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穿越者聊天群 » 正文
| 繁体版

第50章 盘问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毕竟,每个穿越者的终极目标,可都是灭世啊。

    不过,陈林隐约也觉得也许还有另外个可能,那个穿越者可能只是和自己上次一样感冒了,然后将病毒散播了出去,结果就造成了一场大瘟疫。

    当然,感冒只是个比喻。

    这个位面并非是那种衰亡到马上要毁灭的世界,土著种族也肯定有一定的免疫能力,区区感冒很难造成这样的效果。

    可如果是其他的传染病呢?

    比如流感,再或者是穿越者抵达这个世界后,感染了本位面的某些病,经过变异,又反过来传染了回去?

    “那么你生病了吗?”陈林又问了个比较关切的问题。

    女土著先点头,又摇头:“本来生病了,又好了,于是无法再生病,很多人这样,还有很多人,没有好,死了。”

    是因为这些幸运者的体内产生了体内对抗瘟疫的抗体,所以才能够幸免于难吗?

    但是有这么快吗?

    不,不对!

    陈林突然醒悟过来。

    那应该是世界之心的自动防御机制,时空排斥开始起作用了吧!

    本位面的世界之心感觉到了这场外来的瘟疫对这个时空所造成的毁灭可能性,强行促使了本位面的土著们开始了进化。

    陈林继续盘问:“然后你们这些幸存下来的人,是不是便获得了像龟派气功,天马流星拳之类的能力了?”

    “是的,再后来,我们发现自己,可以学习,恶魔的能力,于是,我们开始,反抗。”

    果然如此啊!

    进化后的土著可能被世界之心赋予了某种学习能力,也可能是类似模仿的能力,他们可以依样画葫芦似的,模仿了那个穿越者所施展的这些招式,而土著们自己,则完全不知道这些招式原来的出处,仅仅是会用而已。

    其实关于世界之心的防御机制,虽然这是群里大家给他说的,但陈林本来是抱有一定疑问的。

    毕竟这种东西有点玄学的成分,比如说你走在路上,突然被别人随手丢的石头从天而降给砸死了,这究竟是算时空排斥呢,还是算纯粹的意外呢?

    按照群里的说法,轻微的时空排斥其实很难辨别出来,也许是时空排斥,也许真的只是意外,毕竟每年死那么多人,各种千奇百怪的奇葩死法太多了。

    但一旦让世界之心彻底开启防御机制,那么时空排斥的表现,几乎一定是土著种族的强行进化,至于进化的方式和方向,就不好判断了。

    但这种进化机制,却是很难被触发的,群里很多前辈都说不准,只知道这种触发机制需要满足的条件非常苛刻。

    有人推测,这种进化能力,就算是世界之心,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也极为巨大,因此不可能轻易被触发的。

    陈林的疑惑也在这里。

    那位穿越者前辈,究竟做了什么事情惹得天怒人怨,触发了世界之心最强的时空排斥机制。

    假如他从开始就抱着要毁灭世界的计划,为何偏偏在数年后防御机制才会开启,陈林可从没听说过时空排斥还会有延迟的。

    从这两次的穿越,包括刚才女土著的说法,陈林并没有觉得这个世界快要毁灭了,如果那个穿越者的武器只是瘟疫,在面对不断增加的进化后的土著,甚至可以说这场灭世计划,已经彻底以失败而告终。

    所以说那位穿越者难道是个自不量力的人?

    在安逸几年后他渐渐滋生出骄傲,产生了“我很强,我可以团灭异界土著”的念头,于是一顿骚操作想毁灭世界,结果直接打出了GG。

    陈林更加好奇了,这个世界似乎比他预想中更不简单啊,追问道:“然后你所说的那个恶魔去了哪里?被你们杀死了吗?”

    女土著用一种你是白痴的眼神看着陈林,奇怪说道:“你,就在,这里。”

    好吧,和脸盲的人说话可真够累的!

    陈林指了指自己,换了个说法:“你们如何反抗我的?”

    “我们,占领,你的城市,你跑了。”

    停顿片刻,女土著恶狠狠地盯着陈林:“你跑不掉的,我们要,复仇!”

    这笔账看来是怎么都要算在自己头上了啊!

    陈林叹了口气,也懒得和女土著浪费口舌解释了。

    他起身在屋内四处走动了下,最后停在了香气的源头,一摊类似泥糊糊的浅白色粘稠东西。这是刚才在村外就闻到的香味,卖相不太好看,但闻起来还是不错的。

    “这是什么?”陈林问。

    “&%¥”

    又是听不懂的土著语言,估计是没有对应的中文词汇,陈林换了个问法:“吃的?”

    女土著点头。

    这东西是挨着婴孩放的,估计是本来给孩子准备的吃食,陈林也就不客气了,既然有穿越者前辈来过这里,应该能说明这个世界的食物是无害的,至少也应该没有太大副作用。

    陈林尝了口,这东西很软,几乎不用牙齿嚼,直接可以吞下去,混杂着淡淡的香气,味道确实还不错。

    陈林直接吃了一半,留下来另外一半没有动,算是给躺在旁边的婴孩留的。

    片刻后,他看了眼哭声依然不断的婴孩,沉思片刻,便拿起一块木片样的东西,一点点地将剩下那半的吃食,喂给了旁边的孩子。

    因为他发现这孩子的哭声实在是太吵了点,而且还很尖锐,听着很不舒服,不仅影响自己的休息,也很可能引来村子里其他人不必要的主意。

    喂到一半时,婴孩的哭声总算停了下来,看起来似乎已经睡熟。

    既然女土著很配合自己的问话,陈林也不必让女土著对自己的仇恨再多点,虽然看起来女土著也没有因为自己的行为有什么感谢。

    吃饱喝足,陈林又陆续盘问了很多关于这个世界的情报,比如说是否有野兽,或者其他什么动物,气候状况以及地理分布等等。

    虽然有些问题因为她掌握的中文不太全,无法表达清楚,不过大部分的问题,陈林还是得到了比较满意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