

    “但千万年来还有这样一个传说……命运天轮,在三十三重天(注1)之上,有至尊掌管,可以推动时光流转,可以扭转天地命数,可以穿梭古往今来,可以只身踏破位面。”

    “传说里那个命运天轮,或许能够逆天改命哦。”毕方说完之后不动声色的看了秦隐一眼,等待少年询问下一句。

    果然,秦隐猛地抬头,双目透出精光,竟一把抓住毕方。

    “命运天轮!?”

    “三十三重天是哪里!”

    “至尊,是什么境界!”

    一声比一声紧张。

    【终于来了。】

    “嘎嘎嘎~”这一刻,毕方畅快大笑,用力一挣,在院落上空飞舞,边飞边喊:“都说了是传说,所以你还是做梦吧。至尊?观海、照月、展翼、乘云、垂天境界,你知道几何?若登临顶点,三十三重天就在它们之后。”

    “若一路杀到最高天,你就是理所当然的至尊,至于命运天轮能不能做到……你亲自推推、转转就知道了。”

    毕方的笑声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讽刺,它特别喜欢刺激秦隐,也特别喜欢看到对方一脸呆傻的表情。

    还至尊呢,这方天地如此落后,真是一群井底之蛙,先扛过蛮族和妖族的入侵再说。

    就那什么破牛拳,练到最后能打死一头牛不?

    对了,还有那劳什子天轮,爷做梦都梦不到长什么模样,看这傻小子还真想推一推呢。

    哈哈哈哈,让本大爷笑掉羽毛。

    没见识、土包子……

    心情大爽的毕方直直飞进那边的灶台里,舒爽地连泡澡带喝粥。

    【嘎嘎,傻货,这一锅松果粥都是爷的了。】

    ……

    秦隐根本没有理会那边在粥锅里打滚的肥鸟,他低头看着双手,掌心捏的发白。

    【可以推动时光流转……】

    【可以扭转天地命数……】

    【可以只身踏破位面,穿梭古往今来……】

    这个世界,竟然真的给了他一丝那不可及的希望!

    大青山,一座新坟。

    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我一世之憾……

    若一切能够重来,儿当陪伴身前,带你们看遍这……

    山河万里如画!

    气血躁动临近沸腾时,竟被秦隐生生压下。

    灼灼烈日下,少年平静回头,看着那边的灶台。

    “我要成为至尊。”

    “啥?”毕方一愣,停止扑腾,待确认自己听到的没错之后,抱着肚子在大铁锅里打滚,“笑死爷了,哈哈哈哈。”

    然而秦隐却没有理会毕方的嘲笑声,他拿起那本健体拳册子,转过身躯。

    “只要希望之火不灭,我为什么不能成为至尊!?”

    少年的声音,如朝阳初升,一字一句。

    毕方的嘲笑声戛然而止,它感觉自己算计的好像特别失败,根本没有打击到这个小子,所以它不甘心的再开口:

    “先不提你修炼不到,先说说若半路你死了呢?”

    “那也要死在三十三重天之上!”秦隐抬头,目光森然而平静,竟让毕方感到某种心灵的悸动。

    “你不怕死!?”

    毕方的这次追问却没得到回答,它的目光中带着一种怜悯。

    不过蚍蜉而已,竟然妄想吞天,可怜世上痴人说梦者太多。

    然而秦隐回望毕方,嘴角勾起一丝令人心寒的弧度,而后转过身,一招一式,打拳。

    他目光中有着说不出的平静。

    怕?

    他秦隐的字典里,没有这个字。

    =====

    注1:此书中的三十三天取自儒教以人为本的尊神理念,又名“三十三城天”,意思是神居住在天上的城池。并非常见的道教和佛教阐释,特此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