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穿越者聊天群 » 正文
| 繁体版

第4章 死亡初体验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陈林很悲哀地想着,果然那个穿越群里的人没有骗他啊,穿越真他娘的危险,能够活下来的穿越者果然都不是寻常人啊。

    可惜,似乎他连这个如果的机会都没有了。

    就这样躺倒在地上的陈林,体内的力气正在迅速流逝,先前在缺氧环境中的长时间步行,已经消耗掉了他本来就不太多的体力,作为一个从不锻炼的宅男,陈林的体质本来也就没有多好。

    饥饿感,疲惫感,以及越发严重的缺氧窒息感,如同一条毒蛇般,正在一点点吞噬着陈林的生命。

    陈林很清楚这一点,可惜他现在已经连重新爬起来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再加上他感觉到额头的伤口依然流血不止,就算爬起来了,他其实也没有任何办法。

    渐渐地,陈林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以后谁再说想穿越,他一定要狠狠骂醒这种傻瓜蛋才是!

    这是陈林脑袋里最后的念头,再然后,他便彻底失去了一切直觉。

    依然是那片漆黑得有些可怕的黑暗世界,伸手不见五指,陈林的意识有点模糊,潜意识中甚至隐约想着,莫非这就是死亡后的世界吗?

    直到许久后,黑暗中再次绽放出一抹拳头大小的白色光芒,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次陈林甚至都不用思考,仅凭着身体的本能,努力朝着白光靠近过去,直到光晕彻底笼罩的刹那间,他再次昏厥过去。

    ……

    模糊之间,陈林感觉自己正躺在一片柔软舒适的地方,鼻间是一股奇怪的味道,那是一种混杂着汗渍的涩味,也是这股味道,让陈林猛地打了个激灵,模糊的意识陡然间有些清醒过来了。

    这股味道他太熟悉了,这分明就是自己宿舍里床单和被褥的味道啊。

    可是,怎么可能呢?

    陈林终于再次睁开了双眼,入目的是一片明媚而刺眼的阳光,让刚刚从黑暗中脱离的陈林有些不适应地眯起了眼睛。

    “醒了?”

    “我靠!陈林你终于是醒了。”

    “我们都差点要打120了啊。”

    一片七嘴八舌的熟悉声,再次睁开眼睛,陈林好好打量了几眼围在床铺旁的三个舍友,终于确定这里就是自己住了几年的大学宿舍。

    这究竟是为什么?

    陈林记得自己在那片茂密到毫无尽头的丛林中,漫无目的地走了不知道多久,最终因为缺氧导致的体力严重缺失,慢慢昏死了过去。

    是的,他很确定当时自己应该是已经死掉了,那样虚弱的状态,留在一片毫无人烟的原始森林中,怎么想都是绝对不可能活下去的。

    除非?

    难道说刚才所经历的一切其实是个梦,只不过是个相对更加真实的梦境罢了,也许是因为睡觉前在那个穿越群里和一群神经病聊了太久关于穿越的问题,导致他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变得有些神经质起来,才会做了一个这样真实的梦境。

    没错!

    一定是这样!

    “所以嘛,什么穿越啊,都不过是一群中二病的幻想罢了!我没有穿越!我没有!没有!哈哈哈!”陈林兴奋地忍不住直接叫了出来。

    他确实太高兴了,哪怕是现在,回想起在那片原始丛林中的无助,以及最后等死的绝望,陈林都忍不住有点不寒而栗。

    那样的穿越,他宁可永远都不去经历!

    幸好,那一切不过是个梦境罢了。

    如今梦醒了,他又回到了现实生活,他依然还是那个普普通通的大四学生,每天看看小说,玩玩游戏,多舒服多安逸啊!

    “呃,陈林,你怎么了?”

    “该不会睡太久了,导致脑子有点问题吧?”

    舍友们都被陈林突如其来的狂笑声有点吓懵逼了,那个说要打120的同学,本来都放下去的手机,又给重新拿了起来。

    陈林稍稍冷静下来,抬头疑惑了一下:“我睡很久了?”

    他偏过头看了看窗外,天空湛蓝,阳光明媚,看起来太阳都还没有下山啊,他奇怪反问道:“时间应该还早吧,你们是刚下课的吗?今天上课有没有点名啊?”

    三个舍友脸色颇为古怪,面面相觑。

    “那啥,上课已经是昨天的事情了,你难道都不知道,你已经睡了一天了吗?!”秦阳小心翼翼地说道。

    “昨天咱们回来后,看你睡得很熟,本来还以为你自个儿在宿舍里多撸了几次,才操劳过度,所以也就没管你,可你像死猪一样睡到上午还没醒,老林就想直接给你叫救护车了。”许成耸耸肩,又指了指旁边另外个舍友。

    林寒天的手里还拿着手机,他迟疑了下,用手指了指额头的部位,说道:“陈林,要不还是叫下救护车吧?你额头上有点伤啊。”

    哈?

