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穿越者聊天群 » 正文
| 繁体版

第82章 汲取世界之心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走出塔楼,天空似乎比往常要更加阴沉,灰蒙蒙的乌云遮住了大部分的光线,甚至很难分辨现在是白天还是傍晚。

    陈林微微呼出口气,似乎是要吐出胸中的浊气。

    他得承认,那个土著王是他在这个世界中遇到的最强的对手,甚至要比那个外星人更强,尽管自始至终他都不曾看过土著王真正的能力,但若不是最后时刻他突然醒悟过来,真的是差点点就中招。

    陈林虽然拥有复活能力,不管代价如何,就算他死在其他人手里,比如那个外星人,他也可以再次复活回去。

    可是他依稀感觉到,那个土著王所要做的事情并不只是杀死自己,精神能力,也许是精神控制呢?

    再或者更恐怖点的,土著王一直都在说自己肉体衰败,如果他的精神可以转移到自己体内呢,如果陈林当时真的上去开始汲取土著王的生命,可能土著王会利用自己的特殊能力,顺利将精神也借机转移过来。

    那么就算陈林复活回去,可能也只是祸水东流,将一个更恐怖的存在给引到地球上,那可是比死都还不如啊。

    幸好,最后的时刻,陈林还是反应过来了,尽管现在回想起来,他自己依然有些后怕的感觉。

    接下来,陈林的对手,就只有那个外星人了。

    刚才土著王也提及过,那家伙应该是去了其他城市,趁着过度进化的土著们互相杀戮,坐收渔翁之利,收集死亡能量。

    陈林就算有心阻止他,肯定也是来不及的,因为陈林并没有飞行的能力,不可能追的上对方的速度,反而白白浪费体能。

    反正只要那家伙还想要回到地球,早晚都会回到这里,来找自己的。

    陈林便索性守株待兔,而且他也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如今地底巨树已经连接了这个位面的世界之心。

    不管土著王是出于什么心态才会做这件事,赌博冒险,还是绝对的自信?

    总之现在土著王已经彻底死翘翘,那么这份大礼,陈林也就顺手收入囊中了。

    陈林在附近找了个还算干净的屋子,大门敞开,屋内的土著也不知去了哪里,死了还是逃了,反正无所谓了。

    陈林在附近召出微型版的小树界降临,这种大范围的树木召唤,以他现在的能力来说还是有点吃力的。

    事实上,这个真实版的树界降临,陈林觉得相比直接的攻击性,更类似辅助类的能力,因为他也发现了,自己如果深处树木林立的森林中,自然能量会更好发挥,而且现成的树木,也让他的死亡之舞释放速度要更快。

    最重要的,树界降临的范围内,他的感知能力几乎是绝对的,哪怕一只小飞虫在其中横冲直撞,他都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它的位置。

    陈林就位于树林的最中央,他用锋利的树叶将地板直接给拆开,通过破土而出的树枝连接身体,开始不断汲取起这个位面最核心的能量,属于世界之心的力量!

    虽然无法直接用肉眼看到世界之心,但通过连接树根的那些丝线,他大概能够感觉到,这个位面的世界之心大约有半个篮球场大小,可能更大点,也可能更小点,反正差不多就是这个范围。

    虽然同为一星级的世界之心,但这要比上次看到的世界之心大太多了,不过上次的世界之心毕竟是整个种族连同位面衰亡到最极限,即将毁灭的时刻。

    眼下的位面虽然也是濒临毁灭,但种族和位面并非是自然衰亡,而是被人为所造成的,因此其实还有挽救的可能性,而土著王先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赌这种可能性。

    只是他失败了,陈林自然没有必要去替这个世界和土著种族去忧虑,他很清楚,自己目前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在将这个世界朝着毁灭的深渊继续用力推下去,都是在将本位面的土著们朝着死亡的深渊踢下去。

    这很残酷,也很残忍。

    陈林尽力不让自己去想这些无谓的事情,有时候他也会心生不忍的情绪,虽然他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冷漠了点,但他的脑海中,也会不断回想着土著王临死前,最后那句非常坦然的话:需要理由吗?

    即便自己的身体已经衰弱到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即时只剩下最后一点点的可能性,土著王都没有忘记去暗算外来者,暗算他们这些穿越者,并且差一点点就成功了。

    土著王如果成功了,死的就是陈林,甚至可能会连累到地球位面,然后也许会死更多更多的地球人,这其中或许会包括陈林的同学、朋友或者亲人。

    作为这个世界最聪明的生命体,土著王怎么会想不到这方面?

    但那又如何?

    需要理由吗?

    因为他们这些穿越者是豺狼,是猛虎,当他们站在这片位面时,天生就是入侵者,作为本位面的土著,尽可能的杀死穿越者,需要理由吗?

    如果土著们暂时妥协了,那也只可能是它们暂时没有反抗的能力,或者是在酝酿着更大的阴谋和计划。

    可只要有合适的时机,哪怕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动手。

    最初那个自尽的女土著,以及土著王,都让陈林越来越认清了位面入侵的残酷性,对其他位面的仁慈,就是对自己,对地球最大的残忍。

    陈林的汲取没有留有丝毫余地,世界之心在让本位面种族过度进化中消耗掉了太多的力量,此刻根本无法开启有效的防御机制。

    一股股蓝色的能量从地底最深处,顺着虬结的树根被吸入到地底巨树中,本来生长慢慢停滞的巨树再次迎来了新一轮的疯狂生长,而多余的能量则被陈林吸入到体内。

    至于这座城市,以及这个正在剧变的世界,已经和陈林关系不大了。

    他知道陈欢一定在其他地方拼命收集着死亡能量,陈林无法阻止陈欢,陈欢同样也来不及阻止陈林。

    两个人都在争分夺秒,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