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穿越者聊天群 » 正文
| 繁体版

第38章 讨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即使蛋蛋的忧伤原本并不想参与到这件事中,看到天下第一抛出来的诱惑,也忍不住开始蹙眉思考起来,不管是不是真的能帮助大佬解决问题,只要能想个看起来不是太扯淡的建议,将小礼物混到手,就万事大吉了。

    在场这些人,恐怕很多人都是抱着这样的心态。

    蛋蛋在思考之余,也悄悄朝依然傻愣发呆中的陈林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也好好想,千万别错过了这样的好事情。

    这种几乎等于白赚的便宜,陈林自然是不想错过的。

    可是抬头看了眼电脑屏幕中刺眼的鲜红色,再看着天下第一眉宇间浓浓的忧虑,陈林心中感觉有点奇怪。

    按照刚才的说法,那位素不相识的麦伦前辈应该是已经遇害了,虽然穿越者死亡率很高,但麦伦却是死在地球上的啊!

    究竟是谁下的手?

    按照蛋蛋悄悄和他透露过的保密协议,地球穿越者之间应该是被禁止内斗的,如果这事儿是穿越者做的,就算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了杀掉一个三星级,不惜得罪一个四星级大佬,甚至几乎是全部的穿越者群体。

    可以想象得出来,这个人只要被找到,不管是谁,下场一定会很惨。

    这事儿真的划算吗?

    还是说,其实还有其他人干的!?

    陈林浮想联翩时,在天下第一不惜血本的鼓励下,终于有人做了第一只出头鸟。

    “我觉得这是密码,前面三个数字应该分别指第几页第几行第几个,你们看,恰好就三个数字呢,至于第四个字母,应该就是某本书首个字母的缩写!”说话者为自己的推测很是得意。

    天下第一沉吟道:“麦伦平时虽然很少看书……不过,姑且先记下来吧。”

    疾风剑雨点头表示明白,取出准备好的本子,寥寥几笔记录下来,又朝提出建议的人笑了笑:“等宴会结束后,你就来找我领取礼物吧。”

    陈林暗自摇头,乍听之下虽然像是那么回事,但这个解答是禁不起推敲的,不管麦伦想要表达什么,也不可能只是用一个字就能代替得了的吧,不然麦伦何不直接将那个字给写出来,何必折腾得如此麻烦呢?

    天下第一大约也能想得通这个道理,不过他还是如自己承诺的那样,让疾风剑雨进行记录,等宴会结束依然会送上他的小礼物。

    第一只出头鸟成功让更多人跃跃欲试起来,这样禁不起推敲的答案都能拿到礼物,自己的答案再怎么荒诞,也不可能比他更差吧?

    于是更多人开始回答了。

    “我觉得可能是某个名字的缩写,三个数字应该指汉语拼音里的顺序,至于最后个字母,估计只是混淆凶手的视线才写上去的。”

    “我倒觉得这应该是个地名。”

    “可能是个英语单词吧。”

    “我觉得你们的思维方式有点错了啊,咱们是谁,咱们可是穿越者啊,怎么能用寻常的思维去想问题呢,我看啦,你们都是柯南看多了。”

    “那你有什么高见?”

    “我觉得这其实应该是个空间坐标,其实在座各位很多人应该也听说过这个理论吧,位面坐标的假设。”

    “那只是理论吧?到现在都还没有被任何人论证过,就算是四星甚至五星穿越者,都对此持怀疑态度!”

    “你放屁!”

    “你胡扯!”

    人群中再次有点争吵起来的迹象。

    陈林又听得有些懵逼起来,三星级大佬的聊天果然不是能随便插进来的,很多东西他都是有听没懂。

    蛋蛋的忧伤低声附语:“这套理论大概是指穿梭位面并非是无序的,可能按照某种顺序排列,如果能够找到这种规律,很可能会实现指定穿越,而不是现在的随机穿越,以前我在群里听他们讨论过,但具体内容我也不好理解,这不是我们,甚至不是三星级穿越者能够接触的范畴。”

    争吵很快就被天下第一给制止了,这位四星级大佬也难得表现出对这个推测很大的兴趣,据蛋蛋说,天下的能力似乎就是空间方面的,或许他对这个理论的理解要更深点。

    然而在听完那个人的解释后,天下第一依然流露出明显的失望,就算是陈林这种门外汉都大概听出来了。

    那家伙的解释,不过是在一套完全没有被验证过的假设上,进行更多的假设,听起来反而更加玄乎,假设中的假设,那就是毫无根据的扯淡了。

    不过他的回答也算是抛砖引玉了,接下来大家猜测的方向,也开始渐渐在朝着空间和位面,甚至是异界的种族和物品上面延伸开来。

    比如蛋蛋的忧伤也适时提出的观点:这可能是某个种族的代号,前面的数字是序号,后来的字母是代号,找到这个种族,就可以进一步确定他是去了哪个位面。

    是的,蛋蛋的回答更加大胆,他甚至觉得麦伦前辈可能并没有死,只是因为某些特殊原因,被迫进行了紧急的穿越,匆忙中才留下这串字符的。

    当然,不管想法本身是否荒谬,蛋蛋的忧伤也如愿以偿被疾风剑雨给记录在那个小本子上,等宴会结束后,就可以去领一份礼物。

    之后蛋蛋便轻松了许多,也丝毫没有再继续参与接下来讨论的意思,本来也就是完成任务而已,他丝毫不觉得自己可以真的解决连四星级大佬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并且也在悄悄鼓励身旁的陈林赶快发言。

    陈林也不好打击蛋蛋的鼓励,只是递过去个眼神,表示自己还在思考。

    随着时间的推移,说话的人渐渐变少了。

    除了少部分还在不断激烈争论着的人,更多人在例行完成公事般的提出自己的观点后,便鲜有再继续争辩的了。

    陈林依然没有说过话,但他的眼神却渐渐变得古怪了起来,似乎想发言,却又欲言又止。

    其实留给他可说的建议已经不多了,在场这么多人,几乎将各种靠谱或者不靠谱的可能性说了大半,越是在后面说的人,难度其实越大,因为他必须说出个和其他人不同的观点,才能够拿得到那份礼物。

    终于有人注意到了角落里始终沉默不语的陈林,是那个一直在记录的疾风剑雨,从刚才发言的人渐渐变少后,他就清闲了许多,也在观察着在场的人,终于是注意到陈林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那边的,你是那个新人吧,你从刚才开始似乎就想发言,为什么不直接说呢?没关系的,天下前辈说过,畅所欲言,先说出来大家再慢慢讨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