    额头上的伤?

    陈林楞了不到一秒钟,想起什么似的,打了个激灵,猛地从床上蹦起来,飞奔下床,跑到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顿时整个人都傻掉了。

    在他的右额头处,有一片并不大的的青肿痕迹,看起来是像剧烈撞击出来的,而且还有条很明显的伤口,尽管伤口已经愈合,可是伤口旁的一片暗红,却说明了这伤口曾经血流不止。

    夏日的阳光依旧是那么火辣,透过卫生间的玻璃窗,投射在陈林的身上,然而他却丝毫感觉不到半点阳光的温度,从脚底骤然升腾而起的凉气迅速席卷了全身。

    这道伤疤他并不陌生,依稀记得最后昏倒前,他就是栽倒在一颗粗壮的大树旁边,额头也被树干给撞破了一道小口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应该只是个稍微逼真点的梦境吗?

    为什么梦境中的伤疤居然真的出现在自己额头上!

    “陈林,你没事吧?”三个舍友也察觉到陈林的脸色相当难看。

    “你们说我昏睡了一整天?”陈林确认了下。

    三个人互相对视了眼,不约而同点了点头。

    陈林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又回去拿起手机看了眼,果然已经是第二天了,他居然在不知不觉中睡了一整天,期间甚至没有半点意识。

    他现在又开始糊涂了,先前的那个世界,那片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原始森林,真的是梦境吗?

    陈林不知道答案,他觉得现在自己的智商似乎有点不太够用了,以他现有的三观根本没办法解释自己所遭遇到的这一切。

    穿越者的家园?

    他的脑子里突然又冒出那个聊天群的名字,陈林的眼睛稍微亮了下,他相信,自己此刻所有的疑惑,或许都可以在这个聊天群里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陈林朝舍友挤出了点勉强的笑容:“我没事,你们也别打120了,我出去走走散散步就好了。”

    “散步?我靠,这会儿外面至少三十八度啊……”

    可惜他的话并没有说完,陈林已经拿着手机飞奔出了宿舍。

    他不想当着其他人的面前打开那个穿越群,可能是不想被当做是神经病,也可能是他潜意识里不想让无关的人知道自己究竟遭遇了什么。

    找了个有树荫的地方站定,陈林打开手机QQ,直接找到了穿越者的家园群,聊天记录显示99+。

    看来自己昏睡的一天时间里,群里还是挺热闹的嘛,陈林本来是想将聊天记录拉上去慢慢看的,他现在对这个群的心态已经有了点变化,虽然依旧不能说完全绝对相信,可也已经不敢随便将群里的人当做中二病爆发的逗逼了。

    不过陈林这会儿急着想寻求答案,其他人的聊天内容还是稍后再看吧。

    风林火山:【可怜.jpg】大家好,我可能穿越了,也可能没穿只是做梦,请问你们是如何判断自己是否穿越了呢?

    宇宙帝国二皇帝:你这不是废话嘛,穿不穿越自己心里没点那啥数吗?这种低级幼稚的问题在这群里有啥好问的啊。

    陈林的提问立刻就被群里一个暴躁老哥给毫不客气地批了一番,看昵称有点陌生,昨天他记得是没见过这位宇宙帝国二皇帝在群里聊天的。

    蛋蛋的忧伤:老哥别太暴躁,这是昨天才加群的萌新穿越者,不懂常识也是正常的,咱们谁不是这么过来的啊。

    哦累哇刚大木:@风林火山,咦,你总算来了啊,昨天突然就走掉也太不礼貌了吧,咱们后来还在讨论你能活几天呢。

    总算出现了两个熟悉的昵称,都是昨天下午在群里聊天的人,陈林琢磨了下,昨天下午他临走前分明打过了招呼啊,怎么会没礼貌呢,而且讨论自己能活几天?这是几个意思啊!

    不过既然这会儿有求于人,陈林也懒得去吐槽了,斟酌片刻,将事情经过详细复述了下,为了以免遗漏掉什么,他将很多细节也描述了下,比如说穿越前的那片混沌和黑暗,穿越后的环境等等。

    至于穿越后来的疑似死亡,陈林稍微留了个心眼,并没有立刻说出来,不过主要他也是怕一次性说得内容太多了,别人直接给自己发个“太长不看”,那可就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